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觉哉日记里的延安春节

来源:人民政协报作者:杨建民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7-02-03 15:58

延安是革命“圣地”。在那个时代,黑暗与光明交织,历史与现实纠葛……在人们的向往里,延安的一切,是怎样的光辉和明朗。那么,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传统风俗节日——春节,延安是怎样度过的呢?

延安当时的生活环境,还是很艰苦的。现在能够留存下的相关文字记载资料,颇为有限。对旧有的节日,由于风潮所致,人们并不多么关注,完整的记述,更是稀薄。

谢觉哉是中共的元老级人物,在延安时期生活相对安定,他又有着数十年的记日记习惯,所以,在他的笔下,中国民间影响最大的旧时节日———春节,就留下了虽有限、但仍能感受和触摸的景况、气氛。这里,我们就在他的日记里,找寻一下当时延安的春节情形。

谢觉哉在延安的时间不短,可因为战争,日记颇有缺失。数年的日记,真正留下春节影像的并不多,这是很遗憾、很无奈的。

1939年春节

谢觉哉在长征结束后,曾被派往甘肃兰州工作过一段时间。他回到延安,又能记下的春节情形,已经是1939年了。这时他刚返回延安不久,被安排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当时的工作,还主要围绕教学展开,日记记述有限。可恰好春节这几天,略有记载。

当年2月18日,是旧历除夕(大年三十)。据日记记载,天气“晴”。当天上午,“开校务会议,十时敌机三架来袭,无损失。”这些内容很珍贵,可知当时还有敌机来袭。准确时间、架次,可以复原生存状态面貌;再也可见,虽已经除夕,但当时还在工作。到了晚上,“夜开欢迎副校长晚会,我作了简短演说。”可知谢觉哉刚刚走马上任,受到开“晚会”欢迎的待遇。这也是一种合适的欢迎方式。既表达了欢迎态度,也使大家共同快乐。

第二天,也就是旧历元旦(春节)。从日记看,没有休假。“下午至组织部,昨天会议所提,陈云同志均同意。”陈云当时是中央组织部负责人。可知前一天的校务会议商议了与组织相关的内容。谢觉哉在去组织部的路上,“见日寇投弹之穴,有深至三四尺,宽近一丈者,似乎弹也不小。”可知,头一天来的投弹是日本人飞机。那时日寇主要注意力还在正面战场,不知为何还有精力还顾及到延安这个很是偏僻的地方。

谢觉哉的日记,常常有一些思想观念和方法的记述。对于理解当时领导人物的内心世界,有所帮助,显得很珍贵。春节这天,他的日记有这样的内容:“一种作风的转变,必有各方面的了解和逐步的发现,不可性急。性急不是转不动,就是转到另一方向。”进了党校任职,谢觉哉想到和通过自身观察到:“由一非无产阶级出身的党员,甚至其入党的动机,都是抗日,不是为解放劳动阶级,而是要他获得无产阶级意识,又由一个新党员而变成一个老练的党员,需要相当过程。”下面还有譬喻:“从前坐马车,现在坐汽车,快慢不同,总是要走,那些对新党员要求过分,不允许有从容考虑地步,不看他发展的历程,都是不懂此理。”通读谢觉哉日记,感到这位前辈的见识,素朴而深切。这些是他“春节”这一天的思考,由此我们可知节日能够怎样过,怎样过得“有意义”。

春节第二天(2月20日),“因旧历新年之故,补放假一天。”笔者查万年历,获知除夕是周六,初一为周日。初二(周一)补放假还是考虑到人们的传统习俗的。春节仅仅放一天假,这是中央到延安未久的情形,后来放假时间就比较长了,从中可以读出一些文化味道来。但这一天虽然放假,谢觉哉却还在工作:“下午总务处人员开会并会餐,我训话。”训话的几点内容,今天看来对许多人还有助益,很简短,值得照录:“1.赞扬总务处已有的成绩;2.要认识总务处供给工作之政治上任务,即怎样关心学员、教职员生活的改进;3.吃苦是有报酬;4.努力工作与学习,养成将来做大事业的人才。”这其中除去一般具体工作,还讲到工作和成长、艰苦与人的进步关系,今天读来,对人仍有启示。大约因为在延安立足未久,还有大量工作,所以对待春节这类传统节日,看得并不重。仅从春节只补假一天,并且当天还在工作可以看出来。

这个春节后,几年间,谢觉哉虽然还有日记,但或失记,或未录,没有见到有关春节的记述,十分遗憾。一直到4年后的1943年,才读到有关春节的记述。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