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毛岸英写给表舅的批评信,缘何让人肃然起敬?

来源:中国军网微信作者:耿陈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05-02 09:01

“我们特别希望通过这样一封,值得被更多人关注的信的传播,让像毛岸英表舅这样的人,不再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我们社会当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遵循这个社会公平公正的基本法则。”

——朱军

在《信中国》节目中,演员张若昀念读了一封晚辈写给长辈的批评信,让在场观众“肃然起敬”。节目播出后也引发了网友热议。

这是毛岸英1949年10月24日写给表舅向三立的信。时间推移近70年,这封信穿越时空,其中激烈直接却又诚恳实在的话语,让后人得以瞥见,发人深省……

一句“要不得”背后的觉悟与恪守

资料图:毛岸英(右)1950年回湘时与外婆(前)、舅舅杨开智、舅妈李崇德、表妹杨瑛的合影。

舅父的信,是为求官而来。

“……尤以为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做官),更是要不得的想法。”

作为一封回给长辈的信件,毛岸英在开头就写下了“替他惭愧”、“极端落后”等一针见血的字句。

舅父写予毛岸英的话语是殷切的?或许是急迫的?或者甚至是些许谄媚的?我们不得而知,但回信中的坚决与痛心却是言辞切切,一句句充满“辣味儿”的语重心长,反倒更像是长辈给予晚辈的严厉教诲。

回这封信的时候,作为一个外甥,一个晚辈,毛岸英大抵是矛盾的。

但作为一个共产党人,我们能读到他的坚决与痛心。

“要不得”。他如此说。

三个字实在坚决,其中蕴含的是身为一个新中国共产党人的觉悟与恪守。

彼时的新中国初诞生,掀翻了封建大山的压迫,赶跑了来势汹汹的侵略,又夺取了解放全国的胜利,全国人民为之欢欣鼓舞,但连年的战争也使全国的物质处于极度贫乏的状态,虽是政通人和,却也是百废待兴,人民因为翻身当了主人,自是人人提着一口气准备投身建设祖国的大潮中去。

就在此时,却仍然有人“身子进入了新时代,脑子却没过来”,不想着奉献自我搞建设,攀亲附贵的思想倒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毛岸英的舅父向三立所写的求官信,便是一缩影。

我们有理由推测,在那时的环境下,必然有不少功勋卓著的领导人们的“亲戚”前来攀亲,寻求个一官半职或是散金碎银;我们也可以想象,面对“人情”的重压,当时的党的领导人们所经受的心理压力,怕是比面对战火都要苦涩一些,毕竟都是血浓于水或者情同手足的关系,拒人如诛心,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要面对这些“琐问”,怕是内心必然煎熬。

然而,通过毛岸英的这封家信,我们可以窥见当时领导人的决心,更能感受到那一代共产党人对原则的恪守。

“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情,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这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不讲这种人情。”

一句铿锵的“要不得”,一句“不讲人情”,当时写来定是痛然、决然!现在读来,却深感信矣、幸矣!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