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专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电视读书栏目,且行且珍惜
——中国电视媒体读书栏目扫描

作者:刘小渡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作为文明古国之一,中国人自古就有读书阅读的好传统,并世世代代、子子孙孙地传承这一好习惯。自古以来,国人用知识去充盈内心,用书籍去透视世界,认知了仁义礼智信,学会了原则礼法度;知道了自由的局限,学会了对自由的把握。

作为传播新闻资讯、传承历史文明和弘扬中国文化精髓的中国电视领域,义不容辞地担负着好读书、读好书、读书好的历史责任,自1996年5月,作为国内第一档有影响的电视读书栏目——中央电视台的《读书时间》开播,曾引起国人极大关注和喜爱。

电视读书栏目

曾为国人深深喜爱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视文化类节目并不多,特别是平时观众非常仰慕却又见不到的大学者大作家通过电视读书栏目纷纷亮相,一些当时写出脍炙人口作品的新锐作家,也在电视读书节目中与观众、与读者交流,这让电视读书节目成为热点亮点,成为观众和读者青睐的栏目。1996年5月,诗人徐迟成为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的采访嘉宾,使《读书时间》亮相第一期节目——“谈《哥德巴赫猜想》”大获成功。节目播出后,得到了知识界学术界的热烈反馈,《读书时间》就此开始了它的文化之旅和传播使命。一群为人瞩目的文化人成为《读书时间》采访嘉宾,包括社会学家费孝通、哲学家胡绳、王元化、文学家张中行、画家兼散文家黄永玉和黄苗子、郁风夫妇等等。

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开播,在当时节目形态、频道、电视资源不怎么丰富的情况下,引起了极大反响。加上当时谈话类节目不是很多,大家觉得《读书时间》很有意思,很多电视台也纷纷模仿。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书苑漫步》、河北电视台的《读书》、北京有线电视台的《华夏书苑》、北京电视台的《东方书苑》、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开卷有益》、浙江有线电视台的《书情手册》、广州电视台的《书讯》、上海电视台的《阅读长廊》、湖南电视台的《爱晚书亭》、青岛电视台的《一味书屋》等10余家电视读书栏目相继开播。

曾几何时,读书栏目作为中国电视文化品牌之一,为观众、为读者送去一阵阵文化清风,吸引了当时中国大量的志在读书、趣在读书、迷在读书的年轻人,并从中得到神清目爽、色香味美的精神食粮,更成就那一代年轻人为建设现代化中国、为实现梦想而刻苦读书、钻研学习的志向和理想。

但随着观众口味的不断提高特别是读者阅读欣赏水平的日益提升,观众对形式单一、内容老套的电视读书栏目逐渐腻烦,导致了电视读书栏目的收视率越来越低。同时,随着电视台以“收视率”为纲的策划倾向性越来越明显,电视台本身对读书栏目也越来越不重视。作为一档独立的读书栏目,《读书时间》悄然从中央电视台荧屏上消失。

电视读书栏目

寒冬中犹有花枝俏

与《读书时间》相比,各省市台的电视读书栏目运气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盘点起来,近十几年相继停播的电视读书节目还有北京有线电视台的《华夏书苑》、青岛电视台的《一味书屋》、北京电视台的《东方书苑》、上海电视台的《阅读长廊》、湖南电视台的《爱晚书亭》、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开卷有益》等。

然而,在娱乐节目遍地开花、大行其道的电视屏幕上,仍有一些电视读书栏目坚守阵地,甚至独立潮头。譬如:河北卫视的《读书》栏目,以其清新淡雅的风格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吸引了观众的视线。栏目从传统的读“书”的圈子中跳出来,不仅引导观众好读“书”,更重要的是通过“读”好书,让观众获得“读书改变生活、读书改变命运”的“读书好”理念。形式上,《读书》栏目跳出了主持人加嘉宾,演播室一对一访谈的固有形式,引入了常驻嘉宾团、书友团等,通过权威代表、市场代表、读者代表的观点碰撞,立体化展现、全方位剖析、高大上地去解读关于读书的话题。同时,栏目善于用人物事例、精彩故事和思想碰撞来传递读书理念,节目穿插专家解析、评论家见解和作家讲述,而且关注不同的文化现象及社会话题,通过书、读者以及读者读书的故事,使社会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清晰展现,最终反映的是社会与精神。时至今日,《读书》以书为载体,以心贴近观众,为读者、为观众打开一扇文化之窗,成为读书人的朋友和观众的知己。

央视十套《读书》栏目几经周折,于2011年6月13日重新走进中央电视台,这对于一个有着悠久读书历史的大国意义是非常特别的。新改版的《读书》栏目用丰富的电视手段传递书中的精华和信息,并且在节目中邀请著书爱书人士与观众分享读书的快乐、解读好书的精华,以此带动全民读好书、好读书和营造读书好的氛围。央视十套《子午书简》栏目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读书栏目,但每期节目播出的内容都与书籍有关。《子午书简》栏目撷取古今中外经典优秀诗歌、小说、美文,取其精美章节,邀请名家朗读,并介绍与之相关的历史、文化及人物背景,节目形式主要以演播室诵读形式为主,配以简洁精美的与书籍情绪相关的图片、音乐,以及对文章背景的介绍,再加上演播室现场灯光的剧场效果处理,主持人以言述其情、以情传其声,给观众以高层次的精神享受和美的启迪。

《书香北京》是北京电视台青少频道推出的一档全媒体文化品牌栏目,《书香北京》栏目以书籍为载体,以“品味读书人生,感受知识力量”为主题,结合社会热点话题,邀请重量级嘉宾,进行演播室的思想交流和碰撞,分享嘉宾“读书改变人生”的亲身经历,并且从最亲民的角度体现阅读的现实意义和长远价值。2009年,北京市明确提出建设世界城市的目标,《书香北京》栏目围绕这一目标提出要加快增强首都文化软实力步伐,并通过丰富多彩的节目形式,让“文化软实力”和“读书”成为《书香北京》栏目热门关键词,通过重量级嘉宾与观众和读者进行热烈深入讨论,提出“读书可以改变人生,人可以改变世界”“一个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等读书理念。在此背景下,北京电视台重拳打造《书香北京》栏目,展现BTV紧扣时代脉搏,推介文化新品的高端定位。

创建读书大国

电视媒体任重道远

随着信息产业的发展,互联网抓住机遇,后来居上,网络读书频道发展迅猛,势头良好。很多稍具规模的门户网站都开设了读书频道,其中新浪、搜狐、腾讯等网站的读书频道已经颇有影响。

从美国网络出版商协会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来看,在18岁到54岁人群中有45.6%的人将互联网作为家庭娱乐文化的首选,从数量上超过了选择电视的用户。该项调查中还有这样一个问题:当你的生活中仅剩下两种媒体,你会选择哪两个?结果大多数人将互联网作为首选,而将电视作为第二选择。

在电视媒体受到网络媒体冲击的大背景下,上升势头良好的网络读书频道无疑对电视读书栏目形成威胁。不过,电视读书栏目的从业人员对来自网络媒体的冲击并不担忧,他们认为,实际上,网络读书频道和电视读书栏目没有必然的冲突,电视读书栏目表现的内容网络读书频道有时无法做到,反之亦然。

凤凰网读书频道的主编严彬认为,电视媒体有其自己的优势,只要栏目设置符合电视媒体的特点,了解受众的需求,会非常好看。点击率与收视率之间不存在竞争,只存在互补,不同的平台不同的做法,各有各的特色就好。他还表示凤凰读书频道也跟电视读书节目进行选题合作,不同资源互补更精彩,新老媒体融合更丰富。

著名电视人崔永元认为,电视读书栏目最大的威胁来自铺天盖地且日益强大的网络读书频道,它们虎视眈眈,已经或正在无情地拉走电视的读者,也带走读书的受众。因此,电视人必须善于扬长避短、取长补短。电视读书栏目只有采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另辟蹊径,充分发挥电视栏目的特长,规避互联网强势,才能出敌制胜、健康发展、茁壮成长。崔永元主持的《小崔说事》,曾以其超强的品牌力和小崔独特的主持风格、强大的号召力及对电视栏目的操控力,连续强势推进“小崔读书”主题,增强了《小崔说事》的核心竞争力。

其实,中国庞大的图书市场,庞大的读者群、作家群和出版阵营为电视读书栏目提供了无尽的机会。中国电视要针对繁荣庞杂的图书市场,大浪淘沙,沙里淘金,既把畅销书、争议书和热点书作为重点选定范围,又可注重选题的广泛性,涉猎历史类、小说类、生活类、励志类和职场类的作品;同时,注重选择与国内外大品牌作家进行合作,为读者奉上经典的图书饕餮大餐,制作出让观众、让读者、让作者、让出版商都感兴趣的有深度、有内涵的雅俗共赏的电视读书栏目。

(作者系本刊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