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特稿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在互联网的主战场上掌控舆论制胜权

作者:沈晓泓

21世纪是网络的世纪,这一点如今无疑已经成为各国各界人士的共识。从20世纪90年代起,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不但使其成为一种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新生力量,同时也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如美军《国防部新闻》刊文指出:进入21世纪,作战指挥官会发现,无论履行什么使命,他们都必须了解网络上正在发生什么,何处会有风险,网络的结构和活动将对自己履行使命的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基于这种认识,“美国之音”说得更露骨:“许多人错以为语言对付不了子弹,但历史记录显示,在关键的历史关头,语言比任何先进武器的威力都强大,因为语言可以使武器变得无用。网络舆论将使中共面临毁灭性打击。”西方敌对势力媒体人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他们企图用“比任何先进武器的威力都强大”的“重磅网络炸弹”击垮我们的党、军队和国家。这是一场由敌对势力处心积虑发动,而我们无法回避的战争

习主席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地深刻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在网络这个不见硝烟的新战场,如果我们打不赢意味着什么?习主席已经做出了科学的判断,发出了战斗的号令。我们不仅要保持决策的清醒、砥砺决战的勇气,更要具备决胜的智慧,像研究打仗一样研究网络舆论角力。只有进行全面战略部署、深度战术对抗,我们才能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中掌控制胜权。

一、深入研究网络舆论战场态势,一味地“不听、不看”的“鸵鸟心态”在舆论战场上只能被动挨打

截至2014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32亿,手机网民达5.27亿。庞大的网络社会里,人手一支“麦克风”。公众通过网络载体公开表达愿望、诉求和利益,形成网络舆论。正向舆论有助于激扬民气、凝聚人心、增强合力,而负向舆论则可能扰乱视听、混淆是非,搞乱国人思想、搞乱我们的意识形态,甚至危害到国家政权的安全。

近一个时期,我们通过网络微博、微信听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许多故事、段子的版本在网上一片“热闹”,各种“公知”、 大V在网上“搅皱一池浑水”,引起阵阵喧嚣。在暗流之下,我们冷静分析就不难发现,西方敌对势力正利用迅猛发展的新媒体技术,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被网络绑定的数亿网民身上。

西方政要说得很直白:“来自互联网的民主与自由,正强行使中国的年轻群体认同共产党政治的人越来越少。”西方敌对势力通过美资控制的网络平台,精心打造“导师”、偶像和一批微博大V、“公知”,日夜不停地编撰着成千上万的文章段子,每一篇看似“问题不大”,但如果我们把这些文章集中起来,就不难发现其险恶目的:

一是有目的的诋毁我们党的领导人、诋毁军史、诋毁军队历代英模,意在摧毁国人的信仰根基。有些人通过微信、微博等方式进行病毒式传播,以所谓“正解”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方式否定我党我军历史、否定毛泽东等领袖,歪曲军史、混淆视听;同时,通过编造各种网络谣言和看似好笑好玩的段子,对雷锋、黄继光、董存瑞、张思德等为新中国建立和建设而流血牺牲的革命烈士与英模人物肆意诋毁,以抽空民众精神成长的养分。如《笑喷了,数学帝分析雷锋同志拣粪》《经不起推敲的邱少云》等污蔑军队英模的文章,其目的就是要摧毁一代人的精神信仰根基。

二是诋毁我军性质,企图使军队脱离党的领导。这类炒作剑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其方法手段就是大肆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离间我党与军队的关系,进而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改变我国政权颜色。某都市报前总编辑发出了“军队国家化,天经地义!”的微博后,“南都深度”的官方微博竟然公开叫嚣“如果解放军算是共党的,那人民也应可另组军队”。这种试图把党和人民割裂开来,把党领导下的人民子弟兵同人民割裂开来的不良用心,可见一斑。

三是对媒体正面报道进行负面解读践踏。这类炒作以标题党、断章取义为标志,很多是某些被西方敌对势力豢养的“公知”“大V”故意发起,诱导其粉丝和其他网民跟风炒作。前不久《解放军报》刊登一个实例就反映了这种炒作宣传的结果:一名军校教员与一名年轻士兵聊起了上甘岭。士兵不屑地扬起了嘴角:“你说的那些不是真相,抗美援朝是失败的……”这名教员错愕、震惊,费了好大的力气,直至引用战争双方资料,甚至包括第三方资料,并郑重告诉这名士兵,就连美国总统杜鲁门、美军上将麦克阿瑟和李奇微都因这场战争不得不对中国军队仰视时,这名士兵才不好意思地承认:“那些话,都是入伍前从一些网站上看到的。”

凡此种种,举不胜举。澄清一潭浑水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敌对势力正在网络这个阵地上,用他们制造的“千言万语”的网络舆论,打击我们“千军万马”铸造的精神长城。我们必须摒弃闭目塞听的“鸵鸟”心态,主动争夺、占领、坚守网络舆论阵地,全力打赢一场场网络“上甘岭战役”。

二、科学研判网络舆论角力要素,把脉传统媒体在网络舆情环境中的困境与焦虑

在网络舆论角力中,传统媒体向来是不可或缺的引导要素,始终在各类舆论事件中担负着“权威发布、主流引导、规正视听”的责任。就内容来讲,传统媒体更具有公信力、影响力和传播力。然而,在新媒体技术革命迅猛发展的今天,新兴媒体“渠道为王”的优势极大地冲击着传统媒体,使传统媒体陷入权威优势丧失、舆论引导能力相对削弱的发展焦虑之中。

一是新闻渠道垄断被打破,“唯我独尊”的新闻传播权威地位有所动摇。新媒体环境下,人人掌握话语权,无论谁拿个手机就可以发消息发图片发视频。近年来,我国许多重大突发事件的首发权都是使用微博微信的普通网民,传统媒体记者已经失去了新闻获取与发行渠道的特权。

二是碍于出版周期、送审制度等限制,传统媒体的传播速度处于劣势,话语首发权被网络“自媒体”所撼动。目前,网络推手要制造一个在全国产生效应的话题,只需要5至10分钟。同时,网民的亲历性使得网络信息更具贴近性,更易被人们所接受,更易促使相近意见团体产生,积聚足够的力量影响舆论。如果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二者目标一致就会产生共振带来的更大效果,如果二者主流意见相反或偏离,就势必削弱传统媒体的舆论引导力度。

三是个别媒体为追求“眼球效应”, 屡屡挑战新闻真实性,媒体整体公信力下降。在受众注意力和经济效益的争夺战里,难免有传统媒体剑走偏锋,对发行量、可读性的追求超过了新闻真实性的把控,造成公信力流失。近有一典型案例——《四川西充村民联名写信“驱离”患艾男童》即为权威媒体记者首发,继而被央视新闻频道接续报道,世界各大媒体头条纷纷转载报道,最终被证实为记者策划炮制的假新闻。对其引起的多方负面效应暂且不论,此类事件屡屡发生,仅就对传统媒体公信力而言,可谓打击沉重。

面对新媒体舆论环境的挑战,尽管传统媒体陷入种种焦虑和困境,但就新技术新思维带来的革命性影响来说,还是机遇大于挑战。网络的普及使媒体人在新闻的采集和传递方面更加快捷和便利,使媒体人与受众之间的互动交流更加及时和积极,使新闻产品更加多样化,从而可以更大地提高传播效果。加之,传统媒体采写新闻流程的严肃性、送审制度的严格性,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新闻的公信力。即使在网络舆论喧嚣的今天,人们听到某一重大新闻事件时,最终还是要到主流媒体去求证。清醒地认清传统媒体的优势、劣势之后,我们才能掌握主动,集智聚力,以期决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