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海外媒体印象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媒体——东南亚社会转型的双刃剑

作者:孙广勇

由于东南亚主要国家尚处于民主政治发展的转型期,不同利益团体的政治诉求之间的矛盾有时很尖锐,在政治和经济发展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而新媒体的迅速发展,对东南亚国家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譬如,在缅甸若开邦,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暴力照片加剧了冲突;在泰国,反对者通过社交媒体组织示威;在马来西亚,各个政党通过视频争取选民;在新加坡,加强互联网管理引发争议。有学者说,新媒体“对主权国家政府治理能力形成无差别挑战”,如何管理好新媒体这把双刃剑,在虚拟空间中把握自由与监管之间的平衡,对东南亚国家是一个考验。

新媒体对东南亚社会

影响逐步深入

在东南亚国家,随着经济和技术的发展,各类新媒体正在逐步进入当地社会,推特、脸书、微信、连我、whatsapp等社交软件新媒体在东南亚各国非常普及并越来越受欢迎。

在马来西亚,互联网网民数量在2000年—2010年的10年中,从370万人增加至1690万人;在新加坡,新媒体发展更快,在地铁里用平板电脑阅读电子报纸和杂志的,在家里用手机收发短信和观看视频的,在办公室社交网站上浏览新闻和发表评论的现象非常普遍;在泰国,互联网用户在2000年—2010年10年中增长了10倍,手机的上网率更是大大超过电脑;在缅甸,政府在国内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一项重大改革就是媒体改革,政府废除了新闻事先审查制度,同时放弃了对脸书、推特等社交网站的审查。随着媒体的放开,缅甸国内的新闻业出现了爆炸性的局面。记者在泰国工作几年来,深深感到新媒体与当地人的生活密不可分,不少泰国人通过新媒体阅读新闻、传播信息、游戏娱乐、订购商品与生活服务等等。

新媒体正确使用

发挥良性效应

作为一个沟通联络的平台,不可否认,新媒体在信息交流上发挥了重大作用,2012年曼谷发生严重洪灾,很多即时资讯在网络上传播,为人们应对洪水提供了帮助。家住曼谷邦布通的威猜告诉记者:“洪水一夜涨了一米多,多亏从网络上了解到洪水形势,才及时把财产转移到安全地方。”

泰国社会使用新媒体,大部分是用在信息交流等功能上,对社会进程影响不大。但对于特定人群和特定事件,新媒体产生的社会和政治效应十分明显。据了解,泰国多个政党都积极利用新媒体聚集追随者,并通过电视宣传政策、传播理念吸引支持者。同样,执政党也利用新媒体扩大自身影响,前总理英拉有个人FACEBOOK主页,并通过网络沟通民情,树立个人威信。在泰国,各个政党都十分重视通过新媒体建立支持自己的网络和人群,而且获得了成功,尤其对于未来的投票人——年轻人。所以,新媒体在泰国政治生活中发挥了十分有益的作用。

2011年,马来西亚发生“7·29”游行,数万人上街抗议,据称正是社交网站上信息共享、鼓动等使得网络成为了这场抗议的主要发酵地和推手,但同时显示出了新媒体的强大动员力量和重要性。马来西亚近些年衍生出了一批“首走族”和“首投族”,即第一次“走上街头”和“投票”的年轻人。由于年轻人更多接触网络,通过互联网了解到了更多信息,进而促进了他们参与社会活动和政治活动的意愿与热情。

32岁的马来西亚人杰弗里是一个自驾游组织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老一辈马来西亚人还是习惯阅读报纸,但是大部分年轻人都在网络上获取信息,通过个人博客和社交网站与朋友联系,“浏览新闻、和朋友互动基本上都离不开互联网,又方便又快捷又有效”。

新媒体负面使用

引发社会动荡

在东南亚国家的政治转型中,由于经济和社会条件还不够成熟,一些东南亚国家往往陷入“民主—动乱—专制—再民主—再动乱—再专制”的恶性循环之中,造成这种循环的关键在于专制向民主的转变过快、过猛,从而引发了强烈反弹,而新媒体的传播加快放大了这种反弹的程度。

2013年6月14日,泰国民众仿效“阿拉伯之春”组织起“泰国之春”政治团体,该组织宣布将在脸书上开通“泰国之春论坛”,以发表与政府不同的意见和看法,并将这些意见和看法通过网络途径进行传播,举办“网上集会活动”。大批网民通过新媒体发出的声音,对政府执政带来了很大影响,一些政策被迫修改、一些官员被撤换。在泰国,利用新媒体进行寻求私利、诬蔑他人、冒犯王室等事件也时有发生,对个人和社会产生严重危害。

东南亚国家素有“种族博物馆”和“宗教博物馆”之称。二战结束后,东南亚国家种族、宗教的对立和冲突现象严重,国家认同程度低,不少国家发生种族和宗教冲突,而别有用心的人则利用新媒体推波助澜。

2014年3月下旬,缅甸密铁拉爆发的宗教冲突让世界为之震惊。被暴徒纵火焚烧的房屋以及民众惊恐的脸孔通过互联网迅速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在暴力事件发生过程中,大量血腥暴力的画面以及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言论,通过缅文社交媒体包括脸书、推特等广泛流传,对冲突的演变和升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对新媒体努力

实施有效管理

东南亚地区种族、民族及政治环境复杂,而新媒体的发展和应用,在东南亚各国均有不同模式,既有管理严格的缅甸、柬埔寨,也有更加开放的菲律宾,但相同的是,各国政府出于安全和稳定的考虑,都提高了对来自新媒体威胁的警惕。记者接触的不少专业人士认为,政府应该加强对新媒体的监管,完善新媒体的立法工作。

为了遏制网络等新媒体对国家造成的危害,泰国政府此前曾关闭了相当数量诽谤王室以及危及国家安全的网站,并在曼谷郊区设有大型科技中心,对网络信息进行过滤和审查,据泰国商业新闻网站报道称,过去4年内,该中心已经屏蔽了7万多个互联网页面。泰国信息和通信科技部要求该国50家左右的非盈利和盈利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严格审查政府黑名单上的网站,如供应商未能做到,政府将限制其带宽容量甚至取消其执照。

在新加坡,政府实施较严格的新媒体监管制度。记者每次在新加坡购买预付费手机SIM卡前,都被要求提供护照号或其他有效证件信息。

为了防止社会稳定遭到破坏,马来西亚政府近年来也出台了互联网审查方案以及预防互联网煽动法案。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此次马来西亚大选结束后,马来西亚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实施更多互联网管控,“可能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名义引入额外的互联网监管措施”。

在缅甸,一位专家认为,“社交媒体本身是一个中性的工具,它会对社会带来正面和负面的双重作用,对此,缅甸社会需要充分进行反思。在西方言论自由也是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过程,报纸表面上看可以发表任何他们想要发表的言论,但是这种自由并非没有规则,它仍然是有自我约束的。缅甸目前最糟糕的情况是,不受约束和不负责任的言论会对缅甸社会产生冲击。对于言论自由需要设置怎样的边界,这将由缅甸人民通过民主的过程来决定,重要的是,人们应当就这一问题进行充分地对话、讨论和思考。”

泰国民联厅官员占侬表示,人们通过新媒体获取和传播信息,不再仅仅依赖政府主导的信息来源,可能形成有别于政府的舆论,也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尤其对于危机信息的传播更多样化和更多渠道,而且传播过程中会形成更大的干扰和噪音,使危机发展更加复杂化。她强调说:“新媒体应该将传播公正可信的信息放在第一位,政府要学会应用新媒体,利用它及时、快捷和互动的传播优势,获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以便应对危机。”

(作者系人民日报社驻泰国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