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少将:论朱德在“茂芝会议”前后的历史贡献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刘建 管严责任编辑:李丹妮
2017-07-20 09:07

二、朱德以丰富扎实的革命实践科学决策、正确判断,确保南昌起义部队余部朝胜利方向不断前进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我们纪念朱德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思想方法。”朱德同志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具体实际结合起来,从实际出发解决问题,“茂芝会议”前后,正是在这种思想方法的指引下,部队精神面貌才焕然一新,战略选择才科学准确、斗争方式才更符合实际。

战略方向选择正确。方向是指引道路的关键因素,方向正确,则前途光明;方向出错,则南辕北辙,甚至陷入穷途末路。在“茂芝会议”上,朱德依据情况发展变化作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 决定到敌人力量薄弱、农民运动蓬勃发展的湘、粤、赣边界地区去找“落脚点”,这个科学决策,为部队走出困境打下了坚实基础。为何“隐蔽北上”,粟裕曾经回忆说:“在当时条件下,能脱离险境和保存力量就是胜利。于是,朱德同志率领我们在饶平略事整顿后,立即出发,经平和、永定、象洞、上杭向西北转移。为何“穿山西进”,正如朱德同志在“茂芝会议”上分析的:韩江以西已全部被敌人占领,不能去;东边临近大海,没有发展的余地;主力已在潮汕失败,也不能往南;部队只能从敌人的空隙中前进,即从茂芝东北“穿山西进”。而关于为何“直奔湘南”,朱德则认为“湘南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农民运动蓬勃发展的地区,群众基础好。而且在军阀矛盾日趋尖锐的情况下,湘南地区地处湘粤赣三省交界处,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也是建立“立足点”的最好去处。”“部队还可以从饶平西部穿过福建平和绕往湘南,可以甩开从潮汕、大埔包剿而来的国民党四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险境。”正因为朱德对部队所处的大环境了如指掌,对各方向敌情胸有成竹,才在“茂芝会议”上作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后来的实践证明这是十分正确的。

战法转变适应形势。朱德率领的起义军指挥员多数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他们在黄埔军校学习的作战方式主要是正规战,起义军中的战士,多数参加过北伐,打的也是正规战,南昌起义后的一些战斗仍是正规战的打法。朱德率领起义军余部在三河坝阻敌时,就面临着敌五个师近四万多人的合击,到达饶平茂芝后,更面临着近五万敌军的追击和“围剿”,起义军余部随时有被消灭的危险。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起义部队只能避强击弱向山区转移寻找出路,也只有改“正规战”为“游击战”才能更好的保存自身、消灭敌人。作为饱经战火洗礼的带兵人和指挥员,朱德很早就开始注意游击战争,并且认为游击战争是最适合中国革命战争形势的。早年在川、滇军同北洋军阀作战时,朱德就积累了游击战丰富的作战经验。犁铺头练兵时,他还亲自给部队上课,依据亲身战争经历以及在德国、苏联所学的军事知识,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给部队传授游击战心得体会。上堡整训时,他不仅向部队传授游击战争的经验与知识,而且将部队化整为零进行游击战模拟训练,通过发动群众,与群众结合起来展开游击战争,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实践中创造新战术,使部队适应客观要求。通过一系列学习和实践,朱德部队的广大官兵提高了对游击战重要性的认识,初步熟悉了各种游击战术要求,逐渐适应了从正规战到游击战的思想和打法的转变。之后的坪石大捷、山庙伏击战、大铺桥战斗等胜利,更显示出游击战术原则的威力和正确性。后来,朱德回忆这段历史时说:“我们由福建退至江西,开始被迫上山,被迫进行游击战争。这有一个好处,从此以后即开始转入正确的方向——游击战争的方向。”“由于方向正确,革命力量就能存在,而且还能得到发展”。

统战工作卓有成效。做好统战工作是我党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更是朱德带领起义军余部走出绝境的重要武器。朱德与时任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是旧交,早年,两人一同进入云南讲武堂,并肩参加了辛亥革命,还曾经同为滇军将领,共同生活长达七八年之久。后来,范石生居国民党军要职,但因不是蒋介石嫡系,所以蒋对范早有戒心和恶意。正因如此,早在南昌起义前,我党就在范部建立了组织,保持统一战线关系。朱德还在南昌起义前与范石生联系要求他带部队参加起义,由于范当时持观望态度,既未能参加起义部队也未出卖起义部队。南昌起义受挫后,起义军余部进至上堡,朱德便写信给范石生讲明当前革命形势和起义军余部的情况,希望得到帮助。范即答应“愿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后来,起义军余部得以“冒用”国民党军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团番号,并使起义部队解除了困境,部队不仅得到了枪支、弹药、服装等军需品,而且也得到了休养生息。在保证在原建制不变、组织上独立、政治上自主、军事上自由的前提下同范石生合作,达到了隐蔽目标、积蓄力量、待机发展的目的。后来,蒋介石电饬范石生要求立即将朱德部就地解决,范石生却第一时间通知朱德撤离,并给朱德部送去银圆和枪弹,以示友好和诚意,尔后才有了起义部队在湘南的扩大和发展。正如朱德在编写红一军团战斗史座谈会上所说:“由于我与范石生个人同学关系,我们的兵员、枪弹、被服、医药等都得到了补充,部队也得到了很好的休整。这些对我们以后的斗争,都起了很大作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