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舆论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表面上的公正性与实际上的倾向性
——美英8家主流媒体对我歼-31的报道特点

作者:王乐萍

歼-31(中国代号:鹘鹰)是沈阳飞机公司研制的第五代中型战斗机,其外观具有隐形战机特征。2012年10月底,歼-31首次飞行测试,标志着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具有同时研发制造两种第五代隐形战机能力的国家,对中国军事航空事业具有里程碑意义。该机的问世吸引了世界媒体的目光,《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国防新闻周刊》《简氏防务周刊》《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及CNN、BBC等美英主流媒体都曾作过相关报道。本文即通过对上述8家媒体报道文本的内容分析,总结出美英主流媒体在中国武器装备报道中的特点,以期为有针对性地应对西方媒体涉华军事报道提供参考。

一、报道总量相对较少,报道时段变化显著

自歼-31完成了首次飞行以来,8家美英主流媒体网站累计发布涉及歼-31的报道28篇。不可否认,这些媒体在国际报道上辐射面很广,对特定对象的注意力相对有限,但两年多时间的报道总量确实并不算多。

在总量较少的前提下,这些媒体针对歼-31的报道时间较为集中,因此呈现出了阶段性报道高峰期和零报道期交错出现、报道数量变化显著的情况。2012年10月底歼-31首飞后,《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和BBC就予以关注。如英国《每日电讯报》于2012年11月1日发布一事一报的简讯《中国新隐形战斗机首次试飞》,《泰晤士报》于2012年11月2日发布反应宏观信息的综合消息《中国隐形战斗机执行的任务及时展示了中国的军事力量》。不过,在此后的近一年时间里,8家媒体均未再发布相关新闻,直到2013年10月下旬,《纽约时报》《简氏防务周刊》和BBC在新闻报道中才又提及有关信息。

此后又是近5个月的沉寂,到2014年中国珠海航展开幕前后再次形成报道高峰。据统计,截至2014年12月1日,这8家媒体共发布28篇涉及歼-31报道,其中有16篇即发布于航展开幕前后。之所以出现总体报道数量较少同时又集中于某一时段这种情况,笔者认为可能缘于我国第五代隐形战斗机歼-31在未正式公开前属于军事机密,国内媒体并没有对其进行太多的报道,外媒的信息来源有限。

二、报道特点不尽相同,呈现矛盾复杂心态

不同的媒体报道定位和风格是存在差异的,8家美英主流媒体在对歼-31相关的报道中,存在不同的报道倾向和报道策略。这就使得面对相同新闻事实时,受众在接受不同媒体的信息后会产生不同的理解。

英国的4家媒体中,《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和BBC对歼-31的关注较早,发布的信息集中在2012年首飞之后。当时歼-31还处于未公布阶段,可挖掘的信息有限,因此报道总量不多,倾向明显的词句使用较少,多为客观陈述事件。《简氏防务周刊》作为全球权威的军事刊物,对歼-31的关注迟于其他3家媒体,直到2013年11月11日该刊才发布第一篇关于歼-31的文章。不过,其报道的持续性和深度也明显优于其他3家媒体的报道。

美国的4家媒体中,《华盛顿邮报》是最早开始关注歼-31的,但该报的报道情况与英国《泰晤士报》等相类似,仅止步于发布首飞的信息,并没有持续关注。而《纽约时报》《美国国防新闻周刊》和CNN对歼-31的报道相对连续。从这3家媒体相关报道的基调来看,他们对歼-31存在一定程度的二元矛盾心态:即中国军事研发能力很弱,不可能设计出这样高技术含量的新型武器装备;同时又承认中国生产出了与F-35一样尖端的武器装备。

这样的矛盾心态表现在具体报道活动中,时而质疑歼-31的隐身性能,时而怀疑中国剽窃美国F-35战机的设计。美国媒体的这种心态,可以说也是意料之中的。根据以往的研究结论,西方媒体存在通过新闻报道隐蔽地呈现出对我军研制出先进军事装备持怀疑或否定态度的情况。可见,西方媒体出于对本国军事的荣誉感、认同感和国家安全的考虑,尤其是歼-31与美国F-35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可替换性,美国媒体对我国的军事装备发展带有天然的排斥和抵触情绪。

三、设置实施议题联动,呈现方式综合多样

单一的报道议题往往只能够给受众提供新闻事实的参考,缺乏影响受众判断的功能,难以凸显媒体对事件的自有解读。在对歼-31进行报道时,8家美英主流媒体无一例外地选择了两至三个议题,在个别报道中甚至还出现了4个议题的情况。他们在围绕歼-31本身这一中心议题报道的基础上,通常还会涉及中国航空事业、中国军事装备研发能力、中国军费问题等多个议题。在报道中,这些美英主流媒体通过设置多项议题,跳出歼-31这个单一的报道框架,充分挖掘涉及歼-31事件背后的多层意义。以《纽约时报》于2014年11月10日发布的访谈实录《Dennis M. Gormley谈中国军事能力》为例,该文从去年的珠海航展讲起,采访者依次提出“这架飞机(歼-31)对中国的军事发展和地区军事平衡的意义是什么”“中国常被指控抄袭、间谍活动以及依赖包括飞机引擎在内的国外技术,你认为中国军队最大的缺点和优点分别是什么”等一系列尖锐问题。受访者针对问题的回答可谓五花八门:“让我们记住,我们对歼-31的了解甚少,它并不像近年来中国的其他飞机,从外部看,它似乎是在模仿美国飞机F-35”“在我看来,中国空军依旧不如美国空军和台湾空军”“目前,中国在智力支持、指挥控制、平台隐身、生存能力和攻击后的损伤评估等多方面存在不足,而这每一项都是达到预期的攻击效果的关键”“所有的指控都是合法的,中国仅凭和美国一样的制造系统并不能产生真正的军事效益”等等。对于此类热点问题,受众显然不会满足于浅层次的信息呈现,该文将歼-31的原创性、中国军事装备方面的研发能力、中国军事对世界和平的“威胁性”等多个议题在双方的问答之间自由转换,有效实现了媒体的传播意图。

在对新闻的处理上,各家媒体也综合运用文字、图片、影像等素材,结合超链接、转载等方式,在拓展新闻内容的同时,丰富新闻内容的呈现方式,充分刺激受众的视听觉多重感官。尤其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多家媒体提供了twitter与Facebook的转载链接,打破自身作为唯一传播者的地位,充分重视受众自身所具有的传播能力,力图增加报道进行多次传播的可能性,拓展信息接受面积,放大报道的影响力。

四、注重运用平衡手法,力图淡化宣传意味

在这8家媒体中,不少都以自我标榜的“客观”与“独立”著称。但这些媒体是否真的独立于政府和军方姑且不论,仅其在报道中采取的平衡报道原则,确实容易使受众相信他们的立场是“客观和公正的”。

8家媒体在涉及歼-31的报道中,既有歼-31的发展代表了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进步的观点,也有中国试图通过歼-31炫耀国力的观点;既有认同歼-31为中国研发的表述,也有怀疑是抄袭的表述。他们特别注意有选择性地呈现多方立场和观点,援引多个信源,以显示其宣称的公正客观。以《纽约时报》2014年11月10日发布的《中国试图通过隐形战斗机获得关注》一文为例,这则报道首先交代了中国将在珠海航展上公开展出歼-31这一基本事实,然后总结了近20年来的中国航展都是出于展示中国有在全球舞台上竞争的能力这一目的,并在下文中引述了所谓专家对歼-31关于自身发展和军火贸易问题的个人观点,顺带介绍了歼-31使用俄罗斯发动机的新闻背景。此外,还将歼-31的发动机与美国F-35的发动机进行性能、价格上的分析和对比,又结合中国已成为世界第四大武器出口国的相关情况分析了歼-31的出口前景。这篇文章通过平衡报道原则,正负观点交错存在,信息量很大,体现了《纽约时报》对中国歼-31研发既好奇又充满焦虑的矛盾心态。可见,虽然在“定性”的观点呈现上,这些美英主流媒体看似公正,但在观点“定量”上,这些报道似乎并没有它们自我标榜的那么“客观”。对一般读者而言,这种差别是不容易一眼就看出来的。这种表面上的公正性与实际上的倾向性相结合的报道手法,隐蔽地表达出美英主流媒体微妙而复杂的情绪。

在西方社会,“宣传”这个词带有明显目的性,容易诱发受众的抵触情绪。因此,美英主流媒体在淡化宣传意图方面格外注意。笔者通过研究选取的8家美英主要媒体歼对-31报道发现,这些媒体更多地采用西方文化中受重视的演绎法,通过事实和背景信息的选择引导受众按照媒体设定的逻辑进行思维,让受众通过对报道中含蓄的暗示一步步得出媒体试图传播的观点。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