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领的血性功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朱冬生责任编辑:乔梦
2018-11-09 14:56

开国将领的血性功勋

■朱冬生

用极简陋的工具截肢,强忍住一次乃至数次的手术痛苦

红军时期,条件极为艰苦。长年征战,每战都有伤亡,急缺创伤药、止痛药和手术器械。面对伤亡和缺医少药,红军战胜了敌人的“围剿”,爬过了雪山,走过了草地,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意志和信仰,靠的是军人的血性。

1935年12月22日,22岁的红5师师长贺炳炎在瓦屋塘激战中负伤。团参谋长王尚荣跟随着担架,把师长送到了军团卫生部。

“很严重,右臂骨头被打碎了,必须截肢!”军团卫生部长贺彪心情沉重地对总指挥贺龙说。

动手术需要专业手术器械和麻醉药,可临时救护所奇缺。为了救贺炳炎的命,贺彪狠了狠心,只好用板型手术锯代替锯大骨头的弓型手术锯,找来大烟膏子代替麻醉药,找来棉线代替缝合伤口的羊肠线。

术前,贺炳炎坚决地说:“把毛巾塞到我嘴里,把我绑在门板上,锯吧!我受得了。”手术中疼痛难忍的贺炳炎,脸上豆大的汗珠直淌。手术两个多小时,塞在嘴里的毛巾被咬得稀烂。在场的警卫员抽泣不止,贺龙总指挥的眼睛也湿润了。

手术后,部队不停地行军打仗,贺炳炎在担架上躺了一些天,就又骑马打仗了!

这种军人的血性,不惧疼痛不怕死的精神,陪伴了贺炳炎一辈子。抗日战争打鬼子,解放战争从西北战场、华北战场一直打到江汉平原、四川盆地。1945年,在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主席握住贺炳炎仅有的左手说:“中国从古至今,有几个独臂将军?旧时代没有,只在我们红军有。”新中国成立后,贺炳炎任成都军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血性,反映出来的是战斗意志,也是战斗精神。关键时刻,指挥员的模范行动,便是无声的命令。26岁的红军师长彭绍辉就是这样带部队的。

1933年3月21日,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红1师师长彭绍辉接到彭德怀军团长的“一师担任草台岗主攻任务”命令后,立即到前沿指挥战斗。师长带头冲锋,全师指战员奋勇向前,不到20分钟,就占领了前沿主阵地。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梭子弹打过来,彭绍辉左臂连中两弹,臂骨被击成几截。

由于流血过多,伤势过重,医生为他做了三次手术,但都没有成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后决定截肢。战地医院的设备十分简陋,做这样大的手术只能用盐水消毒、钢锯断臂,而且还没有麻药,然而彭绍辉硬是咬紧牙关,配合医生做完了手术。

伤残没有把彭绍辉压垮,他继续浴血奋战在战场上。新中国成立后,他任西北军区副司令员,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1936年3月12日,长征路上,成钧任团长、余秋里任政委的红2军团第6师第18团在得章坝设伏。红军刚摆开阵势撒下网,敌军就钻了进来。红18团冲锋号令发出,团长成钧要率部冲击,余秋里看到对面山头有敌人在瞄准,凭着经验,他大喊了一声“危险”,同时迅速伸出左手把成钧拉回工事。也就这一拉,敌军的子弹扫了过来,团长安然无恙,余秋里的左臂被子弹打穿,露出骨头和筋腱。晚间在搜索战场时,伤处又受到敌人子弹的第二次打击,伤势就更严重了。

战争环境异常艰苦,缺医少药,没有条件做手术,这给余秋里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他疼得实在受不了时,就咬紧牙关,用健全的右手死命摁住伤口以减轻疼痛。有时将伤臂浸泡在水里,或是往伤处浇凉水,冷却止痛。

22岁的余秋里带着伤臂走过了长征路,熬过了188个日日夜夜。9月20日,部队到达甘肃徽县,他的伤势越来越重,左手五指已经肿胀坏死,于是由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长侯政给他做了截肢手术。

手术过后,余秋里用一只手参加了延安大生产。解放战争中带出了“硬骨头六连”等许多英模单位。全国解放后,在石油工业部当部长期间,带领广大石油工人,摘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并带出了王进喜“一二〇五”钻井队,成为全国各条战线的学习模范。1955年,余秋里被授予中将军衔。

1936年11月29日,河西走廊已是冰天雪地。西路军第5军第13师21岁的谢良政委率部赶到十里铺,阻敌进攻,敌人连续三次集团冲锋均被打退。

这时,正在前沿指挥部队作战的谢良,突然身子一晃,左腿发麻,左腿膝盖被敌人打中了。军长董振堂立即派人将他护送到医院。医院缺乏手术器械,又没药,他疼得难以忍受,还发起了高烧。突然,他感到左腿一阵冰凉,看见脸盆中放着冰块,左腿架在盆子上,腿上也放了些冰块。原来,为了让他退烧,医生想了个以冷制热的土办法。烧退了,脚却给冰坏了。为防止得坏血病,医院没有手术器械,医生用一把大剪刀将他的左脚脚趾剪掉。

西路军失败后,谢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在兰州省立医院,医生发现他剪掉脚趾的伤口已严重恶化,于是又锯掉了他那只早已冻坏了的左脚。

1937年冬,谢良到了延安,住进延安中央医院,被冻伤的左腿已经发炎。医生立即动手术,又把他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全部锯掉。

三百多天里,谢良拖着伤残的腿,从河西走廊到兰州,再到延安,一次次的手术,一次次的考验,历经苦难。这位血性军人没有屈服,伤好之后又立即投入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场。新中国成立后任炮兵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半个月内,三次截肢,对于所有人都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军人的血性,不惧生死的态度,让红12团政委钟赤兵忍住了,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1935年2月26日,红军二渡赤水后,直扑铜梓,准备冲过娄山关,再夺遵义城。政委钟赤兵和团长谢嵩率红3军团第4师第12团,于26日拂晓前抵近娄山关,随即向娄山关发起了猛烈攻击。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阵猛打,关口被突破,红12团控制了点金山。这时,钟赤兵的身子猛地一晃,上身左斜,右腿负伤,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战士们赶紧把政委抬下阵地。

红军占领遵义城后,医生立即为钟赤兵治伤,但因伤势严重,必须从小腿以下进行截肢。医生用一把砍柴刀和一个木工锯,把他的小腿锯掉了。手术时,木锯上下拉动的响声好似万箭穿心。钟赤兵忍着剧痛躺在手术台上,几次昏死过去。术后没几天,钟赤兵的伤口感染了,高烧持续不退。医生只得给他进行第二次截肢,右腿膝盖以下剩余的部分又被截去。不料,由于消毒条件不好,伤口仍继续感染,最后医生下狠心,第三次截肢,将他的整个右腿从股骨根部截去。

就这样,一个带着一条腿、20岁的红军指挥员,伤愈之后爬雪山、过草地,到苏联共产国际学校上学,又回国打鬼子,新中国成立后任军委民航局局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