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之背后史实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于涌泉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9-08-29 15:32

万里一孤城,皆是白发兵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之背后史实

■于涌泉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海报

保存至今的“大历元宝”和“建中通宝”

北庭都护府故城遗址

继剧集《长安十二时辰》引发“唐史热”后,一部名为《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的短片,再次唤起人们对那段历史的记忆。该片时长虽然只有16分钟,但以独特角度再现了唐朝西域守军在与唐朝中央失联的情况下,坚守数十年的悲壮史实,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讨论。

秦时明月汉时关,大唐军魂万世传

首先纠正短片中的一处小瑕疵,片中故事发生的地点并非“漠北”,而是“西域”。在中国古代,“漠北”通常指中国北方沙漠、戈壁以北地区。而剧中所提到的龟兹(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西州(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等地均属于“西域”,即今玉门关、阳关以西,葱岭以东的广大地区。自唐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设立西州都护府始,至开元年间,唐朝实现了对西域的稳定控制。

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朝抽调西北精兵平乱,只留下3万兵力驻守西域,吐蕃趁机向河西地区大举进攻,先是攻占河西九曲地,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又攻占兰、河、都、洮等州,永泰二年(公元766年)攻占河西重镇甘州及肃州。河西、陇右的失陷使唐朝在西域的地位陷入风雨飘摇之中。河西、北庭、安西3道防线构成的防御体系被破坏,更加严峻的是西域与长安的联系也因河西走廊被吐蕃占据而切断,唐朝中央无法向西域派出援兵、提供粮饷,唐朝西域守军成为一支孤军。在代宗与德宗时期,唐朝虽两次派遣使者到达西域,对坚守孤城、力保国土不失的唐军将士进行褒奖,但这对改善西域守军面临的危急状况并无多大帮助。人数不多的唐军将士们在荒凉的西域,团结当地各族人民,克服极大困难自行筹措粮饷,坚守达半个世纪之久。如坚守西州的北庭军,在将领杨袭古殉国后,仅余160人,但仍继续坚守西州至少13年。

但以此身长报国,音讯虽隔奉正朔

片中所提到“龟兹发往西州的军费”是有“建中通宝”字样的钱币,反映了西域守军铸钱币以自救的历史。吐蕃占领河西、陇右后,唐朝西域守军在失去唐朝中央援助的情况下,为筹措军饷并稳定当地经济形势,自行铸造钱币。同时,铸币这一举措还有奉唐朝正朔,表明唐朝对当地管控的意味,更表现出大唐将士不忘故国、矢志不渝的决心。

安西等地的铸币始于唐代宗时期,其采用唐代宗年号“大历”,仿“开元通宝”的样式铸造了“大历元宝”。正是在代宗时期,唐朝中央在安史之乱后首次得知西域仍在大唐军队的坚守之下,有感于将士忠勇的代宗于大历七年(公元772年)发诏书嘉奖当时的河西节度使周鼎、北庭都护曹令忠、安西都护尔朱某3人守卫疆土之功。

其后,唐朝中央与西域守军的联系再次断绝,直到唐德宗年间才恢复联系。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唐西域守军派出的使臣跋涉万里、绕道回鹘,终于来到唐都长安。此时安西唐军主将已是唐朝名将郭子仪之侄郭昕——即剧中的“郭将军”。郭昕、曹令忠等人困守孤城的英勇事迹令唐朝君臣大为感动。德宗特下诏抚慰,封曹令忠为北庭大都护,赐姓李,改名元忠;封郭昕为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观察使。此时,安西、北庭方面才得知唐朝君主和年号都已发生变化,因而又铸造了“建中通宝”。考古活动中,“大历元宝”“建中通宝”等钱币多出土于唐朝安西都护府治所库车及周边地区,印证了这段历史。

然而,由于吐蕃横亘于唐朝内地与西域之间,两地之间的往来艰险万分,片中一个细节反映了这一史实。主人公之一说:“现在算起来应该是建中十一年了吧”,实际上建中这一年号只有4年,唐德宗在公元785年就已改年号为贞元,与唐朝内地失联许久的唐西域守军直到数年后才得知这一情况。

黄沙百战穿金甲,马革裹尸犹未还

吐蕃进占河西后,又开始向西域地区发展,此时唐在河西以西仅剩北庭、西州、安西等地。吐蕃一度试图以和谈方式逼迫唐朝自愿让出西域,遭唐朝拒绝。在幻想破灭后,吐蕃再次发动大军,围攻唐朝在西域的最后堡垒。

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西域守军将士不负大唐军人的荣光,仍取得数次胜利。根据记录回鹘史事的 《九姓回鹘可汗碑》 记载,唐军曾在回鹘军队的配合下重创吐蕃军队。安西、北庭孤军坚守几十年,这样的胜利想必不止一次。

然而,唐德宗贞元六年(公元790年),吐蕃军队联合葛罗禄、白服突厥等部再次来袭,北庭终于陷落。北庭陷落后,唐西域绕道回鹘到达长安的唯一通道——回鹘道被彻底切断,唐西域守军被分割包围在安西、西州两座孤城中,相互不得救援。

由此可推断,短片中所说的“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应发生于此时。安西与西州守军成为唐朝在西域的两支孤军,两军之间的联系已被吐蕃切断。龟兹派出骑兵向西州运送军费,途中遭敌人阻拦,几近全军覆没,正反映了时局之万分艰难。此时距安史之乱已近40年之久,片中鬓发斑白的守军将士也表现出唐西域守军孤军坚守时间之长,将士皆从少年变白发。由于史料的缺乏,今天的我们难以得知龟兹与西州陷落的确切时间,但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两地最后陷落的时间不晚于公元808年。

从安史之乱爆发,到龟兹、西州陷落,唐朝西域守军在失去外援的情况下,孤军坚守达半个世纪之久。短片即将结束时,戍守将士唱起的以唐朝边塞诗人王昌龄《出塞》《从军行七首·其四》为歌词的军歌,也许是对他们事迹和精神的最好注解:“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