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军报

军嫂不惧艰难进藏的探亲经历,只因雪山深处有她不尽的思念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林建琼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1-01-11 08:46

雪山深处有他在

■林建琼口述 李国涛整理

2019年8月,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四级军士长黄世荣的妻子林建琼,带着女儿到军营探亲,一家人登上3197哨所,在戍边石前合影留念。骆准世摄

30天、29天、28天……寒假的脚步一天天走近,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可以和远在边关的他团聚,忧的是这将是我第一次冬天赴藏探亲,能不能克服高原反应和征服天寒地冻?巨大的问号悬在心中。但无论如何,我决定一试。因为,在雪山深处,有我不尽的思念。

我的丈夫黄世荣,是西藏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的四级军士长。对于西藏,我是既陌生又熟悉。说陌生,每次上高原,几乎都是机场到连队点对点模式,我甚至都没有走进布达拉宫,一睹其神秘和壮观,羊卓雍措和纳木错的美也只能从网络图片里领略。说熟悉,我从2017年开始,年年都会去军营一次,个中的酸甜苦辣,深有体会。

2017年8月初上高原的体验,除了流了几次鼻血,整个过程比想象中顺利得多,让我一度误以为高原的威力不过如此。那次,丈夫刚好在团部集训,集训结束征得团领导同意,他到机场迎接,并送来红景天口服液和便携式氧气瓶,一路悉心照顾我。

相比老家云南弥勒到西藏贡嘎机场的1000多公里,从机场到连队的几百公里,则更为漫长。“还有多久到?”一路上,这是我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而丈夫的回答千篇一律,“快了,快了。”善意的谎言最具欺骗性,它让我忘记了终点、忘记了旅途的疲惫,只顾着欣赏沿途的美景,雪山、湖泊、经幡、牦牛……那天,我们迎着朝阳出发,到达目的地时已送走晚霞。

第一次顺利进藏的经验,为我独闯边关增加不少底气。2018年7月30日,我瞒着丈夫上高原。临行前,我拨通他的手机,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信号就断了。

信号中断,我早有“免疫力”。当年初识黄世荣,互换联系方式后,他主动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赶紧回复痴痴等待,却没了下文。直到晚上12点,他的信息才姗姗来迟。后来,我才知道,连队驻地发生塌方,砸坏了通信光缆,断了信号,工作人员加班才抢通。这还不算,有一次他竟失联长达3个月。好在后来断断续续的电波跨越千山万水,传递彼此的问候和思念,才让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恋。

行程如期。飞机落地,我赶紧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本以为信号会连通,可试了几次,手机里传来的都是冰冷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这可把我急坏了,不知他身在何方,我不敢贸然前往,没有其他办法,我只能守着电话在机场等待。等待的时光总是煎熬,我甚至动过“向后转”的念头,“再联系不上,我就回家了。”我暗自赌气。第二天,熟悉的声音终于从手机那头传来。

见面时的情景并不像电视剧般浪漫。

“你不是来过吗?直接坐车来就是咯。”

“万一你不在,怎么办?”

“连队就是我的家,我能去哪里?”

……

真正上演“人在囧途”是在2019年。丈夫事前电话告知,通往连队的简易公路升级改造,进入雨季,沿途随时可能有塌方,建议取消进藏计划。可年幼的女儿大半年没见爸爸,嚷着要找爸爸。有一天,她竟抱着爸爸买的拼图哭了好久。我与丈夫也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女儿思父我思君,我心一横,便带着女儿匆匆踏上旅途。

那次,下飞机还是艳阳高照,当汽车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卡拉山时,天空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七月飞雪,景美如画,可我哪有心思欣赏美景。怀里抱着酣睡的女儿,我心里却在不停打鼓,祈祷着一切顺利。怕啥来啥,突然手机屏幕亮起,丈夫发来信息,“距离营部约5公里的地方桥断了,车无法通过,我和战友到桥头迎接……”

夜幕降临,汽车颠簸得如同在跳着迪斯科,我用力握住扶手,手心全是汗。冰雨拍打车窗,望着窗外漆黑一片,往事如泉涌:我俩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攀爬到哨所,女儿呱呱坠地……

“糟糕!”突然,驾驶员一个急刹车,我差点一头撞在安全气囊盖板上。定睛一看,山体滑坡,一块饭桌大小的长条形巨石横在路中间。

“石头太大了,只有工程机械才能挪开。”驾驶员迅速下车,探明情况,“还好,如果我们早到半个小时,后果不堪设想。”

驾驶员的轻描淡写,让我不禁起了鸡皮疙瘩。惊魂初定,我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可手机显示一格信号都没有,顿时,不安迅速从心底升起。“我在哪儿?”“他在哪儿?”“现在怎么办?”……一大堆问号从我脑海闪过。

“要不,我们往回走找信号吧。”驾驶员建议。

别无选择,我们只能“向后转”。“要是听他的话,不来就好了”“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不假”……一阵悔意涌上我的心头。车掉头折回,时间已是晚上9点,与丈夫连队所在的方向渐行渐远,想象着他焦急等待的身影,我两眼盯着手机,期盼信号早点出现。

约摸过了1个小时,回到一座村庄,信号出现。我赶紧拨打电话,却无法接通,拨打连队战友电话,得知丈夫久等未果,已和战友向滑坡处赶去。“他赶来了,我们往连队走吧!”汽笛声响,车灯划破雨夜,像一道曙光照亮旅程。

“建琼!建琼!涵涵!涵涵!……”听到丈夫的呼喊声,我欣喜若狂,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老婆,你辛苦了!”当浑身湿透的丈夫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再也忍不住,两行眼泪顷刻间从脸颊滑落。在丈夫和战友们的护送下,我们在泥泞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到达连队,已是凌晨2点。

第二天起床,我问丈夫:“亲爱的,昨晚的情况你们经常遇到吗?”丈夫没有回答,只是“嘿嘿”一笑。

“放假后,你还去吗?”那次探亲之旅结束,同事得知我的惊险经历后,纷纷送来关切。

“去,一定会去!”我回得坚定。

他们不知道,在我心里虽然山高路远,但雪山深处有他,有家,还有长长的思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