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藏先遣连烈士的亲人们,你们在哪里?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王雪振 解飞 牛利 陈永泰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7-08-11 03:07

7年间,年近古稀的陈永泰如同大海捞针一样,千方百计寻访进藏先遣连烈士家属,备尝艰辛苦楚。但他始终没有放弃,目的只有一个——让遗属们知道这些烈士的归宿。最终,经过部队、地方政府以及好心人的共同努力,陈永泰已寻找到了33位烈士的亲属,但还有29位烈士遗属不知道亲人牺牲的情况。南疆军区寻找烈士遗属的行动依旧在进行,陈永泰老人寻找烈士遗属的行动依然在持续。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陈永泰的老伴常年卧病在床。要找到进藏先遣连的烈士遗属,需要查阅卷帙浩繁的文献资料。为了方便照顾老伴,他往往把小桌挪到老伴的床头核对各类信息。 陈明 摄

团圆

■王雪振 解飞

寻找,寻找,寻找……

这个简单的动词,对于70岁的陈永泰而言,将毫无悬念地贯穿一生。

2010年,在西藏阿里狮泉河烈士陵园,陈永泰终于“见到”自己苦苦寻找的父亲——长眠在阿里高原的烈士陈忠义。

陈忠义牺牲时,年仅34岁。如今,他的儿子陈永泰已满头白发。那一刻,在这座位于世界之巅的烈士陵园里,这对失散了半个多世纪的父子终于“团圆”。站在烈士陈忠义墓碑前,陈永泰“一下子感觉到好像父亲就把我抱在他的怀里,我在哭、他在哭”。

白头皓首,阴阳两隔;千里坟茔,无限凄凉。那一天,儿子终于找到了父亲,父亲终于“见到”了儿子。

团圆,这个寻常人们拈手可得的幸福,在这种特殊的场景中,深深触动着现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共产党最后把他定成好人还是坏人”

陈忠义1947年当兵。那时,陈永泰还不到半岁。

征战四方,陈忠义与家里保持联络的主要渠道就是写信。

1950年8月1日,陈忠义给家里寄来了最后一封信,来信地址是“新疆于田县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骑兵师二十三团一连”。

在那封信里,这位3岁孩子的父亲充满了对光明前景的深深期许:“我们即将开往西藏,解放那里的穷苦老百姓,家里暂时不要给我写回信,去信是收不到的,等我们胜利后再给家里来信。”

此后,陈忠义便杳无音信,留给家人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深深思念。

世事本就艰难,家里缺了陈忠义这个顶梁柱,孤儿寡母的生活更是难上加难。

陈永泰三、四岁的时候,看到别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带着玩,便回去问母亲,为什么自己没有爸爸。母亲很认真地说:“你爸爸当兵去了,你等着,他会回来的。”

“你等着,他会回来的。”这既是陈妈妈对儿子的承诺,也是她给自己的一种鼓励。

陈永泰家在甘肃甘谷县,十年九旱,粮食常常不够吃。但每当小麦收获,母亲总是先交足公粮。她对年幼的陈永泰说:“那是交给你爸爸打仗吃的。”

陈永泰的母亲是文盲。为了能找到丈夫陈忠义,她拼力供陈永泰上学读书,希望他长本事了能找到父亲。为了凑学费,她爬到高高的杨树上砍树枝,卖柴换钱……

极度的贫困未曾压倒孤儿寡母那颗等待的心。

1962年,陈永泰15岁。一天,他看见母亲一个人在屋里,呆呆看着父亲陈忠义发来的信。这些信,她小心翼翼地收藏了十多年。显然,她又在思念远方的丈夫了。

目睹此景,懂事的陈永泰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父亲找回来,让全家团圆。决心既定,陈永泰便想到了给国防部写信。没有信纸,没有邮票,陈永泰悄悄把柜子上的铜环拆掉卖钱,最终将寻找父亲的信发了出去。

后来,陈永泰每到集市,都会到邮局看看有没有回信。1963年10月,他终于收到了一封写着“陈永泰收”的信。这封信,是从南疆军区政治部发来的。

苦苦找寻,终获回音,激动不已的陈永泰竟一时不敢拆信。犹豫再三,陈永泰终于颤抖着打开了那封信——父亲陈忠义早在进军西藏时,便于藏北扎麻芒堡地区牺牲了。

噩耗突来,陈永泰伤心不已。苦苦寻找,他没想到日日思念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

陈永泰担心母亲得知消息后会悲伤过度,就请乡村医生一同前往家中,再把信念给母亲听。

陈妈妈非常平静。信件读完后,她只问了一句:“共产党最后把他定成好人还是坏人?”

陈永泰说:“是好人,是解放西藏的人民功臣。”陈妈妈听了,喃喃地说:“是好人就好,是好人就好……”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亲自操办了陈忠义的祭奠仪式。她请人写了一篇很长的祭文,详细地叙述了她把孩子抚养大的过程,诉说了她思念陈忠义的点点滴滴。祭文读完的时候,母亲一下子哭了,一声声抽泣,肝肠寸断。

13年的等待,终于尘埃落定。陈妈妈用这个仪式,寄托了哀思,同时也给丈夫陈忠义,做了一个圆满的交代。

1980年,陈永泰的母亲去世。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