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回忆:“神行太保”罗炳辉巧用心理战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赵宝云 周永生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11-22 15:56

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的前夫人尼姆·韦尔斯在《续西行漫记》一书中赞颂罗炳辉是“神行太保”“传奇式英雄”“智勇兼全”的人物(《罗炳辉将军传》,第358—359页,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长征中“智勇兼全”的罗炳辉指挥红九军团,既有在两军战场兵戎相见的军事对垒中,依靠快速勇猛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取得在军事战场上胜敌的军事战果;又有巧打政治战和心理战,打赢政治战和心理战,文战而屈敌军的政治胜果;长征中罗炳辉运用心理战智取东川城,堪称是其“智勇兼全”的传奇故事之一。

红军长征时,罗炳辉任红军第九军团军团长,他率部转战到哪里,其军威就震慑到哪里的敌军,敌军对他的悬赏缉拿就张贴到哪里。根据蒋介石下达的缉拿我军主要领导人的命令,1935年2月15日云南《民国日报》刊登如下内容的悬赏:“(一)朱德、毛泽东、徐向前,生擒者各奖十万元,献首级者各奖八万元。(二)林彪、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生擒者各奖八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五万元。(三)周恩来、张国焘、项英、王稼祥、陈昌浩,生擒者各奖五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三万元。(四)王宏坤、王树声、何畏、孙玉清、余天云、王维舟、刘伯承、叶剑英、倪志亮,生擒者各奖五万元,献首级者各奖二万元。”(《征程军魂——长征中的著名将领》,第139—140页,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

在上述悬赏中,罗炳辉被列为“二等匪首”,由此可见罗炳辉对敌军形成的震慑力量之大。然而,反动派的悬赏却适得其反,不仅未能捉住罗炳辉,反而使罗炳辉进一步震慑了敌军心理,两个多月后罗炳辉依靠其军威对敌军产生的心理震慑作用,巧打心理战、文战智取东川城。

1935年4月29日,中革军委命令红九军团占领云南东川城(今属云南会泽县),执行中革军委作战方案。罗炳辉率红九军团从云南宣威出发,于5月3日抵达东川城下。红九军团兵临东川城下后,罗炳辉亲临东川城侦察军事地形后发现,东川城城墙又高又厚,而且城墙上筑有军事工事,具有易守难攻的特点,若要用武力攻打东川城,我军难免要打一场恶仗、付出一定代价。权衡之后罗炳辉决定用心理战震慑敌军、智取东川城。

红九军团向东川进军前罗炳辉经过调研已经得知,驻守东川城的国民党部队系云南当地的一个民团,该民团团长是他过去在滇军闯荡时结识的一位旧相识。根据上述敌情罗炳辉将计就计,制定出打好心理战的方案,果断地把电话线搭在驻守东川城的敌军电话线上,与守东川城的敌军民团团长直接通话,向其一步步发动心理战攻势。

罗炳辉首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他自报家门地说道:“老伙计,我是你的旧相识罗炳辉呀,现在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团军团长,手下的兵嘛,不多,就是一个军团,我们要从你们这里路过去会泽。你看是打呢?还是你们投降呢?”对方一听是被蒋介石悬赏缉拿、早已使滇军闻风丧胆的罗炳辉,震惊得半天未答出话来。

停顿片刻,罗炳辉把“欲擒故纵”作为第二步心理战打向对方,他开门见山地说:“怎么,不想跟我谈判吗?”守城敌军民团团长回答说:“你要是真罗炳辉,我们就谈判谈判,你要是假罗炳辉,我还想打一打哩!”

针对守城敌团长还想试探我军虚实的不稳定心理状态,罗炳辉立即用强硬态度向对方发动第三步心理战,他斩钉截铁、毫不含糊地回击道:“那就打吧,我还不想认你这个孬种哩。不过我得给你说清楚,你那400来人,一两百条枪,可是不经我打的。话说到此为止,我要下令攻城了!”东川民团团长的态度立即软了下来:“不、不!可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罗炳辉呢?”

抓住守城敌团长倾向谈判的心理,罗炳辉进一步发动心理攻势说道:“你出来一趟,或是我进城来,不就认出我是真假罗炳辉了吗?”对方立即说:“看样子你是真罗炳辉了,我马上出城,在什么地方?”罗炳辉很随意地说道:“你出哪个城门都会遇到我的人,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守城的敌团长一行打着白旗走出城来,罗炳辉老远就认出这位昔日的旧相识,他迅速走上前去很客气地说道:“你们打白旗干什么?快收起收起。既然是谈判,就不必打白旗了嘛!”就这么几句话,敌军民团团长便感觉到身为红军军团长的罗炳辉是在给他面子,于是态度诚恳地说:“贵军有什么要求,只要我们能办得到的,我们尽力来满足。”

此时此刻,罗炳辉话锋一转、闭口不谈我军有何要求,却煞有介事地向对方介绍起站在自己身边的红九军团主要领导人,以便进一步从政治上和心理上彻底震慑敌人:“老伙计,别看他们(指当时站在罗炳辉身边的红九军团3位领导人)穿着不怎么样,可都是些非凡人物。我们的军团政委何长工,留法的学生;军团政治部主任黄火青,留学苏联的;军团参谋长郭天民,1926年的老黄埔生。今天啦,你老伙计也算是见世面喽。说到要求嘛,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一路上就是那么几件事,请我们军团何政委说说。”

站在罗炳辉身边的红九军团政委何长工接过话茬说:“既然你与我们罗军团长是老相识,就算是帮忙吧。第一,让红军进城,也好有个住处,当然得是很安全的;第二,帮助筹备一点粮款,出门在外,只好走到哪吃穿到哪;第三,我们还想在贵地招点兵,希望东川当局不要阻挠。最后我们得加一条,东川城里有两个大坏蛋,一个是县长杨茂章,他在江西当过县长,杀了我们不少人;再一个是劣绅刘二爷刘善初,唐继尧的舅父,作恶太多,这两个人我们得办。既然到东川来了,多少也得给老百姓办点好事。你同意不同意?”

敌军民团团长听完后连声说:“好,好,我们照办。我方的要求只有一条,希望保留我的民团。至于双方的安全,我把民团搬出城去就是。”罗炳辉说:“可以,民团是你们的饭碗嘛。怎么样,我们进城吧?”话说到这种地步,敌军民团团长心里放松下来了,便主动提出:“炳辉,够朋友!请稍候,我得组织一点欢迎队伍,你是回老家啦!”(罗炳辉系云南彝良人)

就这样,一方面在罗炳辉此前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军事武威震慑下(敌军悬赏缉拿罗炳辉,结果适得其反,帮了罗炳辉打心理战的忙,助了罗炳辉打心理战的威,扩大了罗炳辉军威对敌军的心理震慑力),另一方面经过罗炳辉当面对敌军发动政治战和心理战攻势,红九军团武备而文战,文战而屈敌军,智取东川城,竟然被敌军欢迎进入东川城。

第二天,红九军团在东川城广泛开展群众工作,为群众分粮、分盐巴、分布匹衣服,此后公审枪决了县长杨茂章和劣绅刘善初。东川城广大群众则掀起“拥红”高潮,3天时间内东川就有1400多名青年参加红军,红九军团还在当地筹款10万元。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