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军事新闻工作者应有怎样的灵魂与担当

作者:刘金来

新媒体时代,我们军事新闻工作者应以什么样的姿态拥抱一个全新的世界,又应以什么样的作为打拼出一个光鲜的前景,是每一个有职业追求的军事新闻人需要认真思索的。最重要的是,要沿着习主席指引的航向,在实现强军梦的新航程上,讲好军旅故事,塑好军人形象,扬我军威士气,争当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军事新闻人,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增添一抹亮色。

立魂,霜染鬓发终不悔

几年办报下来,笔者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报纸连着政治,连着事业,连着万千读者的灵魂。

近一个阶段以来,新闻界有种现象值得高度警醒:有的媒体人包括某些党报记者,没了操守,丢了灵魂,甚至抹黑党的领导,误入了歧途。

一个党报记者,不与党一条心一个命,不尽在党言党、爱党护党之责,反倒与党唱对台戏,这样的人不配做党的宣传思想战线的战士。

事实说明,立魂对党报记者来讲实在太重要了。不知道自己代表谁,不知道自己为了谁,不知道手中的妙笔为谁而写,不知道报纸版面、电视荧屏、广播波段是谁的阵地、谁的堡垒,那就不可能是个合格的党的新闻工作者。假如这样迷惘下去,就会出事,出大事。

兵无魂,则兵不成兵,就是一个稻草人;军无魂,则军不成军,就成一群乌合之众。作为军队党报新闻工作者,立魂,就是要立“军魂”,立“听党指挥”这个强军之魂。

①心中有主义。根本的是,信马克思主义,信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信共产党的领导,信军委主席负责制,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绝对忠诚,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

②唱响主旋律。当好喉舌,正面宣传,让习主席治党治国治军思想在每座军营落地生根,让核心价值观成为官兵的价值追求,让红色基因根植每个军人的心田,让“四有”新一代军人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起来。

③守好主阵地。始终不渝地坚持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在有硝烟的战场上和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打好进攻仗、主动仗,让西方的“颜色革命”“文化冷战”与“政治转基因工程”统统见鬼去!

只要主义真,只要阵地寸土必争,只要革命的主流价值响彻四海,落实到新闻宣传全过程、各环节,一贯地而不是断裂地、认真地而不是敷衍地、正确地而不是偏离地落实到每篇稿子、每幅图片、每个版面、每期报纸上,那么,就可以说你有效履行了党报人的职责,你是无愧政治担当的。

立峰,思想报国笔如刀

习主席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说,现在在文艺创作上“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这足以令我们拿笔杆子的人汗颜。

记者也是要靠作品立身的。一提起埃德加·斯诺,就想起他的《红星照耀中国》;一提起范长江,就想起他的《中国的西北角》;一提起穆青,就忘不了《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作品,就是记者的刀枪、炮弹,也是记者的脸面、名片。如果我们的记者搞报道多年,人家对你的作品一篇也说不出来、一篇也没有印象,你会不会觉得顶着记者的名号浑身不自在?

在这里,我要向同仁们大声疾呼:忧起来、急起来、动起来,走进活生生的战斗里,拿出响当当的好作品,倾心打造“高峰”。

那么,怎样才能拿出人人点赞的新闻佳作呢?我这里有个“三字真经”。

①攒。办报既要当专家也要当杂家,新闻工作者一定要博学。大家都要趁年轻,多学经典原著,啃几块“大部头”,攒起你的理论功底;多悟首长讲话、文电指示,攒起你的政策功底;多读经史子集、哲学经典,攒起你的学识功底;多看唐诗宋词、名家名作,攒起你的文学功底。九尺高台,起于垒土。攒得多了,积得厚了,你就不愁肚子里没有货了,就有望思想高于职务了。前几天微博上有个活动,“晒晒2014你的阅读账单”,大家回过头来看看,一年过去了,你阅读几何?

②泡。泡在火热的生活里,泡在官兵的队伍里,泡在海量的素材里,泡在星际穿越的冥想里,泡在昏天黑地的日子里,泡在无限冲动的激情里,泡在念兹在兹的一切里。泡透了,你就是“湿”人了;泡久了,你就成“仙”了。当个中滋味只有你最懂的时候,一张口才有可能一语道破,一伸手才有可能一抓就有,一落笔才有可能墨透纸背。说不到点子上,刨不到根子上,是没有渗透,是你泡得不深不透不醉。

③熬。好粥都是熬出来的。不要以为一把米、一捧豆、一瓢水,掺和一块就是八宝粥。好东西都不是轻易得来的,哪怕是大家名家,不熬出不了好作品。什么叫“一句两年得”,就是这个理儿。诗书画大家黄永玉老先生就讲,“说我是闭着眼睛画画,纯粹是扯淡。”这个熬啊,其实就是茶饭不思地嚼,嚼出味道了没有?没有,再嚼;就是没日没夜地钻,入木三分了没有?没有,再钻;就是绞尽脑汁地想,想通了没有?没有,再想。反正,你全身心地泡进去了,还得尽全力地熬出来。这样,反反复复,到火候了,就真的熬出好东西来了。

实践中,自己有这样一个追求:当我写一篇言论,我希望遍地都是思想,发出犀利夺目的光;当我写一篇通讯,我希望别开洞天,把人们引入一个曲径通幽的桃花源;当我写一个侧记,我就要写出白浪滔天、滚滚硝烟,写出将士滚烫的心和刚毅的脸。我期待着我们的新闻队伍向着高峰发起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