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前线,那场看不见硝烟的反细菌战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侯炳茂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9-06-13 08:32

1952年2月初,朝鲜前线仍铺着厚厚的积雪,尤其在山谷松林里隐蔽的防空洞顶上,像被白雪盖了床大棉被。硝烟被风雪驱散,空气清爽。夜,静悄悄的。我提着一盏马灯,巡诊在伤员们静养的防空洞间,时而听到伤员们酣睡的呼吸声飞出洞口。我怕惊动他们,轻轻地踩着雪地,但仍揉搓出咯咯吱吱的动静。

宁静的夜空下,突然响起了敌机的呼啸声。我立马蹲下,将马灯掖藏在大衣里,严实地盖住微弱的灯光。只听敌机偷偷地盘旋两圈,没听到俯冲扫射和投弹爆炸声,就飞走了。我正纳闷时,天朦胧地亮了。

只听靳班长和关兰姐老远喊道:“小侯,快来呀!”我一边应声,一边向她们跑去。只见山坡雪地上躺着一颗翻盖敞口的炸弹,弹壳里有多个格,周围还有冻死的小老鼠、蜘蛛和冻折了翅膀的苍蝇等。

班长诧异地问我:“昨晚听到飞机投弹了吗?”“没,见敌机转圈后偷偷溜了。”我说。雪地上还散落着五颜六色的传单,好奇的关兰姐伸手要捡,班长说:“别捡,这东西可能有毒,马上到所部报告。”我气喘吁吁地赶到所部,当地的居民朴阿爸基也赶来报告,在山沟里捡柴时看到了同样的炸弹。盛所长听到这一异常情况,立刻让我俩带路到现场察看。

所长是1937年入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八路,他来到现场,察看后气愤地说:“这是敌机投下的细菌弹,敌方借助小昆虫隐形的翅膀作媒介,传播病菌。记得抗战时,敌人在华北战场惨无人道地实施‘三光政策’,向地道里投放过毒气弹、细菌弹。”他当即让化验员采集样品上送进一步检验,并带领我们在冰冻的雪地上挖出深坑,将清理现场焚烧的污染物和弹壳做了深埋处理。没过两天,友邻部队也发现了同样的事。

这些真实情况引起上级高度重视。我们前线医务人员不仅为伤病员疗伤治病,又展开了一场看不见硝烟、听不到枪炮声的反细菌战。

不久,从国内增派一批防疫骨干补充到我们前线救护所。年富力强的韩医生是传染病防治方面的专家,随他来的还有经抚顺瓢儿屯东北军区卫校培训的10多名护士。所里成立了由韩医生任组长的防疫组,并安排他在防空洞里给我们讲解了对传播媒介消、杀、灭的方法以及防疫人员自身防护等常识,使我们增强了打好反细菌战的决心。

一天,韩医生领我到外南洞药材仓库领回预防霍乱、伤寒等的疫苗和消杀灭的药品器材,打防疫针成为我们首当其冲的主要任务。

为了做好给大批部队人员预防接种的安全,掌握接种疫苗后的反应,所里决定先在我们防疫组中试种。韩医生身先士卒,让护士小曹给他打第一针。我们也争先恐后伸臂让韩医生先试种。不料注射当天晚上,小闻发热38℃,我37.5℃,细心的韩医生一边给小闻用冷水毛巾物理降温,一边耐心地说:“别担心,这是注射预防针后,产生抗体免疫过程中的正常反应。”没过两三天,我们几个有反应的退了烧,恢复正常。韩医生以科学的态度率先试种,了解防疫疫苗的反应,为我们做好这项工作摸索出了经验。

此后,所里决定由韩医生带队,先到后勤运输连开始预防接种。刚到运输连,有的战士听说要打针,不解其意地问:“没病打什么针呢?”有的说:“打针臂肿,怎么开车把方向盘?”听到这些反映,韩医生给大家作了耐心的讲解宣传。

在朝鲜战场上曾多次冲破敌机封锁线,已安全行车万公里的功臣老胡听了动员后,第一个带头打防疫针,并说:“咱汽车兵流动大,别把敌人施放的细菌弹传染病带到后方去。”老英雄的精神让我们肃然起敬。韩医生根据打针后可能出现的反应,决定分批打预防针,做到运输、打针两不误。

在到高炮营阵地打针时,有的战士逗趣地说:“敌人硬的翅膀飞机被打蔫了,现在改头换面,用夜间偷放带菌的软翅膀昆虫细菌弹。‘打铁要看自身硬’,医护人员给我打预防针,也增添了新的隐形翅膀对抗敌人。”

后来,所里又派我们到前线给构筑防御坑道的569团三营打预防针。出发前所长说:“三营是五次战役中突破临津江猛插敌后,坚守阻击敌人,被十九兵团授予‘道峰山营’光荣称号的英雄营。你们去了,不仅要完成任务,还要向功臣们学习战斗精神。”所长的一席话使我们兴奋不已。

到该团后,接待我们的是年仅19岁的卫生队防疫干事董春发,他比我高出多半头,浓眉大眼,精明强干。他听到我们的来意,爽快地说:“傍晚后上九连阵地。”

夕阳西下,镰刀似的月牙儿挂上了树梢,洒下稀疏的银光,给我们引领方向。茅草铺满山坡,弹坑密布。走在我前面的小曹一不留心踩入一个弹坑,摔倒坑底,我急忙上前搀扶她,只见她双手紧抱装有疫苗的十字包。董干事问:“伤着没有?”她说:“只擦破了点皮,不要紧,疫苗没摔坏。”

我们来到坑道后,一个口音稚嫩、长着娃娃脸的小战士对董干事说:“卫生员,我长这么大没打过针,怕疼,别给我打了。”“看你这出息样儿,上‘道峰山’都不怕,还怕打针?”董干事说。韩医生讲解了预防接种的重要性,解除了大家的顾虑。一班长说:“打预防针,也像咱们建防御坑道一样,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他的比喻让大家恍然大悟。

坑道里,小煤油灯蓝火苗晃动,映照着大家的脸庞。为了打赢细菌战,老班长带头打预防针,刚才还怕疼的小战士唯恐落后,立马脱去衣袖,伸直手臂,让我给他打了针。我们分批给轮流施工的勇士们顺利地打了预防针。由于成功的预防,我们医院后来没有发现一例急性传染病病例。

在朝鲜战场上,我们英勇无畏的志愿军指战员,不但粉碎了敌人一次次炮火的进攻,同时以高度的警惕性识破了敌人细菌弹的阴谋,打赢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转眼间,那场战争已经过去了67年。每当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我这个耄耋老人仿佛又重返青春时代,心中充满了战斗豪情和对祖国、对军队的炽热深情。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