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少将:论朱德在“茂芝会议”前后的历史贡献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刘建 管严责任编辑:李丹妮
2017-07-20 09:07

“茂芝会议”是人民军队建军史上的一次及其重要的会议。在这次会议的前后,南昌起义军面临着严峻考验,朱德等领导同志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独撑危局、凝心正向,以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凝聚人心、感染部队;以丰富扎实的革命实践科学决策、正确判断;以勇于担当的开拓精神整饬部队、重塑体系,给人心涣散的南昌起义部队余部带来了新希望,为新生革命力量不断发展壮大打下了坚实基础。

1927年8月1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领当时所掌握和影响的北伐部队2万多人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然而,在反革命势力联合围攻下,南昌起义部队受挫。在起义军南下广东的行动中,朱德先是担任南下先遣司令,成为开路先锋,接着指挥第二十军第三师和第九军教导团配合其他主力在瑞金、会昌与国民党军激战,打垮了敌军两个师。随后,前敌委员会决定起义军在三河坝分兵,其中由朱德、周士第、李硕勋、陈毅等率部镇守三河坝,掩护主力部队转战潮汕。三河坝一役,起义部队余部在朱德指挥下血战三天三夜,胜利完成了掩护主力部队南下的任务。后来,为保存实力与南下主力会合,朱德命令部队有序撤退,到达饶平得知主力在潮汕失败的消息,当即在饶平的茂芝村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起义军南下部队军事决策会议,史称“茂芝会议”。在这次会议前后,朱德以令人钦佩的革命坚定性和对革命形势的准确判断及正确主张,冲破千难万险,继续高举南昌起义所开创的我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旗帜,带领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对保存、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作出了不朽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一页。

一、朱德以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凝聚人心、感染部队,给人心涣散的南昌起义部队余部带来新希望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我们纪念朱德同志,就是要学习他追求真理、不忘初心的坚定信念。”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经受住各种考验、克服一切困难的精神支柱。正是凭借着铁一般坚定的革命信念,朱德带领着人心涣散的起义军余部走出困境,为中国革命保留了火种。

立场坚定,革命理想高于天。南昌起义之后,反革命势力对起义部队进行联合围攻。随后,起义军向南下广东,计划依靠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基础及出海口得到外援占领广州,重整旗鼓再行北伐。然而,当朱德带领的从三河坝撤出的起义部队余部按计划进入广东饶平时,却得到了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已经失败的消息。一时间,部队官兵心情沉重,思想混乱,很多人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粟裕同志曾回忆到:“这是一个异常严峻的时刻。从内部看,我们的部队刚从各方面会合起来,在突然遭到失败的打击下,不论在组织上还是思想上都相当混乱。”在这种情况下,朱德作为这支孤军的统帅,关键时刻肩负起了保存革命火种的重任。在“茂芝会议”上,他掷地有声地说:“主力失败了,我们也吃了败仗,但是,革命没有完,革命仍然有希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南昌起义的革命种子,我们一定要保留下来。”在天心圩,他在全体军人大会上讲:“大家要把革命的前途看清楚。一九二七年的中国革命,好比一九〇五年的俄国革命。俄国在一九〇五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一九一七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也会有个‘一九一七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后来陈毅回忆:“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众情绪低到零度,灰心丧气的时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增加了群众的革命信念,这正是总司令的伟大,没有马列主义的远见,是不可能的。当时如果没有朱总司令的领导,这个部队肯定地说,是会垮光的。”

紧抓关键,克服悲观防溃散。一支部队的指挥员是部队行动的中坚力量, 肩负着把方向、聚力量的重要责任。1927年10月6日早晨,当起义军第二十军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赶到茂芝,带来了十一军、二十军在潮汕失败的消息时,部队出现了严重的思想混乱,尤其是一些指挥员产生了严重的悲观情绪。甚至出现了“师长、团长皆逃走,各营、连长亦多离开”的窘状。紧急关头,朱德当机立断,召集周士第、李硕勋、陈毅、王尔琢、周邦采等几位主要领导参加的碰头会,对形势作出客观正确的分析。朱德说:“目前的关键问题是急需把情况向大家讲清楚。我们不怕暂时的失败,要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受到锻炼,以利今后再战。因此,我们必须做一番艰苦的政治动员,扭转士气,重新把官兵的精神面貌振作起来。”碰头会的几位领导听了朱德对形势的分析和对策后,表示马上去做思想教育工作,把军心安定下来。当天晚上,党团会、骨干会、班务会相继召开,部队出现了正气上升的新局面,大多数人愿意听从朱军长指挥,跟党走,一些失败主义者的悲观论被压下去了。茂芝会议之后,针对部队中的骨干力量——共产党员仅有五六十人,党员人数不到群众人数的十分之一的具体情况。为更好团结力量、凝聚人心,巩固基层,“朱德还重新对党、团员进行了登记,调整了党、团组织,成立了党支部。经过调整,党、团员被分配到各个连队中去,从而加强了党对部队基层的领导。”可以说,正是由于朱德在危险时刻、危难关头的挺身而出,才让这支队伍尤其是指挥员看到了光明,焕发了斗志,也正是抓住了干部、骨干、党员这几个关键环节,义无反顾的继续革命才成了这支队伍的精神依靠和内心自觉。

保留火种,明确目标固军心。革命目标能否取得成功,与革命目标能否被认同密切相关。南昌起义部队余部的成分比较复杂,其中还包括国民革命军第 11 军第25 师、第9 军教导团以及从潮汕退下来的第20军教导团等部队。10月7日,朱德在茂芝全德学校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军事干部会议,在听取了起义军主力在潮汕失败的情况后,会议围绕要不要继续举起革命旗帜,保留南昌起义革命火种展开了激烈争论。朱德不同意有人提出的主力部队都失败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坚持的错误主张。指出,主力部队虽然在潮汕失败了,但是中国共产党还在,革命武装仍在继续,我们这支从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完整队伍,仍有一个整师两千多人,一定要把南昌起义的种子保留下来,把革命进行到底。在转兵的途中,他还指出:“要坚决扭转对革命失去信心的混乱思想,安定军心,要防止一些失败主义者自由离队,拖枪逃跑,甚至叛变投敌的严重事故发生。”在上堡,朱德针对少数人以募款、缴获为借口中饱私囊的问题,明确规定只有没收委员会才有权没收财物,募款和缴获的权利。在部队在转战至江西信丰的过程中,发生了少数战士抢当铺的情况,朱德则果断处决了3名带头违反群众纪律的士兵。在天心圩,部队由于失败情绪蔓延,有人甚至提出“解散队伍,各奔前程”的主张。为避免消极思想和行为对部队产生不利影响,朱德清醒地认识到,在较短时间内通过思想动员和政治教育帮助这部分人实现思想转化难度很大,他决定采取自愿原则,对部队官兵说:“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当时有300多名意志不坚定的军官和士兵选择离开,剩下了七八百人。”就这样,一些意志不坚定的离队了。而留下来的,都是革命的精华,人数虽然少了一些,但都是自觉奋斗的中坚力量。这其中的许多人如肖克、杨志成、赵镕等经过革命战争的洗礼,后来成长为人民军队的著名将领,为中国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