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一代军报人的政治担当
——改作风不应改掉正当福利》见报经过

作者:伍正华

《改作风不应改掉正当福利》这篇评论在2014年12月27日的《解放军报》一版刊登后,不少领导对其影响的评价用了“反响巨大”4个字。据军报谭健总编辑从军委扩大会上传回的信息,此稿成为总政小组讨论热议的话题,并且几乎都是正面评价。

此稿虽是周六见报,但军报总编室曹主任一大早在全媒体编务会微信圈转载军报原副总编辑江永红和成都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赵丕聪的评报后,微信群一下子热闹起来。江总的评报是:“军报只有这样抓问题,及时发声,才有活力。看了最近军报评论,对军报恢复抓问题、抓活鱼的好传统有了希望。此篇的分析略嫌不够,就是不排除有人故意通过砍基层官兵福利来混淆视听,来对抗改作风,甚至借之煽动对反腐和改作风的不满情绪。”赵副部长的评报是:“这是军报近年最大胆的言论,虽没有‘十评’犀利深刻,但反响巨大且舆效还要观望!”

在军报内部,此稿也引起热烈反响。许多同志就此各抒高见,对要不要写下篇,以及军报下一步往哪里走等诸多重大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这篇稿子创造了署名言论的几个“第一”:一,中央媒体首次用评论规格就福利问题发声,《人民日报》虽也碰过,但只是在客户端。二,编发速度快,25日晚上收到作者敖水平传来的稿件,26日晚上安排版面。三,此稿可能是多年来军报一版署名评论篇幅最长、触碰问题最尖锐的。四,中国军网、军报微博、微信和客户端第一时间独家推送,引起各种媒体疯转。

12月25日晚上收到稿件后,笔者心里还是有点拿不准,毕竟此问题十分敏感。26日上午,拿到军报评论部何鸣鸿主任给的军委领导讲话初稿后,十分兴奋,因为这个讲话里面专门讲到福利问题,一直想碰的这个话题终于有了“最高依据”。去年10月份笔者参加军委领导在全军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稿撰写时,起草组的几个同志都强烈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好,可能会把群众推到反腐斗争的对立面。因此,一定要找机会跟首长叨咕叨咕,最好反馈到主席那里去。前段时间,从军办、总政一些同志那里了解到,这个问题军办已经专门组织了调研。综合各方面信息,觉得碰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准备搞完元旦社论就动笔。没想到,主席的讲话这么快就触及这个问题了。

26日上午,我以最快的速度编好稿子。鸣鸿主任看到稿子后,考虑到我手头元旦社论写作任务火烧眉毛,就亲自上手改了一遍,并决定从发二版《强军论坛》专栏改为发一版专栏《本周谈》。

稿件送审后,军报林乘东副总编进行了政治把关和精心打磨。原题是《反腐不能反掉正当福利》,林总改为《改作风不能改掉正当福利》,提法更准确更稳妥。后来夜班把标题里的“不能”改为“不应”,商榷味出来了,风险系数又降低了一级。文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原因分析、思路对策等,都是林总大段加上去的。在修改过程中,林总还提供了中办国办通知,要求把“带头落实十项规定”“严格执行廉洁从政规定”“杜绝节日腐败”和“关心困难群众生活”等关键词添加进稿件。在文尾加了这么一段,不仅两面都说到了,谁也难挑出什么毛病,而且时评味也浓了。

中午快下班时,谭总从军委扩大会议会场回到办公室,鸣鸿主任给谭总作了专门汇报,谭总非常认可。下午,我又当面跟值夜班的陈广照副总编汇报。总编室曹瑞林主任看到送来的纸样后,蹦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正华,你说明天发,还是周一发?”总编室刘明学副主任进来后,一听题目就说:“好东西,马上发!”值夜班的领导和其他编辑,又对稿件进行了精心修改和打磨,使其思想更鲜明、表述更精准、逻辑更严密。

通过编发这篇稿件,我有这么几点粗浅体会:

一、“政治家办报”必须要敢担当。“抓这样的问题,首要的一条,就是从编辑到各级把关人有敢于担当的精神。这是进一步办好报纸的希望所在。” 军报内部网上一位同志的这段话,说出了我们许多人的心声。说实在的,此稿尽管有“最高依据”,但还是有较大舆论风险的。这是内部讲话,能不能公开?这个问题涉及从总部到军区等各级领导机关,他们看了后会不会有负面反映?会不会引发基层官兵的负面情绪……什么叫“政治家办报”?稿件送审这么多环节,只要哪一关皱一下眉头,就可能流产了。

二、领导“底线”也要不断触碰。从“以整风精神革除问题积弊”十谈,到《反腐是一场输不起的生死仗》,之所以能弄出动静,关键是碰了问题。现在看来,评论的写法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敢不敢把问题挑在刀尖上,一针见血,刺刀见红。过去我提过一个观点,就是领导的底线也是需要不断触碰的,碰多了领导就慢慢适应了,敏感问题也就不敏感了。还有重要的一点,有些时候,领导的思想比我们想象的要解放得多,千万别自我设限。比如,12月17日发的《反腐是一场输不起的生死仗》,一开始担心社领导那里能不能通过,没想到“像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大老虎’都动了,还有谁动不得”这样的“狠话”都一字不落地保留下来了。

三、好作者就是“第一”生产力。这篇评论的作者敖水平是广州军区司令部直工部部长,对评论极为重视,政治敏感性很强。沟通选题后,他领着一名副部长、两名处长一个通宵就把稿子拿出来了,并按编辑部意图改了两稿。如果没有这样的作者队伍,靠编辑自己弄,显然是很难的,最主要的是对基层的情况没有那么了解。这么多年来,言论稿基本上是评论部几个同志吭哧吭哧在写,身累、心累,有些东西辛辛苦苦搞出来,风格都差不多,还不一定叫好叫座。鸣鸿主任有个说法,说不管是谁,到评论部后,基本上3年就被淘空了。对此,我深有同感。记得有次社里业务交流,我就汇报了一个“要题就是要命”的观点。应当说,近些年评论作者队伍还是有些起色的。举个例子,去年3月5日《八一评论》专版,给湖北省军区做了一个《军人的样子》专版,反响很好,张阳主任作了批示。据说,当时湖北省军区掀起了一股评论热,连军区组织部部长出身的刘共希主任,也亲自写起评论来。此言不假,我编发过他写的好几篇评论,包括推荐给《人民日报》发的。去年军报的社论、评论员文章数量创了历史新高。每天晚上、周末,只要没有特殊情况,评论部基本是齐装满员。每年难得下一两次部队,脑子里哪有那么多新情况?又哪来那么多新思想?

四、改造我们的价值“官”。通过这几篇评论的刊发,我们逐渐找到一点搞评论的“快感”了。能够发出军报的声音,推动评论的改革,何尝不是一种崇高价值体现。习主席讲,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我们是“喉舌”,你不先“言党”谁先“言党”?军报属总部机关,但也是业务单位,这没有丝毫自贬的意思。能走上领导岗位的、不能走上领导岗位的,都得靠业务立身、凭实绩进步,有这两条,谁都敬你三分。古人讲“三立”,立德、立功、立言。功不好说,德是普遍要求,言则是我们的本行、强项,有此“二立”不也算“成功人士”吗?尤其是随着我们党风气建设的根本性好转,过去附着在权力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好处、光环,必将被彻底剥离。既然当官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何不趁早转变“官”念?我们的价值“官”,或可用8个字回答:为党立言,为军立传!

一篇千字文凝结了这么多领导和同仁的心血智慧,赢得了这么多官兵和读者的鼓舞勉励,我们深表感激,备受振奋,更知差距。军报是每个军报人的军报,只要每个军报人都拿出血性担当,能负责、能超负荷,军报何愁没有光明的未来!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评论部二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