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做亲历式新闻的实践者
——采写《行进中国·精彩故事聚焦强军兴军》稿件体会

作者:邹维荣

从新闻诞生的那一刻起,新闻记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寻找和发现新闻,并且讲好新闻里的故事。在“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活动初期,我先后采写了执行航天和重大发射任务一线官兵的故事,《发射场上的“质量卫士”》《视力0.04,瞩目太空》等稿件刊发在《行进中国·精彩故事 聚焦强军兴军》专栏。这些作品来自现场,来自一线,作为军事记者,我以“目击”的形式采访写稿,不仅苦在其中,也乐在其中,并成为亲历式新闻的实践者和受益者。

深入一线,用脚“踩”写新闻

来到一线采访的记者常常会遇到很多偶然和意外,而且通常不可预知。当然,那些偶然和意外常常会给记者带来很多惊喜。但必须有一点是成立的,那就是你的脚必须踏在军营这块热土上,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力大无比、不可战胜,是因为他脚踏大地、须臾不得离开,始终从大地母亲那里获取无限的力量。

行进中国如何讲好精彩故事?我感到,最重要的就是深入,深入一线,深入官兵。手再巧的媳妇:没米下锅做不成饭;再能干的记者,没有素材写不了稿。每一则新闻的传播,首要的是寻找新闻素材。没有新闻的发现,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美国著名资深报人李普曼说过:“一条新闻的价值不在于文字上多么优美、写作上多么高明,而在于谁首先发现了它、报道了它。”讲好中国故事,首先要发现精彩故事。我和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测试站四级军士长张枫就是在发射前进入15分钟准备的时候在塔架上认识的,当我获准进入发射塔架跟随中心副总工程师进行发射前15分钟准备检查时,感到不到现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那种临发射前的紧张、害怕和恐怖。打个比方,就像在盘山路上坐车,左边是峭壁,右边是悬崖,司机开着车,你一句话都不敢说,眼睛也不敢往下看,车只要稍微颠簸,你的心一下就揪到嗓子眼儿。

坚守在发射撤离前最后一刻的张枫却镇定地对我说:“如果我们每次发射,每一项工作都能够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我们就会把工作做细做透,就能够保证我们的产品质量。”航天发射,来不得半点含糊。从火箭发射到入轨的数百秒中,箭身上成千上万个零部件先后启动,并在瞬间完成它的使命。其中若有一个环节“掉链子”,就可能导致整个发射的失败。在100%成功率的背后,离不开这样一位特殊的“质量卫士”——发射测试站四级军士长张枫。刊发在《行进中国·精彩故事 聚焦强军兴军》专栏的稿件《发射场上的“质量卫士”》就是这样“捡“到的,很快张枫成了全军知名人物,各大媒体都对他的事迹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报道。

沉在基层,用心采集新闻

假如在一群记者中,你想判断哪一位记者业务素质最优秀,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谁的脚跑得最快,谁发现的新闻最多,谁发现的新闻最重要、最尖锐、最深刻,然后再看谁能够以最恰当的表达方式写出新闻稿件。

新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它更多的时候像藏在茂盛草丛中的狡兔,需要猎鹰睁大锐眼;像徜徉在密林深处的猎物,需要猎豹施展敏捷的身手;像游弋在大海深处的潜艇,需要声纳不停地搜索;像隐藏在大地深处的矿物,需要勘探者的艰苦探寻。新闻,需要新闻人用全部的身心去寻找和发现。

我喜欢亲历式的采访,对此有一种先天性的亲近,无论在军报组织的《记者蹲连日记》还是《记者蹲点看基层》等活动中,每次我都会在军报“脚板底下出新闻”的光荣传统感召下满腔热情地投入其中。作为记者,能够亲历某个新闻事件,无论事大事小,都是一种幸福、一种幸运。在《行进中国·精彩故事 聚焦强军兴军》栏目采访中,我来到的新闻现场是一个离危险很近的现场。在目击火箭发射前的加注过程中,我通过细微的采访知道了加注兵是每天与“魔鬼“打交道的人。因为火箭加注使用的燃料是一种剧毒气体,有“五毒俱全”之称。我们进入现场采访,必须“全副武装”地穿好防护服。就在这次采访中,我们还真遇到了意外。燃料加注即将完成的时候,突然从管道进口处冒出了一股带有强烈鱼腥臭味的气体,这种液体是一种易燃易爆的有毒燃料,一遇到火花或静电就会发生爆炸,现场情况十分危急。但我身旁的两位战士并没有惊慌,他们很镇静地仔细检查了泄漏原因后,冒着被烧伤和中毒的危险,迅速奔赴泄漏处进行抢修。20分钟后,故障终于排除。脱下厚厚的防护服时我才发现,这两名战士刚满20岁,青春稚气的面孔上写满了自信与沉着。我深深地爱上了他们。当我用心走进这群来自“神秘部落的兵”——气象兵、火箭加注兵、搜索兵、测量兵、枪炮试射兵,同时也在他们身上发现了别人发现不了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