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2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一个军事新闻工作者眼中的印军
——“携手—2014”中印陆军反恐联合训练札记

作者:赵丕聪

初冬季节,一群中国军人来到印度第七大城市浦那的奥恩德军营,开始了为期13天的“携手—2014”中印陆军反恐联合训练。飞机落地,盛开在浦那大街小巷的三角梅告诉我们,此时的浦那才刚刚进入夏季。季节的变换,温度的反差,植物的通性,承载和区别着自然的新陈代谢、繁衍生息的重任。微观印军,给我们带来不少思考和启示。

马肖克说,“中国军队真好,有机会一定到中国看看!”

入住时,我们发现门上都标有官兵军衔、姓名的红色铭牌。一名身材清瘦、面色黢黑、留着胡须,20多岁模样的服务员礼貌地迎接我们。他叫马肖克,印军安排由他负责我们联训住房的卫生清理等服务工作。

尽管事先被告知,印军生活保障都是社会化服务,马肖克是军方请来的地方雇员。但他的干练作风以及军人素养证实了他的军人真实身份。马肖克十分勤快,每次我们离开房间,哪怕时间非常短暂,可返回时房间总被他收拾得妥妥帖帖。

看见中国军队官兵亲密无间,训练中军官总是走在最前面,课余时间官兵娱乐在一起,没有职务、等级之分。士兵头疼脑热,军官主动送医送药,马肖克总是流露出羡慕的眼神。他说:“中国军队真好,有机会一定到中国看看!”

混编合训中,中印两军各一个排嵌入对方连队同吃同住同训。虽然印军按“规则”把我军官兵分开,军官入乡随俗地住进单间,但对战士无微不至的关心,还是让印军士兵感受到了中国官兵平等互助、尊干爱兵的深情,许多印军士兵主动要求和中国官兵合影留念。在印度军队,除非有特殊需要,军官和士兵一般是不合影的。有的军官甚至认为,与士兵合影是对自己的侮辱。中印两军士兵的精神面貌也有差异,我军战士活泼阳光、沉稳自信,而印军士兵也许是因为绝大多数出身卑微,神情总是严肃深沉、寡言少语,笑颜少一些。

印度是文明古国,也是种姓制度、贫富差距十分严重的国家。这也就不难理解,两军4次联合训练,为什么每次印军都十分关心,而且寸步不让要求我方做到:军官和士兵必须分开住宿、分开就餐。尤其是到印度训练,更没有商量的余地。从表面看,是对印军法规制度、领导权威、生活习惯的维护。但也不排除,印军担心我官兵一致、同甘共苦、团结友爱、相互尊重的优良传统,潜移默化地影响其士兵的价值观,分化军心,动摇所谓“精英阶层”的统治地位,挑战指挥官的领导特权,稀释政治利益团体的“血统”。毕竟,不管肤色是否相同、语言是否相通,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向往和对尊严的渴望是一样的。

这也提醒我们,一方面,我军官兵一致的根本原则和优良传统,是我们能打仗、打胜仗的不竭动力源泉和重要思想政治保证。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不但不能丢,反而要发扬光大。另一方面,随着我军对外交往的日益增多,展示武器装备和军人素质等所谓的“硬实力”固然重要,但要真正影响外军,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军队的理解支持乃至认同,交流传播我军优秀军事文化、和平建军理念、先进军事思想和人道主义救援等“软实力”,比单纯的“亮肌肉”更重要更管用,更易于被外界接受。

这些雕像和纪念碑虽经风尘日月,但光洁如镜

中印两军联训所在的浦那奥恩德军营,是印南部军区陆军第12军第330步兵旅驻地。海拔500多米,年均气温20℃左右,是印度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也是名副其实的兵城。我们一路经过的有哨兵站岗的军营,就有十二三座。我参训官兵专机降落的浦那机场,即属印空军机场,驻有装备俄制战机的一个旅。

奥恩德军营绿树成荫,每天清晨官兵总被清脆的鸟鸣声催醒。除了近3000亩偌大而略显野性荒凉的“原生态”营区,给人印象最深刻,也最难忘的,就是与陈旧营房形成鲜明对比,也是整个营区建得最漂亮最豪华的设施——那一座座矗立的特色各异的雕像和纪念碑。

印第330步兵旅旅长萨准将介绍,这是每个营的创始人,或是这支部队涌现出来的官兵敬仰的英雄。在第1廓尔喀联队2营营部门口,矗立的是1965年在印巴战争中阵亡的一位少校连长的戎装雕像,而营门弧形横匾上书写着该营的营训:“第2营绝不做老二!”;在第26马拉塔轻步营营部门口,矗立的是该营创始人的便装雕像,而矗立在马路对面操场边的“马拉塔英雄纪念碑”上,则镌刻着该营1991年以来执行任务牺牲的19位官兵的姓名、军衔;与我军开展联训的第9拉加普特那步枪营营部门口,也塑立着该营英雄的雕像。这些雕像和纪念碑虽经风尘日月,在联训的十几天里,也不见有人清理整饰。但每每观察,光洁如镜,还不时有人敬献花环。没有对英雄发自内心的崇拜,像维护自己生命一样维护军队和军人的荣誉,是不可能做到“日日新、月月新”的。

联训开闭幕式,印军迎送国旗的场景也印象深刻。每一次出旗和行进中,旗手总会蹈足立正、高腿踏步,拖着唱诗般长长的音调,一脸肃穆的大声呼喊着各种爱国爱军的口号。其近乎于宗教仪式的庄重虔诚,那发自肺腑撕心裂肺地呐喊,让在场每一名军人都过目难忘。

印军军官绝大多数都到国外学习培训过,并且已经成为印军官成长的基本模式,所以国家意识较强。不管着军装还是便服,只要国歌响起,都会敬礼或颔首致敬。而担任上校营长以上领导职务的高级军官,只要在营区,都会在办公点或家里升起代表职务的旗帜,告诉官兵:“我在位,有事随时找我。”在印度,军官的社会地位优越,上校至上将坐车,都醒目标有与其职务匹配的徽记,外出民众都会礼让三分。

最近的星最亮,身边故事最动人。这也启示我们,不管是哪个国家,也无论什么制度,人们对英雄的崇尚是一样的。继承和弘扬英雄传统,其普遍意义、价值认同、思想引领具有共性,在英雄辈出却又缺乏英雄信仰的年代,要想让英雄在官兵心中播下种、扎下根,铸就内化为思想自觉、外化为做人做事准则,启发从具体人学起、从身边事做起的主动趋同性,远比搞“听得到、看不见”“与自己联系不紧”的高大上、空生远,缺乏心理共鸣的强制被动式灌输效果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