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传媒高端访谈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东方早报》如何互联网
——访《东方早报》主编刘永钢

作者:于都

2014年7月22日,《澎湃新闻》正式上线。这是上海报业集团依托旗下《东方早报》打造的新媒体项目,是媒体融合发展大背景下涌现出的主流媒体项目。

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就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强化互联网思维,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

《东方早报》团队操作“澎湃新闻”新媒体项目,正是契合了习总书记讲话精神,从最初的观念冲撞,到报网融合的磨合探索,成为新闻业界媒体融合发展的样板与风向标。

近日,笔者采访了“澎湃新闻”党委副书记、《东方早报》主编刘永钢。

问:2013年10月28日,上海报业集团挂牌成立,并随即启动《东方早报》“澎湃新闻”报网融合新媒体项目。作为创刊11年、采编人员平均年龄27岁的《东方早报》,接手这个新媒体项目,当时心态是什么样的?

答:《东方早报》团队在思考新媒体项目初期,有忐忑、犹豫,也很茫然。有一种论调很典型:办报是等死,做新媒体焉不是找死!因为绝大多数人对网络新闻操作、互联网运行规律不了解,对触网有畏难情绪。因此,对自身触网能力产生怀疑。还有人对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发展轻重缓急认识模糊。新媒体到底是小打小闹、为报纸服务?还是要下大力做大做强,成为独立的、与报纸同等重要的舆论宣传阵地?是立刻尝试,还是举棋观望?大家内心充满彷徨。

问:那么,报社领导是如何帮助采编人员克服这种“迎战恐惧”的?

答:报社多次召开中层以上干部及业务骨干会议,帮助大家统一认识、转变思想。

所谓思想的转变,就是要求《东方早报》团队媒体人,要正视网络传播的优势,以主动的心态,积极切入互联网时代,而不是采取侥幸甚至自欺欺人的态度来回避问题。最终,《东方早报》团队在内部形成共识:一是在旗帜鲜明守住主流媒体底线的前提下,探索如何做强报纸新闻主业,增强报纸新闻内容的核心竞争力;二是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做强纸媒与新媒体两个事业。由此,明确了新媒体项目作为主流新闻宣传重要渠道的地位。

同时,要求采编人员要积极通过各种渠道与互联网多层面接触,学习互联网知识和传播技巧。报社还向采编人员提供各种学习、培训机会。如与互联网公司接洽,学习运作规律,探讨合作可能性;组织员工参加多种形式的互联网传媒趋势、运作方式等方面的讲座;分批派员工到IT行业学习互联网传播技术,派美术编辑脱产学习网页设计,积极做好人才储备,备战应对新媒体时代。

另外,报社内部招募吸纳新媒体采编人才和互联网技术人员,吸收新鲜血液。目前,《东方早报》2∕3以上的员工已经投入到新媒体项目运作之中,新聘人员100多名。这一切,早在“澎湃新闻”运作半年前,就开始运筹了。

问:以前大家都说报社的网络是报纸的电子版。反过来“澎湃新闻”启动之后,会不会使《东方早报》沦为“澎湃”的纸质版?有了网媒,纸质的报纸还有存在价值吗?

答:我们认为,新媒体成为舆论主阵地的趋势不可遏制,但传统纸媒也不会立即遭遇断崖式下滑和迅速消亡。因为受众、客户仍然有需求,报纸的商业模式虽然面临挑战但并未终结。此外,报纸仍然有其独特作用和价值,也是必须占领的舆论阵地。

基于此,确定做强纸媒与新媒体两个中心事业之后,《东方早报》团队陆续大刀阔斧改革——报纸改版,应对网络冲击,与新媒体优势互补。2014年3月17日,《东方早报》全新改版,以“新闻+思想”为抓手,以独树一帜的气质和品牌影响力,应对网络信息潮的冲击。我们认为,在互联网信息庞杂、泥沙俱下的信息时代,无可替代的“新闻+思想”,是一个报纸的旗帜和灵魂,是抗衡互联网嘈杂之音的利器。2014年7月22日正式上线的“澎湃新闻”,亦秉承了《东方早报》这一新闻灵魂。

《东方早报》改版,根据受众特点,摒弃碎片新闻,着重推出讲求态度的新闻分析,和体现报纸价值取向的观点评论,以及篇幅较长的新闻解读、背景报道。在版面呈现上增加了跨版数量,报头及标题的字体也有所改变,报纸新闻版一叠印刷,让读者得到更舒适的阅读体验。改版后的《东方早报》更加注重原创性。特点一:深度、独家的原创调查新闻大幅增加,转载率非常高,增强了报纸的影响力。特点二:新闻信息量丰富、有明确价值取向的评论,受到读者的肯定。特点三:在文化版块,我们推出了“星期四原创文学”对开版,刊登最新的原创文学和民间语文,通过清新、别致的原创文字,为读者每周提供富有诗意的阅读体验,并藉此挖掘文学新人。特点四:充分展示了纸媒适合深度阅读的优势和静态阅读的柔性,与“澎湃新闻”的硬新闻特点,互为补充,形成了1+1>2的内容效应。同时,特点一、二,在“澎湃新闻”的操作过程中,也都得到延续和强化。改版后的《东方早报》更生动,更深度,更有活力,是一次直接应对互联网挑战的短兵相接。

问:《东方早报》改版了,那么“澎湃新闻”的内容又是如何架构的?

答:我们采取小项目提前练兵的方法试水新媒体,探索“报网融合”新闻生产方式。《东方早报》重组日常部门架构,组建若干栏目小组,以小组制开始采编运作。这些小组正是“澎湃新闻”后来组织构架的基层雏形。报社各中心各部门,利用现有途径进行资源整合、采访整合、呈现整合,以互联网的方式和语言体系,大胆试水。比如,“饭局阅读”微信公众号,依托新媒体筹备团队中的时政小组,主要关注时政新闻和进行政策解读,特别强调专业性和原创性。通过后台统计可知,“饭局阅读”的很多粉丝都具有良好的知识背景,并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这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饭局阅读”文章的公信力和影响力。而微信平台具备的用户和消息统计分析功能,也为从传统媒体转型而来的团队成员提供了更加直观地了解新媒体的机会,对新媒体受众的阅读习惯以及对新媒体工具的运用,都有了更加深入的认知。团队成员通过稿件的写作和编辑,也在新媒体的文本创新方面有了一试身手的机会。

类似的微信公众号还有“自贸区邮报”“知食分子”“绿政公署”“外交学人”“有戏”“金改实验室”“10%公司”“直击现场”等,这些运作成功、初获网友认可的公众号,很多后来都直接成为“澎湃新闻”的栏目。

微信公众号中不少好的报道,直接运用到了《东方早报》中。这些操作,让我们对报网融合有了切实的体验,并初步摸索了一些经验,如记者同时为报纸和网络供稿,不同载体呈现不同文风文体等。这些都为“澎湃新闻”运作,积累了可贵的经验。

问:《东方早报》“澎湃新闻”一套人马、两摊工作,是如何进行采编运营的?

答:我们探索了全新的报网融合新闻生产方式。2014年五六月份,“澎湃新闻”正式进入内部测试阶段,我们在前期《东方早报》试水微信公众号积累经验的基础上,建立了《东方早报》与“澎湃新闻”两套流程的并行模式。

在采编流程上,《东方早报》和“澎湃新闻”建立了各自独立的流程体系。“澎湃新闻”确定了24小时3班倒工作机制,以适应新媒体快捷的传播特性,并根据用户和不同稿件的特点,确定了多个推送稿件时间;一套记者人马,同时两边供稿,报网资源共享;两套编辑队伍,各自独立运作,应对不同载体的呈现需求,保证品质。

组织构架上,纸媒方面,《东方早报》原有各部门继续保留,并保证重要岗位的采编力量。新媒体方面,各部门下设多个栏目小组,实行栏目主编负责制,对应服务于“澎湃新闻”各栏目。《东方早报》时事、财经、文体、视觉等各中心领导,统筹分管报网采访总体事宜,以保证报网新闻资源协调共享。

从操作层面看,两套流程并行的模式,包括了工作流程、采编内容、文风文体、薪酬考核等各个方面的差异整合。这样的工作模式没有成功经验可借鉴,我们是边运行边调整边总结,目前两套流程基本稳定。

问:相对纸媒,网络媒体发稿海量,如何确保“澎湃新闻”的权威性和公信力?

答:我们借鉴传统媒体采编经验及管理制度,把网络新闻的可信度和严肃性,提高到与传统媒体一样的水准。首先,借鉴报纸三审制,强化导向管理,出台、完善《澎湃新闻采编规范》《澎湃新闻三审制度》《澎湃新闻内测流程》等制度,保证网络新闻的新闻品质。

《澎湃新闻三审制度》的流程为:记者初审、栏目主编复审、中心总监终审、分管副主编审读把握导向4道流程,每一个栏目都责任到人,以保证网络新闻减少差错。2014年8月19日,中央电视台一套22时《晚间新闻》中,以《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为题,将“澎湃新闻”报网融合模式作为典型案例进行了报道,其中重点报道了“澎湃新闻”区别于一般网络的三审制度。

其次,我们由坚持“新闻立报”原则到坚持“新闻立网”,继续以“新闻+思想”为抓手,抗衡互联网嘈杂之音。继续鼓励原创新闻、独家新闻,提高网媒新闻公信力。和商业门户网站相比,传统媒体人创办新媒体的优势在哪里?无疑,是资深新闻团队,是有品质的新闻内容。内容为王,同样适用于新媒体。“澎湃新闻”坚持的就是《东方早报》的“新闻+思想”原则,坚持有态度的新闻,坚持硬新闻,坚持新闻原创,走原创道路,其新闻都有可靠信源,做到新闻有思想、有内涵,这个独特性是与一般新闻网站的有着本质区别。这也是在较短的时间内“澎湃新闻”很多报道被各大商业门户网站转载,居于首页,迅速在互联网界崭露头角最重要的原因。

有网友说,“澎湃新闻”稿件是记者用脚跑出来的,而不是到处抄袭的,值得尊重。这句话体现了网友对“澎湃新闻”的信任,彰显了网络媒体的公信力。

问:《东方早报》“澎湃新闻”当前的经营效益如何?

答:报网融合在经营管理方面,潜力巨大。目前,“澎湃新闻”上线不久,已经有不少广告客户签约投放。《东方早报》在11年的创办过程中,在业界积累了相当的品牌影响力,在一些大广告客户中,因过往成功的营销案例,具有相当的口碑和人脉资源。未来,借力《东方早报》品牌资源,在报网一体化经营方面的探索,也值得期待。在这方面,又将是1+1>2的效应。另外,我们还会加大版权保护力度,推动内容版权的售卖,这也将成为我们营收的一个增长点。

问:报网融合以来,《东方早报》与“澎湃新闻”相互间的价值体现是什么?

答:经过一段时间的报网融合摸索,我们认为,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深度融合之后,确实可以相互借力,相得益彰。

总结下来,“澎湃新闻”对《东方早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有了“澎湃新闻”这个快速传播的渠道,《东方早报》新闻的传播范围更大更广,进一步提升了报纸的影响力。

第二,“澎湃新闻”每天不间断的新闻供给、海量的新闻呈现,让第二天的《东方早报》有了更多更好的新闻选择,编排压力也大为减轻。同时,网络便捷的互动性,可以及时将读者的想法反馈给我们,在报纸上做进一步的呈现。

第三,由于有了网站、公共微信号、微博等多种新媒体平台渠道,大大增强了报纸团队的信心。

对于“澎湃新闻”来说,《东方早报》对其影响同样显著。尤其是对“澎湃新闻”网络新闻的公信力,具有重要影响。

第一,品牌影响。借助于《东方早报》及其团队11年办报的社会影响力,“澎湃新闻”的新闻公信力在创办之初,便获得了用户的认可。

第二,制度影响。“澎湃新闻”效仿报纸,设立了稿件的三审制度,这在互联网中,是一个创举。“澎湃新闻”的新闻,沿续了报纸的新闻原创精神,其新闻都有可靠信源,并经过记者求证采访,经过层层把关,以保证新闻的真实性,这个独特性与一般新闻网站有着本质区别。

第三,价值观影响。《东方早报》讲求“新闻+思想”,讲求有态度的新闻,讲求“影响力至上”,讲求以“硬新闻”立报。这一原则在“澎湃新闻”中得以延续,也大大增强了“澎湃新闻”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第四,人才储备。多年来,《东方早报》以其价值观和新闻理念,以及诸多大型策划报道,锻炼、培养了一大批具有丰富新闻操作经验的采编人员。这些人员都成为“澎湃新闻”重要的团队中坚。而这正是很多商业门户网站所不具备的。

问:在未来报网融合的继续发展中,您有怎样的期待和想法?

答:我认为有关部门对于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管理尺度将会相向而行,并最终统一标准,统一导向和底线要求。我们也特别期待有关部门通过政策、法律等方式加大对原创内容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改变商业网站廉价甚至无偿转载内容的不正常状况,从而形成良性的舆论环境和传媒商业生态。

责任编辑:刘小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