20名博士军医脱下白大褂下连当兵之后,他们收获了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闫军 贾红勋 段江山责任编辑:于雅倩
2019-12-04 01:20

去年年初,解放军总医院组织对300余名35岁以下、具有博士学位的年轻业务骨干,进行逐级考核推荐、公开评审打擂。最终,20人脱颖而出,成为首批“新秀人才”。该医院为他们量身定制了第一阶段4年的超常规培养计划,包括创新能力培训班学习、跨专业培养、国外深造等内容,当兵锻炼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解放军总医院20名“新秀人才”脱下白大褂,换上迷彩服,与作战部队基层官兵朝夕相处——

博士军医下连当兵之后……

■闫 军 贾红勋 解放军报记者 段江山

前不久,陆军某合成旅防化连、卫生连和信息保障队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兵——20名解放军总医院“新秀人才”。

他们全是技术八级、九级的优秀医生,都具有博士学位。脱下白大褂,换上迷彩服,佩戴列兵军衔,他们和基层官兵一起摸爬滚打,经受了一场从行为习惯到精神世界的全面洗礼。

“‘新秀人才’下连当兵锻炼,是强化军医使命意识不可或缺的过程。”该医院领导说,“着眼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远的发展需要,总医院将优秀年轻干部‘新秀人才’的培育作为人才建设的重要部署。”

去年年初,解放军总医院组织对300余名35岁以下、具有博士学位的年轻业务骨干,进行逐级考核推荐、公开评审打擂。最终,20人脱颖而出,成为首批“新秀人才”。该医院为他们量身定制了第一阶段4年的超常规培养计划,包括创新能力培训班学习、跨专业培养、国外深造等内容,当兵锻炼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起初,不少人对这次当兵锻炼有疑虑:在临床和科研任务都很繁重的情况下,安排他们脱产去当兵锻炼,到底有没有意义?

“总医院‘姓军为兵’‘姓军为战’。加深‘新秀人才’对作战部队的了解,强化他们与基层官兵的战友深情,不仅有助于他们成长为德才兼备的专家,还能帮助他们在以后工作中更好地为基层服务、为战场服务。”该医院领导说,“从‘新秀人才’当兵锻炼的点点滴滴可以发现——效果远超预期!”

当兵锻炼期间,“新秀人才”参观陆军某合成旅军史馆,强化使命担当意识。

“军医首先是军人”,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

作为入伍20年的老兵,王鑫鑫已经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还是5个硕士研究生的导师。他没想到,有一天竟会被一名士官班长严厉批评。

当兵锻炼期间,王鑫鑫和其他10名“新秀人才”被派往陆军某合成旅防化连,编成独立战斗班。第一天早上,面对连队紧张的生活和训练节奏,他们顿时慌了手脚。

当他们列队赶赴训练场的时候,班长吕志辉突然喊“停”。王鑫鑫还在疑惑间,吕班长就批评开了:“走的什么队列?在军营,如果是这种队列水平,咱们还当什么兵……”

一顿猛批,王鑫鑫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也确实意识到了差距:大部分“新秀人才”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到总医院工作,常年埋头于繁重的医疗和科研任务,既没在基层作战部队待过,也很少有时间参加相关训练,基础训练本来就有欠账,一时又适应不过来,难免慌慌张张、跌跌撞撞。

批评完,班长吕志辉当即决定,全班先不去训练场,就在连队前面的空地组织队列训练。

一次次迈步、一次次转体,吕志辉逐人逐个动作讲解和矫正。也就在一次次枯燥而又严格的练习中,王鑫鑫和其他“新秀人才”逐渐意识到,“军医首先是军人”这句话沉甸甸的分量。

“我们是合格的医生,但我们达到合格军人的标准了吗?”王鑫鑫深有感触地说,“纪律严明、作风优良,还有强烈的团队意识、时时处处创先争优的意识,这些都应该是军人‘标配’。”

那顿批评把这群“新秀人才”不服输的劲儿都给激出来了。他们拿出全力完成医疗和科研任务时的那种拼劲,把队列练得整齐划一、虎虎生风。

从那之后,这群“新秀人才”开始迅速适应和融入基层连队。随着对基层部队了解的加深,他们的改变也不仅仅停留在作风纪律上。

一天深夜,防化连一座库房房顶发生渗漏。和博士军医们住同一排房的几名战士快速起床,在值班员带领下赶去修理。直到6点起床号响,他们才满身水渍地出现在排房门口,和其他战友一起出早操,开始一整天紧张的训练。

这一幕给博士军医们带来很大触动。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急诊科主治医师冯聪说:“战士们每天干的事情太多了,一般人是扛不住这么大工作量的。但无论任务多重,他们始终毫无怨言,全都雷厉风行、高标准完成。”

“无奋斗,不青春!”这是防化连的口号。每天集合训练,这群博士军医们和战士们一遍一遍地吼出这6个字。

基础体能、单兵电台操作、单兵掩体构筑、无烟炊灶搭建、野外拉练、打靶……他们短时间内拿下一项又一项训练课目,甚至在实弹射击等课目考核中获得优异成绩。

“每天被连队这种热火朝天的氛围感染着,我都觉得自己变年轻了。”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千年松,想到自己多年前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时的挑灯夜战,以及工作后的加班加点时不禁感慨,“我本来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努力了,但对比连队官兵,我觉得自己还有差距。作为军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当兵锻炼虽然已经结束,但“军医首先是军人”的观念已经烙印在博士军医们的心底。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