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3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关于错别字的成语典故(一)

作者:佟玉斌

【承讹袭舛】chénɡ é xí chuǎn 沿袭讹误错谬。宋·魏了翁《毛义甫居正六经正误序》:“自秦政灭学,经籍道熄,怠隶书之作又举先王文字而并弃之,承讹袭舛,愈传愈失。”明·蒋一葵《长安客话·皇都杂记·碣石宫》:“燕时故宫疑在斯地,后人承讹袭舛,遂主其说。”又作“承讹袭谬”。

【承讹袭谬】chénɡ é xí miù 见“承讹袭舛”。清·王掞《〈宝砚斋印谱〉序》:“迩来斯、邕之道,绝无正传,承讹袭谬,尚诡争奇,六书印学之不明,非一日矣。”

【讹以传讹】é yǐ chuán é 讹:错误。把本来错误的东西传播出去,越传越错。宋·王柏《鲁斋集·默成定武兰亭记》:“讹以传讹,仅同儿戏,每窃哂之。”元·袁裒《评书》:“苟记忆所遗,本态呈露,致使学者讹以传讹,谬以袭谬。”明·何良俊《四友斋书论》:“若展转翻勒,讹以传讹,则并结构而失之。”清·沈宗骞《芥舟学画编论山水》:“诡形殊态,自矜自喜,甚至讹以传讹,转相仿效,而庸耳俗目又从而扬誉之,遂至渐染一方,家弦户诵。”又作“因讹传讹”、“以讹传讹”。

【讹以滋讹】é yǐ zī é 见“讹以传讹”。清·侯方域《为司徒公与宁南侯书》:“而无如市井仓皇,讹以滋讹,几于三人成虎。”

【别风淮雨】bié fēnɡ huái yǔ “列风淫雨”之讹。指错别字连篇、以讹传讹。《尚书大传》卷二:“久矣,天之无别风淮雨,意者中国有圣人乎!”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练字》:“《尚书大传》有‘别风淮雨’,《帝王世纪》云‘列风淫雨’。‘别’‘列’‘淮’、‘淫’字似潜移。‘淫’‘列’义当而不奇,‘淮’‘别’理乖而新异。”崔尔平《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前言》:“历代书论著作,堪称善本者甚稀,即一般刻本,近几十年来重印者亦属星凤,而现存刻本中帝虎鲁鱼别风淮雨者亦复不少,故选辑点校过程中,在尽可能之范围内加以比较,择善而从。”又《明清书法论文选·王绂简介》:“《书画传习录》四卷,据载为王氏所撰。向不见著录。清嘉庆年间稽承咸得诸故肆中,称其蟫残鼠劫者十之三,帝虎鲁鱼、别风淮雨者又十之二,因为之校雠付梓,并为之正讹补订。”

【帝虎鲁鱼】dì hǔ lǔ yú 见“帝虎陶阴”。宋·朱翌《题校书图》:“萤窗孤坐志不分,帝虎鲁鱼相可否?”崔尔平《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前言》:“历代书论著作,堪称善本者甚稀,即一般刻本,近几十年来重印者亦属星凤,而现存刻本中帝虎鲁鱼别风淮雨者亦复不少,故选辑点校过程中,在尽可能之范围内加以比较,择善而从。”

【帝虎陶阴】dì hǔ táo yīn《意林》卷四引晋·葛洪《抱朴子·内篇·遐览》:“书字人知之,犹尚写之多误。故谚曰:书三写,鱼成鱼,帝成虎,此之谓也。”按,今本《抱朴子·内篇·遐览》“帝”作“虚”。又《北堂书抄》第一○一卷引汉·刘歆《七略》:“古文或误以典为舆(今简化为“与”),以陶为陰(今简化为“阴”),如此类多。”后用“帝虎鲁鱼”“帝虎陶阴”“帝虎之讹”指称传写刊印中出现的文字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