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报人阅读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品读《兰亭集序》

作者:陈海强

那一日是三月初三,一群人在亭台内外坐卧喧哗。其时有曲折的溪水汩汩流淌,盛酒的杯子凫于水上,乘和风摇曳前行。有人趁兴赋诗,有人朗声喝彩,有人跃跃欲试。小半日得诗词数十首,竟然成集。此时有人受诸公所推,酒意未消之际欣然命笔,一管鼠须软笔行走起落,须臾之间写就序文……

这样如梦似幻的场景当然不存在于今天。但若曾痴迷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或许就不会有陌生之感。此作三百二十四字,全文抄录如下: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乎!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公元353年,王羲之在绍兴写下《兰亭集序》时,或许并未想过“天下第一行书”就此诞生。王羲之曾试图重写《兰亭集序》,却因无法超越最初的即兴之作而作罢。及至后世,唐太宗李世民推崇王羲之书法,得到《兰亭集序》真迹后,命人精心复制摹本。据说,李世民死后,《兰亭集序》真迹殉葬于陵寝。《兰亭集序》自此仅以摹本传世,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却鲜有比肩者。

但凡习书之人,几乎都有过临摹王体字的经历。像其师卫夫人一样,王羲之对书写技艺有过极精细的研究。宋人米芾对《兰亭集序》出神入化的书写技法佩服之至,赞叹“廿八行,三百字,‘之’字最多无一拟。”然而,绝技虽绝,终究停留在技的层面。后人论书法史,公认“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等论断。诸如此类观点证明魏晋南北朝时期人们对书法的认识已极为深刻。王羲之能笑傲东晋书坛,是因为他在技法与神韵两方面均达到极致。

《晋书》中对王羲之的记载颇为生动,如“(王羲之)不乐在京师,初渡浙江,便有终焉之志。会稽有佳山水,名士多居之,谢安未仕时亦居焉。孙绰、李充、许询、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并筑室东土,与羲之同好。”这段文字像是王羲之创作《兰亭集序》的背景知识。对创作者而言,最好的作品完成于何时何地其实都有着定数。始于少年时期的书法名声,始终伴随着王羲之的人生历程。走过漫漫长路之后,“永和九年”的春天最终成为诞生经典的季节。

现在让我们重返那个只存在于想象中的暮春之初。山在对面,水在身边;耳听天籁,风过如沐。一群从官场抽身而出的读书人,借“修禊”之机,把精神上的痛苦、政治上的烦恼和身心上的焦虑,或暂时或永恒地抛于脑后。天空没有浮云,心头不见阴霾,此时不歌以咏志更待何时?笔墨难写精神,精神却偏爱着笔墨。王羲之且书且吟,观宇宙、察人生、悟生死,笔下咏叹终越千年。

古人云: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先无执念,后有淡然。“右军书法晚来善,庾信文章老更成”,这样的诗句算不上答案,但答案就隐藏在里面。如果将行书视为汉字演化进程的最后拼图,那么读罢《兰亭集序》,其实已看尽“甲、金、篆、隶、草、楷、行”波峰波谷间所有如初见的美好。在此之后,笔端纵有万千盛景,其实皆为回响。而对于以摘抄古诗词见长的当代书法,似乎更无必要在此提及了。

(作者系总装备部驻京某部政治部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