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我们一起来读书
——解放军报社后备部读书活动的做法及采访笔记

作者:郑蜀炎

采访笔记 当我们谈论读书的时候,究竟是在谈论什么?其实我们谈论的是一个民族的素质与未来,一个团队的精神与风气,一个人的品质与修养。

孟子曰:“观水有术,必观其澜。”和许多编辑部一样,解放军报社后备力量建设宣传部的工作完全可以用高强度、快节奏、满负荷等词汇来描述。然而,打动记者的并不是他们那繁忙紧张的运行状态,甚至不是成果颇丰的诸多宣传业绩,而是他们开展的一项既不时尚亦不热闹的活动——“我们一起来读书”。

采访时我常想起古典文学中一个很美很帅的词汇:“书剑飘零”。毫无疑问,手捧书卷而仗剑前行,应当是军事记者最本色、最骄傲的形象。

在国家和军队各项改革紧锣密鼓地推进的2014年,后备部的采编业务也上了一个新台阶——《中国民兵》和《国防教育》杂志完成全新改版,《中国国防报》由原来的周三刊扩为周五刊,闯市场的《军事特刊》和《环球军事》一报一刊保持着热销…… 面对数十万份报刊的采编和发行任务,要做的事很多,后备部党支部在深思熟虑之后,倡议发起了“我们一起来读书”活动。

  这个部被同行称为“小报业集团”,自然是很忙。因此,说到读书的重要性、紧迫性,人人都能讲几句。但真正要坐下来读,却不那么容易。有人还提出,读书毕竟是虚的,而每天压着案头的版面才是实的。后备部党支部告诉大家,读书学习是一个“务虚”的过程,作为风起云涌的变革潮流中“桅杆上的瞭望者”,认识能力和思维层次有多深,新闻眼光就能有多锐利有多深远。只有认真“务虚”,才能真正“务实”。而“务虚”之要,在于戒除浮躁,静心读书。

   一旦读进去了,读书就会成为一种习惯。从要求读书到自觉读书,在持续近一年的读书活动中,每个人在浏览诸多书刊的同时,扎扎实实地读了10本左右的书,有51位同志的读书心得还在今年初集结出版了读书学习笔记汇编——《我们一起来读书》。

采访笔记 历史似乎总是在开玩笑,我们的祖先留下了一部部堪称人类文化精华的煌煌之书,我们的民族更是向来崇尚“耕读传家”这一淳厚质朴的传统。可令人感喟的是,在人人手持高学历文凭,个个随口可吐几句外文的今天,我们反而远离了书籍。读书似乎成为了一种奢侈,工作忙读书少往往成为一个“光荣”的缺点。以至于阅读,这一个人精神层面的需求,竟然要通过《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这项国家立法来促进。 

  尽管读书未必能够“经世致用”,阅读这件事也属自由空间和个人爱好。但是,倘若在以码字攒文为业的媒体里少闻琅琅读书声,在文人聚集的报社里少见孜孜捧书人,难免如前人所喻:“长坂坡前没有赵子龙,空城计里没有诸葛亮”,总让人感觉到一种断裂的隐喻和尴尬。事实上,作为新闻工作者,书读得怎样并不仅仅是冷暖自知——你的文章里有多少文化的润泽,你的见解中有几分独到的剖析……“虽然不是家乡柳,一样风流系我思。”读者会做出最直截了当的评判。

   恩格斯说过:“地球上最美的花朵是思维着的精神。”而阅读正是浇灌这花朵的不竭之泉。读书是在繁忙的工作之外,成本最低、最直接、最简捷的学习知识的方式,亦是一种文化和精神景观。读书最需要的只是在急管繁弦的热闹中保持一点定力,在头晕目眩的忙碌中寻求的几分冷静。

   后备部是一个特殊的团队,他们共有10个编辑组,刚走出校门和招聘于地方的年轻编辑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我们常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发。不同的年龄、经历当然会带来不同的见解,但是,一旦读书学习成为一个团队的重要精神特征,成为一种大家认同的团队文化,成为一种大家交流沟通的内容,那么,这个团队就有了一把共同的尺子,就有了不断突破自己、超越自己的标准。

  为了建设一个学习型团队,培养一支能够担当起军事新闻宣传重任的队伍,他们把读书活动,这一最基本的学习方式和方法作为重要载体,作为政治思想工作的“家常菜”。

部里组织采编骨干和年轻编辑赴井冈山、延安等地探寻革命先烈足迹。在出发之前最重要的准备,是先通过讨论整理出40多个必读书目;平时下部队采访,参加各种新闻活动,部里都有一个始终不变的规定,行装中要有书,回来后要有一个读书汇报……

该部主任唐水福告诉记者,这种知与行的统一读书活动,已经成为独有的新型的团队文化,让后备部这个团队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有几个数字可以证明:他们先后发展了3位非现役采编骨干加入了党组织,有8名非现役采编骨干被任命为预备役军官,同时成立了预备役军官班、军嫂班等组织……

  采访笔记 植物的生长规律有一个“群落效应”——只有多样性的树木草藤构成的群落,才能生长得茂盛。读书也是这样,一个团队里的人所学不同,各有所好,随着当今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已经没有人能够穷尽所有的现代知识。但是,一群热爱读书、热爱知识的人汇聚在一起,组成一个志趣相投、道同志合的团队,这就恰好能够通过相互交流补充、取长补短,使一个团队构成一部活的小型“百科全书”。就如英国作家萧伯纳所说:“两个人各自拿一个苹果,互相交换,每人仍然只有一个苹果;两个人各自拥有一个思想,互相交换,每个人就拥有两个思想。”

  有一个词叫“负面清单”,倘若一个团队不以读书为风气,不以知识为话题,不以学问为目的,彼此的关系要么“谁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要么搞追逐名利、拉帮结伙充满了污浊之气的小圈子……“负面清单”上的账他们就会越挂越多。当然,现实生活中许多矛盾和问题不是诗文唱和、濡毫染纸、坐而论道能够解决的,但是,人们的心灵应当有所归宿,人也应当有所敬畏,所以,不妨拥有一点书卷之气带来的清逸风怀,几缕心灵品味熏陶的悠然情感。

马克斯·韦伯如是说:“只有追求不可能的东西才能得到可能的东西,我们得到的虽然可能并不是最理想的,但如果没有这种追求,就得不到任何现实的东西。”或许,读书就是这样的追求。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发展是时代的命题、是今天“正在发生的历史”。如何应对新媒体异军突起,走出一条新的生存发展之路,是传统媒体所必须考虑的一个现实问题。因此,克服本领恐慌,迎接新媒体的挑战,已经成为传统媒体的新常态。

无论是新闻采编还是新媒体传播,部里的同志每人都有点“老底子”,但是,“老底子”难以应对新常态。因此,通过更新、补充知识“集体充电”,全力抢占军事媒体融合发展的制高点,成为了后备部的同志们形成的共识,也是他们读书活动的第一推动力。

每一个时代最显著的差别,其实就是通过那个时代所拥有的技术显现出来的。新常态之所以“新”,就是因为它体现出当今最前端的科学技术。只有认知和掌握了这些知识,才能构成与时代高度耦合,也才能真正适应新常态。而读书学习,正是最有力的支点。

据介绍,他们把读书划分了三类:一是必读,二是推荐读,三是自选。经过同意,记者翻阅了他们的读书笔记,浏览了个人的“小书架”,堪称琳琅满目——有专业性极强的《数字技术与新媒体传播》,有深刻凝重的《甲午殇思》,也有充满了知识情趣的《世界绘画文化》……

  采访笔记 不可否认,现代科技带来的传播技术已经让我们拥有了寻索信息的便捷通道,其过程非但没有“悬梁刺股”之类的艰辛,反而可以获得游戏般的乐趣。但是,科学家的研究表明,人的大脑将为此付出“转换代价”——在享受到科技慷慨赠予物之时,我们的深度阅读和思考能力也在退化、丧失。因为网络是“一个叫人草草阅读、泛泛学习、浅浅思量、快快走神的环境。”善于在网页上跳来跳去的人,容易“变成肤浅的思想者”。

  英国网络文化观察家凯文·凯利说:“将消灭你的敌人,肯定不在你现在的名单上。”当我们担心这个挑战忧虑那个风潮时,或许我们忽略了我们真正的危险,那就是远离书本。

  现代社会的快节奏把每一个人的时间都“碎片化”,但是,把“碎片”穿缀起来同样可以成为美丽的项链。在英文里“利益”一词可译为“旨趣”,读书可能谈不上什么利益,但却应当成为我们的旨趣。

狄德罗这样论述编辑和读书的作用:“将世界上分散的各种知识传之于我们的后人,使过去的时代对未来时代成为有用的东西,让我们的后代因为更有知识而更有道德,也更幸福。”是的,能够通过努力读书成为这样的报人,无疑是也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