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新闻茶座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理想与激情

作者:李根萍

理想是人生的航标、灯塔和指南针,它伴随人的一生。

还清晰地记得,入伍到闽南部队不久,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指导员见我喜欢写点东西,就特意借我一本《一名记者成功之路》的书。在那物质生活极度贫乏的日子里,我反复阅读这本书,犹如品尝了一顿顿精神盛宴。书中那些激励人生奋斗的段落,我全抄了下来,也陡然增添了当一名记者的壮志,更滋生一股股奔涌不息的激情。

激情源于理想,从而引发无穷的动力。为实现这一崇高的理想,我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写作和读书上。在基层当报道员,常常熬夜到凌晨,我从未言过一声苦;写出的稿件泥牛入海,杳无音信,我也从未气馁过。我总觉得是自己火候未到,打开理想之门的钥匙就是下一篇稿件,美好的未来在不远处向我招手。

因为理想的支撑、激情的燃烧,我终于有一篇百余字的消息变成铅字,让我在笔耕之路上首次闻到了花香,品尝到了甘甜的果实。几年后,我因新闻报道成绩突出,被提了干,在团政治处当宣传干事,专门负责全团的新闻报道工作。那些年,我浑身充满活力,战士的宿舍和训练场上常见我采访的身影;伏案写作,每天都坚持到静寂的深夜。因新闻工作成绩突出,连续6年荣立三等功。后来,我又调到师级单位负责新闻报道工作。

因为有理想相伴,因为有激情燃烧,我一直在路上,在不同的营区,采访可敬可爱的官兵。在路上,我抓了一条又一条“活鱼”;在路上,写了一个又一个典型;在路上,我收获了一次又一次的感动;在路上,我明白了新闻人的责任和担当。期间,我还和战友一起策划了一组“跟随押运兵上高原”的报道,因形式独特、贴近性强、写法灵活,在读者中好评如潮,被评为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三等奖。

十年磨一剑。因为理想的激励,因为激情不灭,幸运女神终于青睐,让我调进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社,成为一名记者的愿望终于得到实现。曾几何时,我在抗洪一线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在演习场上见证一场场红蓝捉对厮杀,在参加抗冰雪宣传中出过车祸,更为伸张正义遭受过莫须有的诽谤。因为理想与激情同在,这些我都挺过来了,天天记录着部队历史。

眨眼间新闻之路走过30年了,有时感觉理想仍然相伴,可激情总是越来越不在状态。面对眼前闪过的人和事,总找不到当年那种遇事就冲锋的感觉了,更难看到当年采访路上浑身充满朝气的自己。面对浮躁的社会,看尽城市的浮华,人也变得躁动不安,也常找不到方向。

拜访一个引我走上记者之路的老师,谈起自己的感觉,他告诉我,他也曾有过这种感受,这时就要停下来,问问自己当初为什么出发,要到哪里去?他还说,久坐机关,空调下待久了,仅靠电话对外联系,必然会让新闻人的理想模糊、激情骤减,甚至找不着下笔的方向。激发新闻的激情,唯一法则就是多到火热的基层去,多到生龙活虎的官兵中去接地气,虚心拜基层官兵为师,这样就有可能找回出发时的影子,焕发出无穷的力量。

似乎有些醍醐灌顶,更似一针清醒剂。激情不在空调下,激情不在舒适的办公室,激情不在电话邮件中,激情更不会坐等上门来。

我下决心放下手头的事情,交掉眼前的工作,打起久违的背包,住进了浙江舟山一个海岛连队,天天和战士们一起搅勺子、侃大山、听磨牙声、上训练场,来到了兵的源头,扎进新闻的富矿。处处可逮“活鱼”,处处都是新鲜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久违的激情很快找回来了,采访本上也记下了厚实的素材。在基层部队,我交到了一大批兵朋友,不时有战士向我倾诉所思所想,告诉我身边的所见所闻,让我犹如找回了当初出发的自己,理想之灯又开始亮起来了。

记得名记者郭梅尼说过:“记者有多少激情,稿子写出来就有多少激情;一个冷冰冰的记者,是不可能写出充满激情的、打动人心的文章的。”重新找回激情的我忽然明白,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社会如何浮躁,记者的头脑始终要清醒;无论科技如何进步、交通如何发达,新闻人永远在路上,在走进部队的路上,在走近战士的路上。

登山者为何在路上?因为理想在那里。新闻人为何在路上,因为新闻在那里。

(作者系人民前线报社编辑二处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