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最后有一命 亦不能苟存

来源:大众日报作者:卢昱 颜超 臧德三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3-30 09:38

张自忠像及手书

1938年3月12日临沂城中,庞炳勋紧紧握住张自忠的手说:“老弟来得正好。我的部队都在前线伤亡殆尽。不过,我决心在临沂保卫战中和敌人拼战到底。”张自忠答道:“大哥你放心,我尽力帮你打赢这一战。”

80年前,临沂阻击战在初春的沂河两岸打响。

1938年3月初,残冬的冷意尚未被春暖击溃。11日傍晚,从峄县抱犊崮镇集结的张自忠第59军,已开始抄近道强行军奔赴临沂。

路上雨雪交加,道路泥泞,将士们身穿的老灰布棉军装也绽出了白絮。但全军上下群情激昂,士气如虹。斜插在每个士兵身后的大刀闪耀着凛凛寒光,刀把上的红绿色绸带随风飘荡,好不威风。

是夜,第59军38师先遣部队已抵达临沂。12日下午,全军主力在临沂西郊集结完毕。从峄县至临沂相距90公里,第59军只用了一昼夜!此后,张自忠与庞炳勋联手作战,将气势汹汹的日军第五师团阻击在沂河两岸,粉碎了敌人在台儿庄会师的阴谋,为在台儿庄围歼矶谷师团创造了契机。

身负骂名逃出北平

张自忠到临沂前,整个战争的形势很不明朗。

1938年3月2日,日军板垣师团(第五师团别称)杀气腾腾扑向临沂,国民党第3军军团长庞炳勋率所属1.3万余人拼死抵抗,以血肉之躯将日军阻挡于沂河以东。

庞炳勋部虽号称一个军团,其实仅辖第40军一个军,第40军下辖一个39师,39师下辖两个旅四个团,另有一个补充团。此时,在坂本支队两万余兵力的猛烈攻击下,庞部以五个团兵力,经旬苦战,士兵伤亡惨重,渐感不支。庞炳勋连电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告急。

李宗仁因手下已无兵可调,只得急令张自忠火速东进,驰援临沂。

在星夜驰往临沂的急行军中,张自忠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心底的创伤隐隐作痛,沉重的黑锅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汉奸”的罪名让他负疚自责。他暗自发誓,一定要在临沂战场上用鲜血洗刷耻辱,用生命以证清白。

早在卢沟桥事变时,作为宋哲元部38师师长的张自忠,先兼任天津市长,后兼北平市长,始终处在与日方交涉周旋的风口上。

在军长宋哲元的指使下,张自忠不得不出面与日方签订了停战协定。及至日军发动全面进攻、宋哲元率第29军撤离南下时,他被独留在北平代理主政。随着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张自忠才登报宣布辞去所有职务,并历尽艰险曲折逃离北平。

张自忠从北平脱险,可谓饱尝艰辛。他自己曾这样回忆说:“好像一个梦,各种的惊险艰困和遭遇,都是今生仅见到一页!”

张自忠第一次试图逃脱日军控制,是伪装成菜贩。他假装没有卖完菜蔬,推着小车要回乡下去。经过北平的城门,恰逢日军正在严搜行人,他前面三个人未审何故,已被扣拘。此时,城门上的日兵已看到张自忠的车子,如果推回去,肯定会招致疑问而被捕。

胆大心细的张自忠便暗下决心,镇定神情,坦然推车前进。果然,未遭阻拦侥幸通过。出城还没三里地,当他抵达西直门,遥见前面大队日兵在强行拉夫。也恐被拉去的张自忠,只好推着菜蔬车,循原路回转。

第二次逃脱,更为艰辛。张自忠伪装成一个小贩,担着一籐筐,先出彰益门,走到十余里外的长辛店,那儿发生义勇军与日军激烈的游击战,不能通过。他便向一农民老妇处借宿,以筐为具,就地而卧,而后不得已返回城里。

第三次时,张自忠伪装成外出上坟的孝子。他穿了极粗白布制成的孝服,头戴麻冠,手携冥纸,趁着大雨倾盆,骑一脚踏车,由德胜门出城。当他行至城门,又碰上日兵盘诘行人。在他前行的一个人因言语支支吾吾,已经被扣留。等日本兵诘问他时,答说出城上坟。该日兵似乎被冒雨上坟的他感动,认为孝笃可嘉,便放行了。

当时大雨如注,满路泥泞,行走不便。张自忠只得冒雨推车前进,沿着通往通州的路东行。刚走到一半路,就听说通州拉夫甚紧,便向南折往去天津的路。等他到达杨村时,远远看到前面团聚的日兵数十名,在狂饮寻欢,另外数百另聚一处,正在野餐。

张自忠深恐其中日本军官认出其面貌,此命休矣,便趁日本兵得意忘形之际,竭力踏车飞跑,越过他们所驻扎的地方。待他转入一弯曲小道时,突然听到后面大声狂呼。知道出现异样情况的他,加速前进。随后有步枪声数声,他置之不理,日兵正在畅饮,也未穷追。

张自忠再前进数里,又遇大雨,且已入夜,故向一卖茶老妇要干饼一块、温茶一杯。次日清晨,他启程到天津。

1938年4月,在临沂接受记者采访时,张自忠回忆说:“我第一次将逃出北平时,为了逼真,特地在友人家练习了半天推小车的姿势。后来,混在大群卖菜夫的行列中,我自己当时也有些莫名所以,我是真的卖菜夫呢?这是我在做梦?”

每每想到出走京城的经历,张自忠总是愤懑:“最凄凉的是我住在长辛店老农妇的家中时,一间草房,满屋的牛粪,我就权把籐筐当作铜床,居然也睡熟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越想越觉得好笑。经过许多艰险,逃在天津租界住了三天,便又转乘英轮由津至烟台,搭汽车经潍县到济南,逃亡生活才算告了一个段落。在济南遇见许多故交,他们都在垂询我这次脱险的经过,我因为免去许多心酸的回味,所以都没有答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