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特稿在军事报道中的应用

作者:赵飞鹏

我们常说,新闻报道是易碎品,它只有一天的生命。实际上,在互联网时代,很多新闻的寿命是以小时计的。这些每天海量更新的文字稿件,绝大多数都没有结集出版、供后人反复品读的价值,但特稿类报道是个例外。

特稿这种文体是个舶来品,它译自英文“feature”,是一种讲故事的长篇报道。近年来,“特稿”这个词被广泛使用,引申为“特别大的稿子”“特别重要的稿子”等,这里用的是它狭义的内涵,专指一种新闻类型,它以普利策新闻奖获奖特稿为范本,国内以《中国青年报》上的《冰点周刊》与《南方周末》特稿版上的报道为代表。

冰点特稿版创办于1995年,南方周末引入特稿更晚一些,加上一些市场化报纸杂志的探索,特稿这种新闻形态在国内风行20年,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经典文本,其中少量篇目涉及军事题材,比如《羌道难》《老兵归来》《那座叫麻栗坡的烈士陵园》等,至今在网上还被不停转载阅读。

相对于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财经、时政、文化等领域,军事报道因为保密等原因相对封闭,新闻操作理念略显保守,为了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引入特稿这种报道形态,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从某种程度上讲,特稿类似于国内传统的长篇通讯和报告文学,后两者也都产生过很多流传甚广的名篇,但不少媒体从业者认为,它们之间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在我的同事、特稿记者包丽敏看来,我们熟悉的“通讯”,带有太浓烈的宣传色彩,数十年来往往服务于塑造“典型”,引入特稿这个概念,“是中国新闻人长期以来试图将新闻从宣传的母体中剥离出来,走向专业主义的又一次探索”。

特稿脱胎于新新闻主义风潮,普利策新闻奖在1979年增设了特稿写作奖。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国内也没有一个公认的对特稿的准确定义,人们经常引用的是《普利策新闻奖特稿卷》前言中的话:一篇杰出的特稿首要关注的应该是高度的文学性和创造性。

正是特稿引入了文学的手法,使新闻拥有了审美的效果,这是特稿战胜易碎品属性的法宝。南方周末特稿版提出的口号就是:追寻文字的美,呈现复杂的真。但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的是,使用文学技法不代表特稿是文学,它是非虚构写作,与文学有着清晰的界线。

这也是很多媒体人将特稿与报告文学区分开来的重要原因,报告文学,尤其是早期一些作品,真实性上有瑕疵,“可以合理想象”“允许略有虚构”甚至成为报告文学创作理念,这对属于新闻的特稿来说是决不允许的,哪怕是一个数字、一个时间、一句话,甚至一个表情。

如今,“写的好”成为越来越多新闻人的追求,但毋庸置疑,那是在保证真实基础上的优美表达。为了杜绝失实,《纽约客》杂志甚至设有事实核查员,也就是说,记者的稿子写好后,会有核查员跟每一个采访对象联系,核实你是否说过这句话、提供过某个事实。我们没有这样的机制,但记者本人可以完成这个工作。

实际上,很多同行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据南方周末报道,2003年的普利策特稿奖由《恩里克的旅程》获得。洛杉矶时报两名记者花了5个月采访洪都拉斯男孩恩里克偷渡到美国的经历,在3万个英文单词的稿件中有197条注释,全部是报道中细节的考证,这些注释占去了全文四分之一的篇幅,以强调文中的一字一句都是有根据的。

尽管备受推崇,但我们必须明白,不是所有的新闻都能够写成特稿,甚至可以说,只有少量的线索适用于特稿,如果一份报纸、一本杂志全是这种节奏缓慢的稿件,那对读者来说,也是不堪忍受的。

人们普遍认为,相对于占多数的硬新闻来说,特稿属于时效性要求没那么高的软新闻,如果把新闻分为传递信息和表达审美两大类,那么特稿无疑属于表达审美或者传递信息、表达审美兼而有之。

具体到军事新闻领域,虽然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行当,但就特稿的选题、操作手法来说,与其他领域并无太大差异。

第一,特稿的报道对像多半是普通人。比如,前面提到的优秀军事特稿《羌道难》,讲述了二炮某工程团在汶川大地震后抢修北川擂禹公路的故事,而《那座叫麻栗坡的烈士陵园》讲的是一群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回麻栗坡祭奠战友的经历。

与报告文学喜欢关注大题材、大人物不同,特稿常常回避宏大叙事,主角常是“小人物”,但他们的故事往往小中见大,是折射这个时代的“一滴水”。新闻学者展江教授说,特稿里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的“榜样人物”,而是普普通通的日常生活中人,甚至是处于苦难中的人。“特稿的现实和终极价值在于推动时代的进步,反映我们时代普通人的人生百态”。

第二,特稿注重细节。针对新闻业务,有两句话在一代代中国青年报记者编辑中流传,一句是“用脚采访,用笔还原”,另一句是“新闻故事化,故事细节化”。

从表现形式上看,特稿有点类似纪录片或者电影,这要求记者采访时必须调动听觉、嗅觉、触觉等所有感官,用细节的逼真呈现让读者阅读时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但特稿行文并不是要把所有细节全部堆砌上来,是否用得上,关键还要看细节与主题是否相关。

第三,学会讲好故事。西方新闻报道有讲故事的传统,这种传播方式更符合受众的接受心理。近年来,在新闻报道中讲故事已成为国内大多数媒体的共识,《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如何成为顶级记者:美联社新闻报道手册》等专业书籍的流行就是很好的说明。

讲故事是个技术活儿,特稿都是长篇报道,结构就显得尤其重要,倒叙、插叙、设置悬念等文学手法就可以大展拳脚,特稿水平的高下也往往体现在这些方面。故事讲得好的特稿让人读起来不愿放下,放下以后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