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穿越”故人、故地、故纸堆
——从《追寻全民族抗战足迹》专栏看如何实现舆论效果优化

作者:宋歆

在2014年启动的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宣传中,解放军报社时事部除了完成一些重要历史节点的规定动作以外,还独辟蹊径,专门开设了《追寻全民族抗战足迹》专栏。与一些宏大叙事相比,这个专栏更微观、更具象,更注重“穿越”故人、故地、故纸堆,从中挖掘具体的抗战文物或人物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与读者一起重温历史、观照现实、凝视未来。《邓玉芬:一家六口捐躯抗日沙场》等专栏稿件,先后被全国各媒体大量转载,国务院新闻办、中央网信办等部门,还专门对稿件提出表扬,认为在众多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的报道中,军报时事部的专栏稿件“形式创新、内容好读、独具一格”。

进行“N+1”次的深度挖掘

发掘遗留的历史珍闻

在故人故地故纸堆中,蕴藏着不可胜数的历史珍闻。对于这样的题材,一是要进行“N+1”次的深度挖掘;二是要结合恰当的时机迅速推出;三是要找到好的叙事载体、叙事角度,毕竟为历史写历史,那是教科书;为现实写历史,才是新闻纸。

“母亲送儿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战场,男女老少齐动员。北京密云县一位名叫邓玉芬的母亲,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他们全部战死沙场。”2014年7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上的讲话中,专门提到了一个叫“邓玉芬”的名字。

虽然“邓玉芬”的故事蕴涵新闻价值,但是百度一下,强大的搜索引擎也只能找出寥寥百字的简介。这样的现实表明,邓玉芬的事迹以往虽然有过“N”次挖掘,但是只是表层挖掘。这既增加了采写难度,更为“N+1”次的深度挖掘提供了宝贵契机。

线索就在眼前,但如果不迅速“开采”,很容易让其他媒体“夺宝”,同时也让读者好不容易泛起的好奇心一闪而逝。为此,第二天时事部就派我前去密云展开采访,找到了邓玉芬老人位于密云石城镇张家坟村的老家。当地宣传部门的同志告诉我:“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提及邓玉芬以后,《解放军报》是第一家前来采访的媒体。”而且我在进村采访之前,就提前向密云党史办的同志了解了相关情况,还借来了密云史志、军事志,详细掌握抗日战争时期密云地区的情况。

作为新闻稿件,当然不能把历史简单地重复叙述一遍,关键还是要结合当下,找到好的叙事载体、叙事角度。但是毕竟时间久远,邓玉芬老人的亲人已经不多。幸运的是,陪伴了邓玉芬老人18年的孙子任连国依然健在,他成为邓玉芬老人英雄事迹的最好口述者。更让我们兴奋的是,村里还有两位参加过抗战、熟悉邓玉芬事迹的老八路健在,其中89岁的任连荣老人更是耳聪目明,记忆力超群。“这么多年了,三奶奶仍然活在我们心中。我还记得她走的那天,全村人都来送行。”任连荣老八路泛着泪光的叙述,成为撰写此稿的引子。

“我三奶奶邓玉芬虽然没有文化,但是特别有气节,她一次又一次地教育孩子们:儿呀,要记住,咱是中国人,到死也不能忘了祖宗!”

“边区政府用粗糙的草纸印制课本发给孩子们学习:第一课,我是中国人;第二课,中国人就应该爱中国,日本无理打中国。”

在任连国、任连荣和众多村民们的讲述中,一位坚毅顽强的中国母亲,渐渐从尘封的历史中走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亲切,越来越动人;一段段浸染了血与泪、仇与恨的历史珍闻就此穿越时光隧道,不断浮现于眼前;一曲曲壮怀激烈的全民族抗日战歌,不断响彻耳际。

深受感动的我,平静心情后一气呵成,于10日完成采写,稿件11日见报,成为《追寻全民族抗战足迹》专栏的开篇之作,引起很大社会反响。

基于“N+1”次深度挖掘历史珍闻的思路,专栏又陆续刊发了《“我就是日寇侵略罪行的‘活见证’”》《郑福来:我是“七七事变”的亲历者》《杨靖宇最后的五天五夜》等多篇稿件。实事求是说,这些题材之前都被反复挖掘过,着实算不上新题材。但是经过我们“N+1”次的深度挖掘,结合了好的叙事时机、叙事载体、叙事角度,道出了前人所未能畅言之事,挖掘出了新鲜的新闻事实,让读者感受到我们采写稿件的真诚与初心。

以历史袒陈心迹

表达鲜明的立场观点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通过新闻报道回顾历史,既让我们自己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同时也给患上“健忘症”的少数人再补上一课。

2014年是抗战爆发77周年,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日本政客无视铁的历史事实,逆历史潮流而动,一再否认甚至美化侵略历史,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警醒与愤慨。向外界表达我们鲜明的立场观点,这也正是我们开办《追寻全民族抗战足迹》专栏的重要初衷。

为了让我们的立场观点表达得更生动具象,我们在专栏的采写过程中采取了许多办法:一是不断寻找富有特点的见证人;二是直接表达富有棱角的立场观点。

国家领导人曾经接见过的新四军老战士焦润坤,已经90高龄,老爷子身板十分硬朗,参加国家举行的纪念大会,坚持不要陪同、不要专车,搭着顺风车就出发了。我和这位既有料、又健谈的老人整整聊了大半天。“我就是日寇侵略罪行的‘活见证’”“我们90多个被细菌弹感染的人被集中隔离,由于日寇封锁,缺医少药,只能自生自灭。3个月后,隔离区里空出一大片床,我侥幸活下来,几乎瘦成了皮包骨头。”在老人叙述中,那段烽火连天的历史须眉毕现地呈现于眼前,中国人民受到的摧残、侵华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行、抗日同胞的顽强不屈跃然纸上,让读者感同身受。

还有国民党抗战老战士林上元、见证“七七事变”的卢沟桥村老人郑福来……一个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抗战见证者,被我们一一采访到。此外,我们还借助民间志愿者,找到了淞沪会战老兵曾宪高、谢天佑等鲜为人知的历史见证人,他们宝贵的回忆口述,让一篇篇稿件变得丰满鲜活。

为了让历史对于今天的启迪更鲜明,进一步带给读者思索,我们除了让这些白发苍苍的历史见证人回忆往昔,还请他们针对当下一些日本政客否认历史表达自己的观点:

“我们应该牢记历史、不忘历史,从历史中找到前进的动力。尤其是现在,抗日战争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越来越少,我要在有生之年把传递历史记忆的工作做下去,这也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

这些鲜明坚定的观点,由饱经历史沧桑的见证者们道来,更直观、更生动、更有力,更能引起今天人们的思索与共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