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队抓整顿的舆论先声
——评析《解放军报》“以整风精神革除问题积弊”系列评论员文章

作者:辛士红 桑林峰

去年11月在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贯彻整风精神,坚持问题导向,被誉为我党我军历史上的“新古田会议”。《解放军报》作为中央军委机关报,在第一时间宣传会议精神,努力为军队抓整顿发舆论先声。

经精心筹划,2014年12月4日至12月17日,军报围绕“以整风精神革除问题积弊”这一主题,连续推出10篇评论员文章。因为旗帜鲜明的政治态度、深刻厚重的思想底蕴、直面问题的战斗风格、求新求变的亲民特征,文章甫一发表,便牢牢占据各大新闻网站的醒目位置,很多媒体包括海外媒体纷纷进行转载和解读。“今天军报的评论说了啥”,一度成为军营内外热议的政治话题和关注的文化现象。

一、面对大是大非,敢不敢发声、会不会引导,最能体现出评论人的政治立场和政治担当

习主席多次强调,要有肝胆、有担当。作为新闻人,能不能及时发声、敢于亮剑,是检验担当精神与政治勇气的重要标尺。范仲淹有句名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今天,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我们绝不能态度暧昧,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或用所谓“不争论”“不炒热”为自己开脱。

敢于“亮剑”就是讲政治。我们反复学习习主席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深感党中央、习主席果断查处徐才厚违纪违法案件,得党心、顺军心、合民心。重症需用猛药,大是大非面前需要军报表现出大担当、大手笔。不以评论的形式发出舆论先声,不足以起到猛击一掌、振聋发聩的作用,不足以达到宣示正义、固本开新的效果。只有把问题摆在桌面讲、挑在刀尖攻,才是真正的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才是真正地站稳政治立场,严守政治纪律。如果前怕狼后怕虎,不推不动,坐等指令,该表态时不表态,该发声时不发声,反而会让读者产生“到此为止”的错觉,会对党和军队的形象造成“次级损害”。

恢复传统才能“再出发”。军报历史上就有抓问题的传统,也为军报赢得了公信力和知名度。但受徐才厚跟风应景、好大喜功、粉饰太平的影响,军报一度在新闻宣传上自我设限、人为划框,只当“百灵鸟”,不当“啄木鸟”,抓问题的本领有些失传了,稿子的战斗性变得稀缺了,舆论监督的功能显得弱化了。与军事新闻宣传领域一样,军队政治工作也面临着恢复优良传统、推进改进创新的双重任务。依靠舆论的力量来一次彻底的拨乱反正、激浊扬清,才是真正的“再出发”。这组评论“不偷、不装、不吹”,充分体现了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发挥了舆论监督的功能,延续了军报血脉中的“战士基因”。这既是舆论斗争的先声,更是思想解放的先声。执笔评论的同事们说:“写了这么多年的评论,这一次真正找到了一吐为快、不吐不快的感觉,找到了职业尊严和价值所在。”

“上天入地”才会接地气。对于徐才厚违纪违法案件,军报已经在前期推出了一组评论。如何在肃清徐才厚案件流毒上更深入一步、更全面一些、更能触及思想?我们决心不搞空头表态,不做应景文章,也不搞穿靴戴帽、生拉硬扯那一套,而是在吃透上级精神和调查研究上同时发力,集思广益,反复切磋,努力用思想的锐度提升批驳的力度,用思想的深度升华文章的高度。这组评论,从选题到写作,既接地气,又充分体现了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较好地实现了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的统一。《讲信仰的不能丧失信仰》《决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权力姓“公”不姓“私”》《纪律“高压线”谁碰谁“触电”》《做老实人不做“两面人”》《形式主义必须露头就打》《特殊化是致命的离心剂》《文恬武嬉消磨血性雄风》《莫把“责任田”当“自留地”》与《人民是靠山也是江山》等10篇评论,每篇都有很强的针对性,读后给人以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感觉。

二、面对敏感问题,有没有勇气触及、有没有智慧开掘,最能体现评论人的问题意识和战斗风格

问题是一个时代的声音,也历来是评论关注的靶标。把问题当选题,是评论增强战斗性和说服力的不二法门。加里宁说过:“如果你讲了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即使你讲得很平常,也能引起强烈的反响,因为你拨动了社会上绷得最紧的弦。”这组评论篇篇敢讲问题、敢讲真话,不遮不掩、刨根问底,说出了大家“想知道又说不清”的话,揭示了大家“心中有又笔下无”的理。不少读者称:“这是几年来很少见的针砭时弊的好文章。”

找准问题,占据思想的制高点。如果说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思想则是评论的生命。新闻评论就是要给人一种思想的力量,而不是就事论事。作为舆论监督的“鞭子”,评论只有触及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方能占据思想的制高点,做到文以载道、鞭辟入里。这组评论把批评的矛头对准近年来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中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如信仰缺失、任人唯亲、以权谋私、自由主义、阳奉阴违、官僚主义、文恬武嬉等,旗帜鲜明地直击要害,每一篇评论都戳到了麻骨,说到了根子,点到了关键。鲁迅先生说过:“战斗一定要有倾向”“像热烈地主张着所是一样热烈地攻击着所非”。是就是、非就非,赞同什么、反对什么,评论相对于其他文体,在舆论导向上不容许拖泥带水、欲说还休。如果模棱两可、文过饰非,怎能具有战斗檄文的力量?

深剖问题,增强评论的启示性。评论揭批问题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问题曝光,不是为了宣泄义愤,而是为了因势利导;不是为了一人一事,而是了寻根探源。“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每个问题都不是孤立的个案。如果论证上说不出真知灼见,开不出治病良药,就很难让人产生思想的触动、深刻的反省、哀而鉴之的警醒。这组评论揭批问题,又不拘泥于问题;指出偏向,又不纠缠于偏向;阐述弊病,又不渲染弊病。反对什么,提倡什么;鞭挞什么,弘扬什么;革除什么,立新什么,态度鲜明,立场坚定。稿件正本清源、破立并举,在剥茧抽丝中讲出了至理。如评论《讲信仰的不能丧失信仰》中谈到:“像徐才厚那样,管灵魂的出卖灵魂,管反腐的带头腐败,管干部的带头卖官鬻爵,讲艰苦奋斗的带头贪图享乐,即使信仰信念讲得再多,理想宗旨说得再好,也都是空言空谈,只能让人产生怀疑,只会遭到官兵唾弃。”

回应关切,扩大引导的正效应。党报历来强调正面宣传为主,对于问题报道往往严格把关,唯恐不帮忙反添乱、没灭火反浇油。这次评论推出之初,也有人担心,揭露问题太尖锐会不会影响军队形象、影响军心士气。实践证明,正是这种刀口向内、眼睛向里,不躲不藏、不遮不掩的态度,得到了社会公众和媒体的高度认可。不少网友说:“解放军以反对腐败的坚决行动,又一次走在全国的前列,不愧是值得信赖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

三、面对众声喧哗,能否打破条条框框、打通两个舆论场,最能体现出评论人的业务素养和创新精神

在这个观点竞争日益惨烈、传统媒体影响式微的时代,在这个官方与民间话语体系、官方与民间舆论场鸿沟尚存的时代,“本报评论员”能否在新兴媒体中攻城略地、能否得到广大网民的认可?这对传统媒体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军报推出的这组评论员文章,在观点市场的自由竞争中脱颖而出,为打通两个舆论场、推进媒体融合作出了新的探索。

降尊纡贵,平等相待。评论员文章在诸多文体中,可能受条条框框的约束最多。因为是“代圣人立言”,所以容易端着架子写,居高临下,耳提面命。有人戏称社论、评论是一家媒体改进文风最顽固的堡垒。“你若端着,我便无感。”这是网络一代的流行语。军报的这组评论员文章完全把自己放在同读者平等的地位,推心置腹,如话家常,不见了 “要怎么样”“不要怎么样”的命令句式,不见了“启迪民智”的导师口吻,使人备感亲切。如评论《做老实人不做“两面人”》,开篇用清代小说《镜花缘》中“两面国”的故事,生动刻画出徐才厚典型的“两面人”形象。这种主动降尊纡贵的态度,找到了届堂之高和江湖之远的“共鸣点”,找到了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的“对接点”。

精选材料,以一当十。评论重在讲道理,讲道理最忌空对空。如果观点有立意,材料无新意,就很难把抽象的道理说得形象生动,也很难吸引年轻网民的“眼球”。评论在注重严密逻辑、严肃说理、严格论证的同时,也离不开典型的事例、精当的材料。在评论写作中,材料的取舍十分重要。如果能选出一个或多个最能说明观点的典故、警句或事例,进行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引申、论证和分析,就能使朴素的材料闪烁理性的光芒,升华为带有普遍意义的东西。这组评论叙事与论析并重,理性与感性兼具,凝重与轻松同在,既注重理性的厚度,又注重感性的温度;既注重以理服人,又注重以情动人,做到了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

改进文风,创新表达。评论要讲理,固然要庄重严肃,但庄重并不排斥文采,严肃并不拒绝生动。这组评论正气充沛、义正辞严,且文采飞扬、神清气朗;既格调高昂、铁骨铮铮,又风格多样、有血有肉,话语体系有了很大突破,表达方式有了很大改进,语言风格有了很大变化,读起来恢宏大气、意蕴高远,透着灵气和锐气,显出活力和威力。比如,“形式主义是口井,限制了领导的视野;形式主义是堵墙,阻断了领导与群众的联系;形式主义是条绳,捆住了真抓实干的手脚;形式主义是块布,掩盖了工作中的矛盾问题”,融排比、比喻、哲理于一体,把抽象的道理讲得生动活泼、具体可感。

(作者分别系解放军报社评论部一组组长、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