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稿件是改出来的

作者:别庆林

人们常说,文章是写出来的。新闻记者则说,新闻是跑出来的。作为《人民武警报》版面主编,我认为稿件是改出来的。

一、 点亮明眸——改标题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标题是文章的眼睛,请不要让它蒙尘。我看的大样上,会遭遇风沙,含糊不清。例如:《人民武警报》2013年7月5日的三版大样有篇通讯稿《忠诚托举信仰的火炬》,主要讲深化主题教育活动的情况,标题和内容还是相符的,但在用词上欠斟酌。火炬是一个柱状物体,一般是单手或双手握住火炬高高擎起,而托举的意思则是双手平伸,将物品保持水平姿态捧过头顶。如用托举,则需将火炬改为火盆为妥,但显然火盆并不具备火炬所具有的神圣内涵,改稿时便将“忠诚托举”改为“高擎”,这样就与火炬一词形成了合适的动宾关系。

又如,同版有篇通讯是描述风气建设成果的,标题为《追梦路上,不让清风染尘》,乍一看没问题,但仔细一想,既为清风,又怎会染尘,如改为清风拂尘,则会破坏文章的主题意境,最后将其改为《清风相伴追梦路》,既消除了歧义,又增添了文章的意境和美感。

再如,2013年7月5日三版大样稿件《“四会”比武零热身逼政治干部为战强能》。这个标题采用了当下比较时髦的“零”字头演绎,像零首付、零距离、零起点等。工作性报道讲求的是言简意赅、朴实无华,最忌讳在标题上堆砌不知所云的字眼,所以见报时改为《“四会”比武对赛前集训亮“红灯”》,这样读者看起来直观明了。

我觉得,做标题要有苏轼的“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杜甫的“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贾岛的“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孙光宪的“只将五字句,用破一生心”精神,才能达到郑板桥所说“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意境和效果。

二、看准方向——纠偏差

军队新闻宣传工作是党的喉舌,是为部队建设发展大局服务的,要发挥出应有的服务保障和促进推进的作用。我们军兵种报纸是党委机关报,传达的是党委的声音,发表的是正确的导向。但现在有的稿件过于追求时效性,而在表述和措辞上缺乏缜密考虑,加之把关审查不严谨,导致出现一些倾向性错误,甚至一些上了大样的稿件,还存在说法不准确、观点有偏颇、甚至导向有问题的现象。这就需要版面主编履行把关人的职责,及时纠正偏差,拨正航线,指点迷津。

2013年9月22日的《人民武警报》一版警营要闻:《有时候说比做更重要─广东总队提升为兵服务满意度调查与思考》。讲的是医护人员把“多解释、多指点、多叮嘱”作为密切医患关系的纽带取得明显效果的事例。应该讲,放在特定的环境下“说比做重要”没有错。但作为报纸的要闻稿相当于头版头条,这样登出来就不太妥当。我们都知道,任何时候,行都胜于言,做的永远比说的重要,这是真理是常识,也是导向。即使在讲医嘱这样的情况下,也是看病重于医嘱,或者说都很重要,没有必要单独标出“说比做更重要”,这样容易产生误导。如果改一下,改成《做到家还要说到位》,或者就用“多解释、多指点、多叮嘱”做标题,效果就会更好。

再如:《人民武警报》2010年3月13日的四版大样有篇文章标题是《培养新兵些“狼性”》,文章内容说的是“90后”新兵大多是独生子女,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面对紧张忙碌、单调艰苦的新训生活,显得束手无策,表现出一种“绵羊性格”。因此建议学习“狼性”,牢固树立“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观念,自觉接受磨砺,把武艺练精,把意志练强。应该说立意很好,但用《培养新兵些“狼性”》做标题就不妥了,我们一直进行“永远做党和人民忠诚卫士”这一主题教育,现在又登培养“狼性”是什么意思?我不假思索顺手就改为《在新训中不妨借鉴些“狼性”》,后来到付印时,又琢磨改成了《要培养新战士的血性》。

一次,我在四版大样上看到篇搞好执勤安全工作的稿子中讲看押对象都是“对社会危害极大的坏人和危险的敌人”,从“哨位就是战场,执勤就是战斗”的角度讲这话并没有错,但看押对象中也有错案、冤案,还有一些过失犯罪人员,能说他们是最危险和最坏的人吗?后来改为看押对象都是“笼中虎”。

三、强身健体——治硬伤

医生的工作是给患者治病,编辑的工作是给稿件治病纠错。为作者做嫁衣,是绣花添彩的工作。所谓“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能改则瑕可为瑜,瓦砾可为珠玉”。

《人民武警报》2013年9月26日出了8个版的增刊,庆贺报纸创刊30周年。在交到我手里的大样上,有一篇编辑部文章《传递旗帜的光芒与力量》,这是经过专家大腕反复修改可以说是千锤百炼的重点文章,其中写道:“站在改革开放起点上,邓小平深谋远虑:我们武装警察部队要加强,要真正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尖刀’和‘拳头’。他亲自签发命令,抽调解放军建制部队改编成武警,这就是新组建的武装警察部队。”学过部队历史的人应该清楚,武警部队重新组建的依据是1982年第30号文件,它是由公安部请示中央将解放军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与公安部所属的武装、边防、消防三警合一,统一组建成武警部队,怎么能说“抽调解放军建制部队改编成武警”呢?为慎重起见,我又查阅了权威资料,最后改成“他亲自签发文件,决定将人民解放军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同实行兵役制的武装、边防、消防民警,统一组建为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新闻稿件如涉及民族和宗教问题,务必细之又细,慎之又慎,千万不能在这方面出纰漏。如2013年2月27日三版大样中一篇通讯《心声庄仕华》中有一句话“他是孩子们的阿达(爸爸)、是老人们的巴郎(儿子)、是人们心中的胡达(上帝)”。这句话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联系到该部队驻地的少数民族的信仰,这问题就来了。因为信仰基督教的人所敬仰的神才是上帝,而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所信仰的是真主,所以我就将“上帝”改成了“真主”,最后把这一句删掉了。

《人民武警报》是国内公开发行的军区军兵种报纸,既属于邮政公开发行的报纸,又属于部队内部报纸,在报纸宣传上必须严格遵守军队新闻宣传规定和总政《关于在军事新闻宣传中必须严格遵守保密纪律的通知》的要求。版面主编的责任就是把好失泄密的关口,及时堵塞漏洞,为对外军事宣传铸牢“防火墙”。

四、量体裁衣——砍尾巴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意少一字则义阙,句长一言则辞妨。”当代文学大家无不是“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而我们的报刊版面上、稿件里,时有注水数字、空泛道理、虚假认识等,需晒水分,减肥胖,砍尾巴。

有些稿件为了表达某项建设成绩,往往选择一些“标语式”“口号式”的语言,缺少干货,甚至夸大事实,过度渲染背景,结果产生虚假印象。“有理不在声高”,真正的好新闻是靠事实说话的,大话套话过头话都必须避免。

如2013年6月25日三版消息《某部12项考评助推支部班子建设》中有这样一段话:“作为一个备受各级关注的集体,党支部‘一班人’时刻始终在思考,如何才能不为盛名所累,在努力做到与已有荣誉名副其实的基础上,不断书写新的辉煌”。这段文字语句繁冗且言过其实,不像新闻稿件,倒像是一则演说辞的语气,所以将其删改为“党支部‘一班人’始终在思考,如何才能不为盛名所累,不断书写新的辉煌”,这样单刀直入,显得简洁明快。

又如2013年5月25日三版有篇开展崇尚荣誉教育引导新兵过好“第二适应期”的稿件,里面有一段文字:“特别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中,重言传轻身教,把讲了说了与培育划等号;重有形轻无形,把战士本子上记了多少与入脑入心划等号……”这段文字很明显是直接从材料上移植下来的,其行文结构与新闻文体不搭调,铺垫描述太多太繁,影响了稿件效果,就直接将这段删除后,整篇文章看起来简洁明快了许多。

有的作者习惯于在一篇稿件后面加一段类似于新闻链接的文字,诸如“这个部队还开展了什么”“与此同时,他们又如何如何”“这个单位现在出现了新的喜人局面”等等。有时候,这段文字是有必要的,是帮助读者连贯认识、思考问题的一种手段,用得好可能会有效果,用不好就是多此一举,把文章的整体破坏了。好稿子的最佳意境在于点到为止,为读者留出思考的空间,千万不能画蛇添足。所以我们要学会忍痛割爱,学会砍掉多余的尾巴。

(作者系人民武警报社总编室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