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忆石头地雷:炸得鬼子就像坐上土飞机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王昆 熊永岭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7-12-22 14:58

点击进入下一页

史校民翻开自己的记事本给记者看。熊永岭

我们前去采访史校民的时候,他正好在莱州女儿家里。谈起当年打日本鬼子的往事,这位九旬老人精神显得格外振奋,思路清晰地侃侃而谈,他的家人想补充几句都插不上嘴。

“老人家性格如炸药,人称‘爆炸大王’,一辈子时刻都得有点动静……”史校民60岁的女儿笑着说,你们聊吧,我去隔壁屋休息休息,不然还会被他“炸”着。

记者被这句话逗乐了,闻名不如一见,史校民的确是位有个性的老人。当问及老人咋走上抗日道路时,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爆炸人生”。

“1924年,俺出生在掖县城南朱旺庄的一个豆腐作坊主家庭,家庭条件算是不错的,俺不顾家人反对和日本鬼子斗狠,这让很多人没想到!”史校民回忆说,童年时随父母下地干活,或上山放羊,捡粪拾柴,日子虽然平淡,但也算惬意。然而,14岁那年,世道变了,鬼子进了村子,好日子到头了。

史校民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日军压迫下,掖县南邻大泽山地区到处发生暴动,抗日根据地呼啦啦就建立起来了,日本兵恨得咬牙切齿,在掖县城南的马驿、夏家堡等地设据点,也叫‘砸钉子’,同时还招纳二狗子,就是伪军,他们就是想着法消灭大泽山刚刚兴起来的根据地。”

“哪能眼看着让他们破坏咱的根据地啊,百姓自发地拿起武器对鬼子伪军进行袭扰,正是凭着这种单枪冷炮的方式对日军进行零星袭击,打击了日军的狂妄气焰,有效保护了大泽山抗日根据地,那时俺才15岁。”

“那么小就参加战斗,您不害怕吗?”记者钦佩地问道。

“害怕有啥用,你打不打他,小日本都会祸害咱老百姓,反正是活不下去了,就跟他们对着干呗!”老人坚定地说,那年代,枪弹相当匮乏,得靠自己想办法。炸日本鬼子,得有炸弹才行。到哪儿去弄呀?这玩意又不是馒头,回家揭开锅就有,没有武器俺们就自己造。俺就找到关系要好的石匠王福宽商量。他说,自己造炸弹不大可能,但是炸药可以自己炒,村子里的猎户都懂。”

“那您后来是怎么造的炸弹?”面对记者的问题,老人饶有兴致地说:“俺和王福宽商量事的时候,他正在牛槽凿眼。看着王福宽一下下在石头上凿出洞眼来,俺灵机一动,如果把炸药放置到掏空的石头里,那样炸开后的威力岂不是更大!”

“说干就干,俺从河里挖出大柳树树根,这是炒炸药的好料。先用火烘干,再烧成木炭然后用土埋上,最后在石窝子里捣成粉末,炸药就炒成了。当然,这个工序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稍有不慎就会把炸药炒爆。”史校民老人说到此处,声音变得哽咽,他说自己的一个伙伴就在炒炸药时被烧掉了一只耳朵。

“炸药有了,俺就开始着手制作石头炸弹。虽说这个想法是好,但是实施起来难度相当大。不仅把一块石头掏空要费很大工夫,而且外壳的厚薄度也很难把握。俺一连做了几次试验,只有火药爆出的响声,外壳却没有炸开,成了不折不扣的石雷。”没办法,老人说,俺又耗上王福宽,让他亲自凿,亲自教,弄出合格的石头弹壳给大家做试验。经过几次改进,还真成功了。

“造出了炸弹,第一仗就要打响招牌!最重要的是找个好时机,很快,机会来了。1943年的农历八月十四,因为还有一天就是8月15了。朱旺庄逢大集,城里的日本兵突然进集抢东西,他们掠夺够了,开始载着物资往回返。”

老人接着说:“得到情报后,俺就带着几个民兵在村北的青石桥桥面上埋设了三个石雷,并把埋好的石雷全部挂上引线。布置好后,俺们就在康王坟顶上埋伏着。日本兵抢的东西不少,拖着、抱着,还有用车拉着的。有些在集市上反抗的村民被抓了,日本兵用刺刀押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向着县城进发。眼见日本兵到了青石桥雷区,俺就想,得先转移一下这帮孙子的注意力,就拿起猎枪轰轰放了两下。还真有效果,枪声一响,日本兵立马乱了阵脚,混乱之际,石雷爆炸飞了起来。被日本兵押着的老百姓都熟悉地形,趁乱顺着旁边沟丛跑了。被石头雷炸懵了的日本兵就像坐上了土飞机,被震起老高,然后重重摔下,鬼子兵队伍顿时乱成一团。这一下,他们再没敢沿着原路返回,而是丢下抢来的东西,钻到青石桥下,顺着深沟狼狈而逃。这一仗,鬼子兵伤亡10余人,大大鼓舞了根据地抗日士气,周边村民都抬着猪肉、花生和鞋袜前来慰问。”老人边讲解边挥舞着手,好像又回到了战场一样充满激情。

“这一次战斗后,上级专门奖励俺们一门‘二虎炮’,这是平度抗日根据地一个叫二虎的青年发明的土炮,大大提高了俺打鬼子的信心。”

至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史校民带领他的民兵分队共发明创造架子雷、胶皮雷、连环雷等30余种埋雷方法,炸死炸伤日伪军94人,西海武委会授予史校民“爆炸大王”光荣称号,他还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采访结束,老人仍饶有兴致,期待下次有机会再和记者“掰”点精彩故事出来。作为革命的功臣,老人为国家奉献一生,我们也祝愿他能安享晚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