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打开记者发现力的“金钥匙”

作者:赵凤兰

常规的思维定势,是束缚记者思维、影响记者创造力的枷锁。它是一种老套的、守旧的、模式化的思维,沿袭着一条既定的已被“格式化”的脉络前行,虽然操作起来简单方便,但有悖新闻的本意。记者用这种自我封闭的想象思维采写出来的新闻通常平淡无奇、似曾相识,难以吸引读者眼球。相反,一个充满活力、富于创新思维的记者就大不相同了,他们往往具有强烈的探索精神,能沉到事物的核心解剖矛盾,从而采写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好新闻。那么,打开记者发现力的“金钥匙”是什么?

一、另找一条新路

法国作家莫伯桑说:“应时时刻刻躲避那走熟了的路,去另寻一条新的路。”对于一个创新力强的记者而言,走老路无疑是在咀嚼残羹剩饭、拾人牙慧,只有另辟蹊径、开拓创新,才能体味新闻人的乐趣,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墨守成规的记者和创新型记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往往将新闻做“旧”,让本来很出彩的新闻陷入“程式化”的“样板戏”套路中,呈现给读者的只是一个标题和新闻五要素齐全的“旧闻”;后者却通常能使旧闻出“新”,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

荣获第23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消息《七常委参观<复兴之路>出行不封路》,就是一个剑走偏锋的例证。此稿报道的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中央政治局7名常委到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的新闻。虽然只有短短650个字,但它却以突破思维定势的创新角度打动了评委。这则新闻若按定势思维的传统模式进行报道,则无外乎中央领导如何聚精会神地观看展览,对哪些展览图片印象深刻,发表了那些感慨等内容。但记者在这篇稿件里并没有拘泥于庸常的报道方式,而将“新闻场”从展览现场转移到参观展览的途中,以报道中央领导参观展览迟到为新闻点,传递出政治局七常委出行“不封路、不清场”,跟随社会车辆与民同行的政治新气象,为推进落实“八项规定”创造了良好的舆论氛围。整篇稿件新闻角度新颖,以小见大,出其不意,寓意深远。

还有一种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的新闻报道方法,就是寻找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或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新闻,这就需要记者以独特慧眼和天赋才华为支撑。新闻界很多人并不缺乏写作水平和表达能力,他们缺乏的是专业素质、新闻敏感和天赋异禀的独特发现才能。具有发现才能的记者通常知识广博、触角灵敏、阅历丰富、人情练达、精力充沛,他们的嗅觉异常灵敏,眼光分外独特,常能以“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游离于新闻内外,以超乎人想象的方式爆出一些新闻“冷门”,令读者眼前一亮。获第17届中国新闻奖的评论《“院士造‘院士’的反”值得喝彩吗?》就是一则反弹琵琶出新意的例证。稿件抓住院士这一广大受众关注的精英群体,在主旋律一致的前提下,从同一事物中寻找不同,发出自己独特的“音调”,对科学界的浮躁现象进行尖锐的批评。这种角度既避免了新闻的同质化,还在同类报道中异峰突起,独树一帜。

《北京日报》2010年刊发的新闻《八卦话题“打败”抗日老兵》也是一则极其“出挑”的报道。在电视剧《滇西1944》首播现场,娱记们都一窝蜂地围堵明星并追问其私生活,而故事真正的主角——92岁的“中国远征军”老战士却无人问津尴尬退场。次日,当绝大多数记者都在各自的媒体上津津乐道于明星那点八卦私事儿时,《北京日报》的这名记者却冷静地将笔触对准了角落里的这名远征军老战士,通过娱记们乐此不疲追捧明星的“热”和具有民族史诗价值人物的“冷”进行对比,抨击了娱乐圈的浮躁怪象。这则报道充分体现了一个记者独到的新闻敏感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

二、切忌沦为“熟练工种”

新闻是一项富有创造性的智识劳动,能充分调动一个人的策划力、倾听力、表达力、理解力、想象力与创造力。一个好记者与学者、作家、教师一样,是构成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但社会上种种不恰当的说法却削弱了记者职业的含金量,矮化了记者的形象,比如把记者说成是“新闻民工”。这种说辞里固然有记者们嫌待遇低、劳碌命等自嘲的成分,但更多是将记者职业的含金量打了折扣,把记者等同于会技术活的“匠人”。新闻职业绝非简单的技术活,记者也绝不是“匠人”。如果把记者职业看成是流水线上的“熟练工种”的话,那这个行业离末日也就不远了。

所以说,记者想在新闻行业有所建树,一定要避免用“熟悉”的方式去采写新闻,而是要以“陌生”的视角带着创新的思维介入,像打量初恋情人一样打量眼前发生的新闻。只有这样,其采写出来的新闻才会有新意,不会落入俗套。

平心而论,有些新闻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并不新,无非是重复一些老话题、旧话题。媒体上有些新闻,很多都是以前报过的,不过换了个时间、地点、人物和新闻由头而已,新闻的核心内容是一样的。这种似曾相识的新闻往往会遮蔽记者的新闻敏感,使记者对眼前的新闻无动于衷,产生麻痹思想。试想,一个连稿件写作者自己都不为之兴奋的新闻怎么可能感染读者呢?所以,想要成功报道一则好新闻,就要避免习惯性、固定性思维带来的陈旧感和局限性,务必从“熟悉”的情境中“跳”出来,像当头遭一瓢凉水泼醒一般的刺激。只有这样,采写的报道才不至于“乏新可陈”。

尽管在很多行业“熟手”很吃香,但就新闻行业而言,永远有新手的感觉才是高手,这种“新”同样表现在“创新”上。吃记者这碗饭的人要永葆一颗天真的童心,见到新闻要有一种本能的职业冲动,有探知未知领域的好奇和挑战新生事物的勇气。很多新闻行业的“熟手”为何变得养尊处优,缺少新闻人的“斗志”了,原因在于他们倚老卖老,失去了对新闻的发现力和好奇心。他们自认为自己见多识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很多事情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结果导致自身激情与活力因子的丧失和创新力的匮乏。相反,有的记者即使白发苍苍,但在新闻现场仍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他们的新闻激情和创新思维并没有因年龄的增长而衰减,反而在知识积累和岁月沉淀下历练得更加深邃和丰厚。像白岩松等资深记者,他们每天都在密切注视社会,用新闻人特有的敏锐视角和创新精神对各类社会问题进行发声。

三、寻找创新性视角

有些记者在媒体圈工作了很多年,但新闻报道写得平淡无奇、缺乏张力,不能吸引读者;而有的记者却能巧妙发掘新闻的价值,无论是在思路的选择上、表达的技巧上,还是思维的深度上,都具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他们不仅有新的见解、新的发现、新的突破,还具有首创性和开拓性。这两者的分野就在于,后者有着创新表达的欲望和更为新颖的写作方式。

一个有探索精神的人是不愿写一些陈旧老套的八股报道的,这样的报道将扼杀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使他们的个性潜能得不到释放和生发。他们更愿意做一个改革者和引领者,不断寻找使人兴奋的视角,在新闻的写法和表达方式上推陈出新。《中国文化报》刊发的一篇《中国杂技:期待“超人”也期待“卓别林”》的稿件在写法上就颇具新意,记者用类比的手法巧妙地将杂技演员比喻为“超人”,将滑稽演员比喻为“卓别林”,并通过一系列现场观察和采访阐述了滑稽演员已成稀缺资源这一新闻事实,呼吁拯救处于濒危的滑稽艺术,让惊险刺激的杂技舞台多点滑稽的笑声。这则新闻的写法比喻得当,焦点突出,口语化表达朗朗上口,吸引读者眼球。

同样,时政新闻领域也需要破旧立新。一些时政、会议类新闻因为题材重大,参与者层次高,报道所涉及“条条框框”也多,动辄容易写成再版的政府官文,给人留下“重要而不好看”的印象。但只要注意语言的表达技巧,时政类新闻也可以追求灵动有新意。2013年某媒体刊发的一篇采访文化部部长蔡武的专访文章就做到了“新而不俗”。全文在标题和导语的锤炼上精到细致、大气前瞻,吸引读者往下深读。稿件的标题《文化体制改革挺进“深水区”》,高度提炼地阐述了文化体制改革的现状和进度。稿件首段的导读部分也在写法上摒弃了“隆重召开”“继承发展”“核心要领”“战略部署”等被媒体用熟用滥了的老旧词汇,取而代之的是“顶层设计”“历史逻辑”“切中肯綮”“深意”与“方略”等在时政报道中恰到好处的新词,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

所以说,同样的新闻能否吸引读者的注意力,除了新闻本身的价值外,记者的采写手段和方法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新闻报道不仅仅是完成一次报道“工作”,更是实现一次“创作”,这两者之间关键的差别就在于记者自身的智力投入程度。当记者把眼前的新闻报道看成是融入自己智慧的作品、是实现自己创新的平台时,就会自然去思考如何运用最好的方式,来达到最佳的报道效果。

(作者系中国文化报社主任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