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佳作赏析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用心讲好中国故事
——第24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血脉》赏析

作者:夏忠

讲好中国故事,最重要的是解决讲什么、怎么讲和怎样讲好的问题。第24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报告文学《血脉》的成功之处,就在于讲好中国故事,赋予故事的思想性、新闻性、可读性和思辨性,是一次讲好中国故事的有益探索和成功尝试。

精心选题

讲有思想性的故事

人靠思想站立,文以立意取胜。

一篇文章,如果立意不高、主题不鲜明,或者说没有思想性,就算文笔再优美、故事再精彩,恐怕也难以发挥应有的舆论引导作用,也不能算得上是优秀作品。

2013年7月14日,王杰生前所在部队——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工兵团指导员罗昊,在组织官兵进行海上作战重难点问题试验攻关训练中突遇险情,为保护战友壮烈牺牲,献出了年仅28岁的年轻生命,留下了怀有6个月身孕的妻子——“白领丽人”张瀚文。

罗昊牺牲第二天,作者作为军区机关派出的事故调查组成员,紧急赶赴部队海训场,通过与调查组一起深入调查了解,掌握了罗昊矢志报国,心系打赢,积极献身强军实践的先进事迹。10月12日,罗昊烈士的遗腹子出生。作者当即赶赴罗昊烈士家中进行深入采访挖掘,了解了当代军嫂张瀚文坚忍大义,勇敢面对厄运,坚持生下孩子的感人事迹。

在掌握大量素材的基础上,作者通过深入思考感到:该篇报道必须紧扣时代脉搏,紧贴价值多元化的社会现实,以引领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当代军人核心价值观、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为主题,以罗昊烈士遗腹子出生为主线,讴歌人间大爱,传播真善美,传递正能量,使作品具备鲜明而深刻的思想性,让故事放射“灵魂”的光芒。

独辟蹊径

讲有新闻性的故事

新闻性,是报告文学最基本的特点,其核心是科学的真实准确。作品《血脉》之所以成功,其中一条重要原因就是破题巧、角度好,让故事具备了新闻性。

罗昊在海上试验攻关训练中为救战友英勇牺牲,但是作者在参与采访宣传的过程中,一直特别留意罗昊烈士的妻子——怀有6个月身孕的张瀚文,并且敏锐地意识到,孩子的出生肯定有故事,故事里的事儿一定鲜活。于是,经过跟踪了解,多方面采访挖掘,掌握了大量生动的新闻素材,最后,用心血铸就了该作品。

讲好中国故事,不能讲人云亦云的故事,不能讲明日花黄的故事,也不能讲平淡无奇的故事,而是要讲具备新闻性的故事,提高故事的含“金”量。一名优秀的军人,为了打赢使命献出年轻生命,倒在了实现强军梦的伟大征程上,他的先进事迹固然感人至深、可歌可泣。然而,从社会心理学的层面来讲,英雄撒手而去撇下的年轻的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孩子,更为人们关注,他们的生活如何,未来如何,这必然会让读者更为关心和关切。

作者正是抓住这一关注点、兴奋点,在破题时另辟蹊径,避“重”就“轻”,巧妙切入。作品注重以最具新闻性的新闻事实取胜,大胆放下罗昊烈士大量感人的先进事迹不表,而是从细微处切入,以烈士年轻的妻子——“白领丽人”张瀚文为主角,以烈士遗腹子出生为主线,记录当代军嫂张瀚文面对厄运的心路历程,记录了孩子一波三折的出生过程,给人以心灵的震撼,引发了读者的强烈共鸣。

内容为王,是新闻传播永远不变的理念和重要遵循。尤其是在新媒体时代,面对日益激烈的媒介竞争形势,作品更要在追求新闻性上下功夫。严格说来,作品《血脉》应当属于罗昊烈士先进事迹系列宣传的“后续作品”,或者说是“下篇文章”。但事实证明,该作品的影响力和社会效果,都不亚于或者说已远远超过了之前浓墨重彩的“正面宣传”。 作品虽然以写张瀚文和孩子为主,以写罗昊烈士为辅,但通篇精心布局、精巧破题,让人物事迹相互映衬,自然烘托,反而使英雄罗昊的形象因充满故事性而更加有血有肉,更加高大,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宣传效果。

以情感人

讲有可读性的故事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情动而辞发,有情才有文,情感人至深,方为佳作。如果说作品《血脉》以情打动了读者,赢得了受众,那么是因为它首先打动了作者自己。

任何典型都有自己丰富、复杂的情感。罗昊作为一名“80后”军人,是独生子,刚结婚时间不长,却为救战友壮烈牺牲,留下同样是独生女、怀孕6个多月的妻子。这些最基本的新闻素材已经构成了以情感人的基本条件,足以让作者“情动而辞发”,也足以让读者感动赞叹。作者深谙:感动受众首先要感动自己。从罗昊牺牲到孩子出生,作者一直全程跟踪,全方位深入挖掘,流着眼泪采访,饱蘸深情写作,让故事赋予情感,有了温度,更加具备了可读性。

张瀚文结婚后怀第一个孩子时6个月流产,医生交待她说,以后很容易习惯性流产,再怀孕要特别注意。罗昊牺牲时,张瀚文也正好怀孕6个月。她来部队处理丈夫的后事时,一度因为悲伤过度出现状况。医生诊断说“胎儿已经一周没发育,很难保住了”,当时的场景描写让人撕心裂肺:

张瀚文疯了般地紧紧抓住医生的手,痛哭失声地哀求,一定要保住自己腹中的孩子。 看过无数次胎死腹中病例的医生流着眼泪告诉她:“要想保住孩子,关键在你,控制悲伤,振作起来,然后住院保胎,能做到吗?”

张瀚文连连点头:“只要保住孩子,我什么都能做到!”……躺在医院里的张瀚文不得不接受一种从没接受过的挑战:一边是刚刚丧夫的钻心之痛,一边却必须强迫自己放下悲伤,乐观保胎。她把脸上不断淌下的泪珠含到嘴中,咬破了嚼碎了变甜了然后再咽下去,一想起丈夫就回忆曾经的美好往事,一回到残酷现实就强迫自己的思绪立即走开……

在描写孩子出生时,画面让人潸然泪下,悲喜交加:张瀚文进手术室前看到爸爸在本该罗昊签字的手术单上签字,泪水潸然而下,但心中却在坚强地说:“老公,让我们一起迎接我们的宝宝吧!”11点18分,江苏省盐城市妇幼保健医院产房内,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传出,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产房外,一片欢呼。连队文书毕波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流着热泪打通了连队的电话:“嫂子生了,7斤4两……”

以情动人、以情感人是文学的生命线。凡是在“情”字上煞费苦心、倾注心血,写得动人、感人的新闻作品,就会更具有可信力和感染力。该作品通篇贯穿一个“情”字,以情动人、以情感人,呈献给读者的镜头、画面甚至是人物对白,都字字饱含真情,句句催人泪下,给人以强烈的共鸣。

以真示人

讲有思辨性的故事

作品《血脉》在写作过程中,特别注重尊重新闻宣传的本质规律,还新闻人物和事件以本真,真实反映人物和事物的本质,力避高大全,讲述的故事更加具有思辨性,更加成功地展示了真善美。

张瀚文在丈夫牺牲后面临两难选择:孩子是“留”还是“流”,作品从社会现实和道德伦理的角度,非常理性和辩证地地将这一矛盾突出表现出来,入情入理,真切感人——

一边是罗昊的家人和连队官兵:

罗昊母亲哭干眼泪后,目光傻傻盯在媳妇张瀚文隆起的肚子上,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孙子平安诞生,因为那将是罗家的所有寄托和希望。这是一个家庭的血脉,一支军队的血脉,一个民族的血脉。连队76名官兵给张瀚文写了一封信,恳求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把他作为连队最小的新兵列入名册保护,举全连之力抚养他长大成人。信上是76个签名和血手印……

一边是关心张瀚文未来的亲友:

幸福的童话已结束,人生的苦旅才刚刚开始。带好这个孩子,未来岁月又将面临多大艰辛。张瀚文的亲友也在试探着她的想法:“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对他成长不利;而你才20多岁,以后路还长,从小吃喝不愁娇生惯养,一个人带着孩子将会有多么难。”

对于作品中的人物刻画,作者也注重表现其鲜明个性特征,增强感染力、说服力。

在表现罗昊这个全军重大典型时,作者并没有重复地讲述那些过硬的事迹,甚至连英勇救人的壮举也是一带而过,而是讲述了英雄罗昊大量平实感人的故事。比如,有多处有血有肉地展示了他“暖男”的一面:

罗昊每月的工资发下来,都上交给妻子。一次上街,张瀚文多瞄了一只坤包几眼,罗昊看了一下价格,之后便悄悄打电话向老同学借来4000元钱,买下来送给爱妻。

张瀚文给罗昊打电话:“老公,我怀孕啦!”第二天,连续多年没休一个囫囵假的罗昊,请假匆匆赶回了家。他一进门就把张瀚文按到床上,自己开始买菜,做饭,洗衣服,包揽了所有家务,让妻子一心一意在家休养保胎。

这些大量的有血有肉的故事,非但没有冲淡英雄的形象,反而更加成功地展示了罗昊可爱可敬的一面,使人物的个性特点更加鲜明,让故事更接地气,更具说服力和感染力。

(作者系人民前线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