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陪朱总司令看望成仿吾同志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李廷良 发布:2019-02-27 10:34:34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1975年,朱德委员长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见全国人大工作人员。右二为本文作者李廷良同志。

1986年,朱德委员长夫人康克清大姐接见本文作者李廷良同志及其妻子、女儿。

我是1974年10月担任朱德总司令警卫员的。两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深切感受到他老人家厚德载物、海纳百川的伟大精神风范。

据首长亲属和在他身边工作过的老同志讲,在他们的记忆中,朱总司令是极少出行到别人家走动的,大多数情况下是别人来家里看他。但他老人家在年近90岁高龄时,还坚持登门看望了一位翻译家、教育家——成仿吾同志。这段往事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那是1976年的5月20日,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星期五的上午。朱总司令乘车到位于颐和园后的中央党校,看望成仿吾同志。

前一天(5月19日),朱总司令的秘书尹庆民一早上班就对正在餐厅吃早饭的首长说:“首长,成仿吾同志送来两本最新翻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一本大字号的,一本小字号的。”朱总司令十分高兴地说:“好!你快给我拿到办公室。”“已经放在您办公桌上了,”尹秘书说。

朱总司令几口就喝完了稀饭,连并不够他吃的烤馒头干还剩了三片就起身进办公室,戴上老花镜,拿起大字号的那本《共产党宣言》伏案读了起来。

这一天,朱总司令吃饭都特别快,也吃得不多。晚饭后,厨师曹炳全收拾餐桌时看见首长的饭菜三顿都剩下了一些,就问我:“小李,今天首长的胃口不好,生病啰哇?”“没有啊!首长今天看了一天新出版的《共产党宣言》,散步都只在楼前转个小圈,还格外有精神呢!”我回答曹师傅说。

朱总司令用了一天的时间把新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细细地圈阅了一遍。

第二天,朱总司令一早起床洗漱后,进餐厅准备吃早饭,刚刚坐下就对我说:“给秘书说,今天,我要去看看成仿吾。”

“首长,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是把他接来谈谈吧。”尹秘书赶到餐厅想劝他不去。

“为什么要让人家来看我呢?他的年纪和我差不多,还是我去看他吧!吃了饭就去。”老人家坚持自己的意见。

尹秘书只好赶紧电话通知成仿吾同志。

成仿吾一听朱总司令要去看他,急忙说:“不!不!朱老总年岁大了,行动不方便,还是我来吧!”尹秘书忙说:“已经劝过老总了,他坚持要来,你就在家等候吧!”

我急忙把朱总司令上午要去中央党校看望成仿吾的情况报告了中央警卫局一处,并叫护士盛菊花陪朱总司令多聊一会儿,争取多一点安排相关工作的时间。

朱总司令边吃早饭边问我和小盛:“《共产党宣言》你们读过吗?”“读过,在连队学习过,读起来有点咬口。”我和小盛异口同声地回答。

朱总司令说:“去把桌子上那本新《共产党宣言》书拿来。”我快步到他办公室把书取来递到他面前。他指着书说:“这是成仿吾最新翻译的,没有倒装句,好读好懂。我已经读了一遍了。”

朱总司令接着说:“成仿吾出身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从小就追求真理,追求进步,是一个老党员。这个人,知识渊博得很啰!懂很多个国家的语言文字,精通德、法、英、日、俄五种语言,是长征路上仅有的一个大学教授。他为我们党传播掌握马克思主义做了大量的工作,为我们党和军队培养了很多干部。”

朱总司令又指着《共产党宣言》书说:“这是我看过成仿吾翻译的第3个版本了,这个版本翻译得很好啊!”

吃完饭,朱总司令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说:“把书带上,我们走嘛!”

护士小盛知道警卫局的随行警卫车还没有到,就说:“首长,您稍稍休息一下,我把药拿来,您吃了就走,可以吗?”

“好嘛。”他老人家不情愿地回答后,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了。

按照朱总司令的生活习惯,吃了早饭后还要在院子外边散几圈步才到办公室工作。可他老人家这天取消了散步。

朱总司令身边工作人员都快速地做好了各自的准备工作。朱总司令走到衣帽架前穿上了大衣后,自言自语地说:“不用拐棍。”

那天,只有康克清大姐在家,亲属们都不在。她见朱总司令不愿拄拐杖,还有点着急的样子就说:“老总啊!您不是说‘多一根棍子多一条腿吗’?拐杖还是带上好。时间也还早,不用着急。我也想去看看成仿吾同志,但你这是工作,我不便去。您就代我向成仿吾同志问好哇!”因此,这次外出只有工作人员陪同。

上午8点30分,秘书尹庆民、保健护士盛菊花和我跟随朱总司令,乘上苏书亭驾驶的红旗车。警卫处赵玉信和官学平随卫。9点钟准时到达中央党校右后侧成仿吾同志的住处。

成仿吾同志早已在门前恭候,见了朱总司令非常激动,急忙上前边搀扶边说:“老总啊!应该是我去看望您啊!怎么能让您亲自来?!”

落座寒暄几句后,话题就转到《共产党宣言》新译本上了。

朱总司令说:“你送给我的书,我已经看过了。大字号本我可以自己看,小字号就让秘书和工作人员念给我听。”

朱总司令一边说一边翻开成仿吾送给他的大字号本《共产党宣言》,上面画了许多红色的圈圈和杠杠。

成仿吾同志说:“水平有限,译出来的文字不知朱总是否觉得好懂?”

“好懂,很好懂。若是不好懂,我是不会一口气读下来的。”

朱总司令还说:“这是根本性的工作,做好这一工作有世界意义。这部经典著作讲的都是一些基本问题,如阶级斗争、民族与国家问题、家庭与妇女问题等,都讲得很清楚。现在许多问题讲来讲去,还是要请教马克思、恩格斯,总得看《共产党宣言》是如何讲的……”

朱总司令还详细了解成仿吾翻译工作的有关情况,问到了有多少个助手,新译本花了多长时间,还说“我们队伍中的老同志不多了,要多培养接班人,这个工作很重要”。朱总司令眉开眼笑地对成仿吾同志说:“我要把你这里当个‘点’,以后时常来看看。”成仿吾同志连忙说:“朱老总啊,您来看我这可受之不起呀!以后还是我抽时间来看望您吧!”

接着成仿吾同志扼要地介绍了《共产党宣言》新译本的工作情况:“这是去年初,中央批准我们搞的。原译本是我1929年和1938年根据德文本译的,后来曾经有人根据俄文本修改过。这次我和我的几个助手根据1848年出版的德文原本重新进行了比较严谨的校正。”

时间过得很快,考虑到朱总司令的身体情况,成仿吾同志连忙岔开了话题,问:“您老的身体还硬朗?”

朱总司令笑着说:“还走得动,消化也不错,每天坚持在水里泡一泡,拐棍都可以不用了哦!”说完两人都大笑了起来。

最后,成仿吾同志陪同朱总司令坐上车,引导小苏开车在校园里转了一大圈,边走边向朱总司令介绍中央党校的发展情况。临别前,朱总司令请成仿吾同志保重身体。成仿吾同志紧握着朱总司令的手感动地说:“老总啊!您和康大姐都要格外保重!”

责任编辑:杜汶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