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父亲期盼已久的心愿落空了,但他却并不失望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谭巳成责任编辑:宋丽丽
2020-05-28 08:01

心 愿

■谭巳成

汽车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着。两边的燕山山脉,像列阵的战士一样挺拔。从驻地到市里,这是一段必经之路。我指着远处,告诉父母,那若隐若现的轮廓,就是长城。

再过2小时,父母将坐上回程的火车。几个月来,受疫情影响,他们哪儿也没去成。

平时有晕车习惯的父亲,不敢往窗外多看。听到我说出“长城”二字后,他立刻望向我手指的方向,目光久久不愿离开。这是父亲距离长城最近的一次。

父母的生活轨迹大部分在鄂西南的一个小山村。很早的时候,父亲就有一个愿望——去一次长城。

2002年,父亲送我姐上大学,来过一次北京。那时候,来回匆忙的父亲,没能去成长城。但是,到过北京依然是他人生当中为数不多的“黄金时刻”。每当回忆起来,父亲十分自豪。

今年春节前,我早早就开始计划让父亲和母亲来北京,利用春节七天的假期,陪二老游览一番。当兵后,陪伴父母的时间屈指可数,想想这次能够带着在大山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父母,登长城、游故宫、吃烤鸭,我的心情就分外激动。

接父母来北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和家乡的山山水水打了几十年交道,父母的身上有着天然的恋乡情节。两次近乎请求的电话沟通失败后,我只好向姐姐求援。姐姐的话,父母一向是听的。第二天,我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父母同意来北京。

单位在市郊,接上父母到达驻地时,已是晚上。

相聚的欢愉,带给我无尽的温暖。家人在身边,真好。春节日益临近,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父亲提议:“登长城的时间就定在大年初一吧。新年头一天登高望远,来年会是好兆头。”

然而,就在大家兴高采烈地准备过年之际,湖北老家陆续传来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不久,北京各大景区相继关闭,长城也不例外。

父亲登长城的心愿再次落空。我担心父亲失望,想着如何安慰他。父亲却率先给我提出要求:形势严峻,不能出去给国家添乱,你的心思也要一心一意投入在工作上。

忙惯了的父母,往常在家是闲不住的,现在哪也去不了,他们反而异常平静。我知道,他们是不想分散我的精力。我不在的时候,三个人的“斗地主”扑克牌游戏,二老也能玩得津津有味。我忙完回来,也会加入他们,陪他们一起打发时间。

一个晚上,值完夜班,我回到家属楼,父母已入睡。茶几上多了一张便笺,一座钢笔勾勒的长城跃然纸上,旁边是父亲的字迹:众志能成城。

清晨的号声总是催人奋进。来到部队以后,父亲跟我的作息时间保持同步。起床洗漱完,父亲拿起昨夜的钢笔画对我说:“危难的时候,就能看出,咱们民族到底有多团结。”

经历了整个寒冬的蛰伏,家属楼墙角那一树迎风初绽的碧桃花,预示着这个春天的开始。天气回暖,湖北老家的情况也持续向好。当电视新闻发布武汉全面解封的消息时,坐在椅子上打着盹的父亲,突然醒来。他和母亲终于不再平静,脸上高兴的表情,就像打了胜仗一样。看着许多患者治愈出院的画面,父亲眼角湿润,不停地感叹国家强大了。他还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长城看看。

直到交通恢复,长城依然没有开放。春耕时节忙,父母惦记着村里的一禾一木。买好回程票,带着些许的遗憾,我送二老坐上了返程的火车。

下次接二老来京的计划,已开始在我心中酝酿……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