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官回忆1937年卢沟桥事变

来源:法制时报责任编辑:王春艳
2014-07-11 12:51

日军暗中运兵

对日本的和谈,当时宛平县城的专员王冷斋就去问时任北京市长、29军的兼副军长秦德纯的意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日军就进入了假和谈、真准备的时期。他们假意派人到宛平县城和谈,但人还未到,日本人又开始了进攻。有一次打得激烈,日军把卢沟桥边上一个龙王庙都给占领了。张寿龄说,卢沟桥在北洋政府时期属于京兆,那里有一个师范学校的旧址,有几间房子,后成了龙王庙,日本人就是把那里占领了。

“金振中是员勇将。旅长何基沣说,你非把它给我拿回来不可。金振中的部队就很拼,打得非常激烈,最终把日本人打跑,夺回龙王庙。”

张寿龄说,据当时的了解,日本内阁在1936年对侵华已有部署,但确切的日子还没有定。我们得到消息,当时管铁路局的是个汉奸,日本人就利用北京到辽宁山海关的北宁铁路,陆续往关里运队伍。

“我就和张克侠商量,和谈恐怕谈不下来,要做万一的准备,要和军部里讲,队伍要集结,不要分散。”张寿龄说,当时的部队除了北平守城的队伍,其余都很分散,兼任天津市长的张自忠30万队伍在天津小站一带,赵登禹的32师在河北任丘一带。

这段时间里,七七卢沟桥事变已经在国内激起强烈反响。

七七事变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蒋介石曾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1937年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史料)

骑兵侦察阵地

7月25日、26日,日军为了进一步侵华创造借口,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7月25日,日本的飞机轰炸廊坊,我就警惕起来了,那里驻扎的是张自忠的队伍。”张寿龄说,7月26日,日军攻打团河,团河在南苑以南近10公里处。

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史料)

“7月27日,训练团的学生已经完全进入备战状态,枪弹和大刀都准备好了,但我们的武器装备没有日本人好。”张寿龄说,张克侠也在做准备,他的军部就在南苑。

“7月27日那天,我的监视哨报告说,有一小队日本骑兵向这边活动,怎么办?”向张寿龄报告的是第三大队的,大队长是冯玉祥的大儿子冯洪国。“我说,接近了就打,我负责任,这不是个好兆头,骑兵是来观察我们的阵地来了。”

骑兵一近,冯洪国就命令士兵开枪,打伤两个,打死1个。“战士们把日本兵的马匹、服装和枪械拿回来,高高兴兴的。”张寿龄回忆起他当时训练的这些学员们说,卢沟桥事变刚发生时,学员们都积极请战,“我说,不要请战,这个仗总要打,日本人就要送上门来了。”

“所以学生拉着马过来的时候,我说,怎么样,日本人冒头了吧?”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