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言论写作:留心处处皆有题

作者:邱拥华

写言论是媒体人的一项基本功。笔者所在报社就规定:40岁以下编辑每月必须写一篇言论。笔者可以说是靠写言论“起家”的,上大学时,就曾在《杂文报》头版头条发表过言论;能够调到报社,也是因为一篇小言论引起一位主编的注意。这些年,笔者一直坚持写言论,每年都超额完成报社规定的任务。但有些同志却以写言论为苦差。不是不想写,也不是水平不够,而是找不到可写的题目。与部队的一些领导和干部交流,他们也说想写写言论,练练笔头,但找不到合适的题目。

那么,言论写作,题目从哪里来?结合自己写言论的实践和体会,笔者认为,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从上级精神中来,二是从读书学习中来,三是从现实生活中来。前两个渠道不必细述,从报纸上刊发的言论中,大家都能明白和理解。笔者重点就第三个渠道和大家进行一些交流。因为通过这个渠道找到的题目,都是自己想写的,写起来更有感觉,写出来更有特色,更受媒体青睐。

言论写作,怎样从现实生活中找题目?笔者认为:只要留心,处处皆有题。

一是留心部队建设发展、工作开展中遇到的倾向性问题。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部队回撤后,各级开展总结表彰活动。在一次会议上,笔者听一位领导说,现在评功评奖成了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为啥呢?原来,救灾战场上,各部队敢打硬仗、勇担重任,出色完成了任务;官兵们舍生忘死、抢险救人,表现都很英勇。应该说,按照以前表彰奖励的标准来衡量,人人都可以立功,所有单位都应该受到表彰。但立功名额有限,表彰不可能面面俱到,谁立功谁受奖,哪个单位该受到什么表彰,官兵们睁大眼睛盯着,各级党委和领导觉得很难办。“仗好打、功难评”,这一部队一直存在的老问题在当时表现得特别突出。怎样才能通过评功评奖评出士气、评出团结?笔者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说道说道,于是写了一篇题为《让“仗好打,功也好评”》的言论,对这个问题进行分析,提出自己的看法见解。言论在报纸刊发后,多位部队领导打电话给我,说这篇言论很及时、很管用,他们专门组织官兵学习,引导大家正确对待立功受奖。

应该说,部队建设发展、工作开展中,类似的问题很多,只要我们对部队建设有一种关注,对做好工作有一些想法,就能从中找到言论写作的题目。笔者撰写的《领导要注重管思想》《管理也要“走心”》《抓安全要关口前移》《怎样花钱是一道严肃的政治考题》等言论,都是针对部队建设和工作中的现实问题有感而发的。不敢说这些言论对解决问题产生了多大的促进作用,但至少是一种提醒,也算是起到了抛砖引玉之效。

二是留心大家习以为常、其实并不正常的现象。在报社工作了十多年,每年春节前会出现一种叫作“稿荒”的现象。这个时期,新闻干事、报道员写稿积极性明显下降,报社收到的投稿明显减少,版面经常处于“等米下锅”的状态。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笔者所在编辑室的同志研究“稿荒期”组稿问题时,有位同事说,现在上上下下都在等过年,哪有心思写稿子。这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为什么会出现“等过年”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只发生在新闻干事和报道员身上吗?年年如此,大家都习惯了,但这种现象正常吗?党的十八大后,习主席特别强调,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等过年”的现象和状态,明显不符合习主席要求,也有悖军队担负的职责使命。针对此,笔者写了一篇言论,《“军人等过年”则“百姓无年过”》,对“等过年”现象进行分析和批评。稿件刊发后,受到领导和基层官兵肯定。一位战友对我说,咋个我心里想点啥,你都知道呢,讲的道理还让我不得不服。

其实,部队中还有很多这种现象,就发生在大家身边,因为司空见惯,早已见怪不怪,只要认真分析,深入思考,就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及时进行纠正。这些都是我们言论写作的题目。笔者还写过《谨防“职位焦虑症”》《受点委屈又何妨》《说“宠”》《心存侥幸 必有不幸》等言论,题目都是来自现实中一些普遍存在、需要纠偏正向的现象。

三是留心众人议论纷纷、其实似是而非的话题。2012年9月,云南彝良抗震救灾期间,两位大校失去至亲仍奋战灾区的事迹经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也引发网民热议。笔者当时正在灾区参加抗震救灾报道,亲眼目睹两位大校抗震救灾的事迹。应该说,他们的事迹经宣传后,正面的、赞扬的声音居多,但网上也有一些杂音,比如不近人情啦,捞取政治资本啦,等等,非常难听。更为奇怪的是,因为有这些议论,一些同志提出淡化对这两位大校的宣传。说实话,听到这些议论,看到这些议论引发的负面效应,笔者胸口发堵,有些话如哽在喉、不吐不快。那天晚上,我就跟带队的社领导汇报说,这个话题有必要写一篇言论。在得到领导认可后,我专门去采访其中一位大校,请他谈谈自己的真实想法。他讲了父亲去世后,自己的母亲,一位有着66年党龄的老党员,在电话里对他说的三句话:“你不回来我不怪你,叫儿媳妇陪我几天就行了;要为灾区多做事,灾区更需要你;你所做的也是你父亲所希望的。”这番话,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崇高境界,正是对那些质疑者最有力的回击。据此,笔者很快写了一篇言论《质疑崇高的思想矮化的表现》,对那些杂音进行批驳回击,达到了以正视听的效果。正在灾区抗震救灾的官兵对我说,这篇言论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传递了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