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全媒体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浅析国家应急广播体系与军事广播宣传关系

作者:孙利 吴德超

应急广播是指在面临突发公共事件时,从国家层面通过广播等应急手段向社会公众提供协调指挥、灾害救援、信息服务、安全预防的一种应急手段。而战争冲突则是最极端的公共事件,从国防动员到针锋相对的舆论战,从对敌舆论压制到对内舆情抚慰,军事广播宣传都应是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的重要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应急广播体系既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体现,也反映军队的应急能力和水平。国家应急广播体系是围绕应急广播而构建的、依托全国各级电台、军队掌握的固定或移动发射平台参与组成的,覆盖全国的突发公共事件和战争冲突广播应对体系。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离不开成熟的军队和武警部队作战指挥体系、广播军事宣传体系的支撑。广播是军队发布信息的重要平台,也是国家和军队完成国防动员的重要渠道,本文主要讨论国家应急广播体系中军事广播宣传的意义、功能、规划及拓展。

一、国家应急广播体系与军事广播宣传具有相互依存关系

应急广播体系应按照平战结合的原则进行运作,即“战时应急、平时服务”。无论是平时,还是战时,广播军事新闻都是受众高度关注的信息。在战争时期,舆论战可划分为对敌方心理攻击、对友方心理抚慰、对我方心理防护与宣传鼓动三个层次。从非战争行动角度看,近年来重大灾害救援中,无论是疾病疫情,还是地震灾害,军事广播宣传都发挥了重要作用。非战争中军事行动需要广播载体,广播媒介需要军事行动信息,这两者结合是属性的必然。

1、军事广播宣传体系是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的核心理念表现为:一,指挥、行动与一致性;二,合作、整合与协调性;三,分级、反应与灵活性;四,沟通、传播与互动性;五,实用、先进与可扩展性。这一些正与广播军事宣传不谋而合。近年来,在我国南方雨雪冰冻灾害、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处置中,广播军事宣传发挥高效的军事指挥、快速的动员保障等优势,在发布救援信息、舆论引导、稳定人心、协助救灾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充分证明了广播军事宣传是国家应急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军事广播宣传需要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平台

目前,我国已基本建成以中波、短波和调频覆盖全国、遍布城乡、通达千家万户的广播传输覆盖网,收音机的社会拥有量已超过5亿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已具备通达国家各部委的信息渠道,除汉语编辑部外还建有多个民族语言编辑部,通过逐步改造和扩充完善,完全可以担负起应急信息采集、制作播出和反馈等应急广播任务。广播军事宣传只有依托国家应急广播体系,才能生存、发展、壮大。2013年12月3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家应急广播中心正式揭牌,国家应急广播社区网站也同时上线,中国国家应急广播体系进入全面建设阶段,根据规划,2015年年底前,我国各类灾害预警将通过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实时发布。广播军事宣传必须积极融入其中,在框架设计、功能拓展上发挥重要作用。

3、国家应急广播体系离不开军事广播宣传高效指挥、快速反应的优势

军队和武警部队担负着保卫祖国安全、抵抗外来侵略、处置各种突发事件、维护社会稳定、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和执行抢险救灾任务等职责,在国家各个力量体系中,其指挥机制和反应速度是最为高效、快捷的。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时,军队和武警一方面可为国家应急广播体系提供信息支撑,同时也是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展开的保障。

2013年4月20日上午8点02分,四川省雅安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造成当地广播电视系统瘫痪。当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时间启动国家应急广播报道程序。4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川广播电视台、雅安人民广播电台、芦山县广播电视台联合开办的国家应急广播——“芦山抗震救灾应急电台”在四川雅安地震震中芦山县开播。这是我国首次以“国家应急广播”为呼号,在突发灾难事件中对灾区民众定向播出的应急广播。这个过程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宣传中心和驻灾区军事记者站为电台的开播不仅提供了信息支持,而且提供了后勤和技术保障。

二、 国家应急广播体系与军事宣传机制融合发展前景

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可以在接到国家应急指令后立即启动,根据《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中确立的预警等级,由应急广播平台及时分级分类收集处理应急信息,迅速制作和播出中央应急广播节目,如果必须,可通过应急广播平台将所有频道、频率播出的节目统一替换为中央应急广播节目,实现全国或指定区域的应急同播。如今,军队已经初步建立了新闻发布体系,国防部和多个军区级大单位设立了新闻发言人,这将是国家应急广播在战时应用的重要信息渠道。如何在第一时间获取、制作、发布军事信息,将是一个既涉及到军队现有法规问题,又涉及到军事宣传观念的问题。

1、编写应急广播军事信息的采集播出预案,确立预警等级

国家应急广播体系拥有应急预案、应急法制、应急体制和应急机制,军事应急广播体系的基本构成同样离不开相关条令法规的支持。按照其性质、严重程度、可控性和影响范围等因素,确立了预警等级。军队建立应急广播体系,可参照执行。但在非战争军事行动应急广播与战争行动应急广播执行过程中,要区别对待。非战争行动应急广播的信息发布信息真、内容多、尺度大、频率快,而战争行动一切为打赢战争服务,所发布的应急广播信息虚实结合、内容时多时少、频率变幻莫测。

2、探讨适时建立军队各级应急广播机制,搭建全天候高效运转的应急广播军事信息平台

适当时机,可探讨建立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宣传中心为核心的军队应急广播信息发布机制,建立健全覆盖全军的立体网络,以及完善的后勤保障体系。国家应急广播军事新闻报道机制应从中国广播和全军编制体制的现状出发,最终实现与国家应急平台无缝对接,这是确立、完善应急广播机制的基本出发点,应急广播机制作为国家应急平台的构成链条,应当符合总体的要求。

3、适时加强国防和军事特殊地域应急广播的传输覆盖

国家应急广播体系中军队的应急传播,一方面应充分利用国家现有的成熟发射系统,另一方面还应在特殊地域或营区,如中国驻海外维和部队营区、执行任务的远航舰队、执行战乱地区撤侨区域、预定的作战区域、边防哨所等,利用新技术接收直播卫星节目,消除接收盲点。应探讨研制并装备具有机动100以上的FM能力的调频广播发射模块,以适应铁路、空中发射需要。适时协调军队装备部门,研制军营应急广播的接收器,建立野外单兵、班用接收装备,以提高接收质量。

4、适时举行应对局部冲突危机应急广播演习

可探讨在国家应急广播体系初步搭建完成后,在某三线城市举行应急广播演习。模拟某沿海城市重要设备遭遇袭击,广播、电视、互联网等设施中断,第一时间,可由国家应急广播体系领导层积极协调相关部队,紧急携带机动发射模块搭乘陆航直升机进行应急覆盖,发布紧急状态信息;第二时间,派出空军运输飞机搭载移动发射装备对该城市实施空中广播、电视信号、短信覆盖;第三时间,机动发射车从陆上进行机动,完成广播覆盖;第四时间,各级广电部门抢通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公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