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深度军事报道应有的“专业”追求

作者:徐同宣

深度军事报道,是军队媒体的“重型武器”。在与新兴媒体的竞争中,深度军事报道是传统媒体手中的“撒手锏”。尤其是对军队报纸来说,深度军事报道是其树立品牌的法宝。但是,要真正做好深度军事报道并不容易。它需要稿件的采编人员通力合作,具有必要的专业素养,才能将深度的内容通俗地有温度地表达出来。

专业化的素养

提起深度军事报道,作为军队报纸的一名编辑,笔者曾有过一次难忘的教训。一次,我在《空军报》上编发了一篇飞行员训练方面的深度报道《我的天空我做主》,内容反映的是空军航空兵某师开展“自由空战”训练的情况。稿件中有这么一句话:“持续50分钟的激烈空战中,双方先后完成了迎头斜平面追踪攻击等诸多技战术动作,最终战绩3∶3。”稿件见报后,立即有读者来电指出:“50分钟的自由空战根本不可能!”开始笔者不以为然,直到几个月后自己实地采访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才对自由空战有所了解,明白了在实际自由空战演训中,50分钟确实不可能一战到底。如果当时我懂得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将其表述为“50分钟内6个回合的激烈空战”也许就无歧义了。应当承认,当时笔者专业的缺失是导致这个问题表述不准确的主要原因。这使我明白:在专业报道领域,记者编辑不仅应是杂家,还应是行家。

采、编、读是新闻产品流程的三大环节,既顺向推进,也回馈关照。在这个流程上,采编人员的专业化素养是决定作品质量高低的前提条件。就像一个专业的财经记者,如果他不能每天很清楚地知道世界上若干种主要工业产品的期货价格走势,以及主要的外汇交易所、股票交易所、黄金交易所指数的变化情况,就不可能对经济走势作出清晰、准确和有深度的判断。同样,如果军事新闻工作者对所报道的专业知之甚少,那就很难驾驭相关的深度报道,甚至说出外行话来。

深度军事报道至少涉及两大专业领域:一是军事专业。不懂军事的人,对深度军事报道是无从下手的。尤其在高技术军种部队,各种专业名目繁多,技术术语不易弄懂。而要搞好军事深度报道,就要下气力学习掌握,努力成为某种专业的行家里手。二是新闻专业。现代新闻学传播理论一般认为,深度报道可分为纪实性报道、解释性报道、调查性报道等3种。但无论哪一类型,都需要报道者具有专业的新闻理论支持。在军事和新闻这两大专业的结合处,采编人员的专业化素养越高,对采编军事深度报道的质量越有保障。

在具备了一定的军事专业和新闻专业素养后,要搞好深度军事报道,还需要采编人员具备一定的创新思维。现代思维学把人类的思维分为再现性思维与创新思维。深度军事报道中的思想分量、思维厚度,已成为决定其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采编人员的思想深度、理论力度,往往决定其深度报道选题策划的品位。

有新闻同行认为,新闻采编人员的创新思维大体表现在系统思维、发散思维、形象思维、求异思维、逆向思维、探询思维等方面,甚至包括灵感思维、集中思维、动态思维、开放性思维、宏观性思维等。军事新闻工作者如何提高思维能力、丰富思维方法?一条重要路径摆在我们面前,那就是通过理论学习、思维锻炼,掌握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进而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

专业化的操作

新闻报道不同于学术研究,服务的受众不同,专业尺度与操作手法也迥然不同。

深度军事报道实施的是专业化操作,采编人员必须具备相当的专业水准和思想厚度。比如采访一些科研人员、飞行人员,他们讲述专业的时候,眉飞色舞,常常会令不懂其专业的外行记者、通讯员坠入云里雾里。这就既需要报道者采写前做好专业功课,能够在专业层面与他们对话,更需要在写稿时做好其专业的“翻译”工作。在军事新闻的编辑工作中,我们发现有不少军事稿件掉入了专业陷阱,作者写得累,编辑编得累,读者读得累。可见,在军事报道中如何通俗易懂地表达专业内容,需要认真探索。也就是说,深度军事报道既要专业化操作,更需要通俗化或大众化表达,或者说是“去专业化”加工。专业化,就是军事深度报道的作者,要凭借专业素养去接近新闻事实,从技术性中找到接近性,从特殊性中找到普遍性,在客观性中弱化倾向性,在专业化中强化通俗性。

一次,笔者参加空军飞行员的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那次是以“自由空战”为主要交战方式的空军第二届“金头盔”争取战而备受瞩目,笔者在采访前恶补了相关专业。实地采访后,写稿有两条路供选择:一是还原大量扣人心弦的交战过程,二是跳出空战本身去思考问题。后者虽然比较难,但我还是选择了后者。当时我确立的写稿标准是:不仅航空兵部队读者看了能解渴,其他部队的读者也能看得懂、看了也能受益。在后来见报的深度报道中,第一大段我就以“空战,何为空战和自由空战”为题,进行了解释说明;主体部分是对考核的经验、性质和影响,进行总结判断与理性思考;最后一段以“未来的空战和空军的未来”为题,对空战的趋势和走向进行了预测。

要搞好深度军事报道,既要实施专业化操作,又要掌握“去专业化”手法,这是一个基本规律。在专业领域里,你研究的视野越开阔,发现问题的概率就越大,做出精彩报道的可能性也越大。但这又是一对事与愿违的矛盾:越专业化的领域,受众面可能会越小。规律当遵守,矛盾需化解。那么如何把专业领域发现的报道素材,以通俗化、大众化的方式传播给更多受众,正是需要我们在深度军事报道中积极探索的。通俗化和专业化本来不应该是一对矛盾。《纽约时报》希望自己的报道能够给初中生看。路透社说,考虑到他们的产品中有大量财经信息,希望读过高中的人就能读懂他们的报道。从一定意义上讲,通俗化、大众化是更高层次、更高水准的专业化。

要让深度军事报道跳出战术战法和数据术语的专业障碍,还可运用背景资料,进行详细解释,或对数据进行比较换算处理。在2013年10月14日《空军报》刊发的空军某“红蓝”体系对抗演练深度报道中,笔者就专门加上了一篇新闻链接“对抗空战考核与体系对抗演练”,对空军军事训练领域两大盛事的关联进行了解释,这样有助于普通读者对主体报道的理解和接受。应该注意的是,深度报道的通俗化不是浅表化,而是运用通俗化、大众化的手法去表达专业、展现深度、拓展宽度,从而实现稿件的普遍指导作用。

专业化的追求

深度报道既姓“新”,更姓“深”。它不仅要以新近发生的事实为依托,更应有思想阐释的新锐和新闻表现的纵深。军事深度报道,同样如此。要搞好深度军事报道,采编人员需要有专业化的追求。

真正的深度,凭借的是采访力度和理论厚度。然而,时下也有一些所谓的深度报道,鱼目混珠、有量无质,属于“伪深度报道”。这样的稿件,或堆砌拼凑事例,或随意包装贴标签,或任意拉长篇幅,而内容显得虚浅、空泛。近两年来,《空军报》刊发的深度军事报道,坚持“情、深、意、重”策划思路,形成了品牌,扩大了影响。

真正的深度,是在深入调查基础上的研究思考。有学者认为:“深度报道是将新闻带进读者关心的范围以内,告诉其重要的事实、相关的缘故以及丰富的背景材料。”深度作为此类报道最重要的特质,决定了它不能像一般报道那样“就事论事、一事一报、一事一议”地对素材进行简单化处理、对观点进行表面化提取,而要注意对材料背景的深入、对主题立意的深刻、对社会影响的深远。这就要求采编人员研究把握深度军事报道的传播规律,研究深度报道的发展趋势,提升理论功底的厚度,加大深入调查的力度。对于深度军事报道来说,深入调查是一种态度和方法,可以获取精彩的核心材料,提炼出有针对性的思想观点,从而达到一定的思想高度,使稿件有更强的说服力。另一方面,深入调查到的素材,还可以直接演进为专题报道形态。比如,这两年《空军报》就组织了一些调查式专题报道、新闻调查类报道,这类报道也属于深度军事报道。

真正的深度,应该是生动的、有温度的。深度,不是生硬的、冷冰冰的,即使是军事训练之类的报道题材,也应传递有情有意的温度。比如我们对国家空防安全大形势下雷达操纵录取员的关注,对飞行人员飞行事业心和机务人员职业自豪感的关注,以及一些服务性专题、特定日专题,也是在突出“深”和“重”的同时,强化“情”和“意”。

所有的理论和实践都是不断发展的,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也是改革创新的原动力。顺应军事新闻改革创新的滚滚洪流,总结深度军事报道的采编实践经验和教训,对我们军事新闻媒体尤其是军队纸媒更加做好深度军事报道是必要的。基于现代新闻学传播理论,借鉴大报同行经验,《空军报》正在对深度军事报道进行新的探索,希望能够给读者焕然一新和有益受用的感觉。

(作者系空军报社编辑二处副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