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传媒高端访谈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锐弄潮“澎湃新闻”
——访“澎湃新闻”时事新闻中心副总监陈良飞

作者:于都

2014年12月13日,中国年度新锐榜在云南大理揭晓,“澎湃新闻”斩获“2014年度新媒体”奖。

“澎湃新闻”(The Paper)于2014年7月22日全面上线,这个由上海报业集团依托《东方早报》打造的新媒体项目,从纸媒出发杀进新媒体,以“专注时政与思想”为理念,在浩瀚的新媒体蓝海中,成为硬新闻的坚守者和纸媒绝地而生的探路先锋。为此,记者采访了“澎湃新闻”时事新闻中心副总监陈良飞。

问:上海报业集团旗下诸多媒体,为何选择了《东方早报》团队来执行“澎湃新闻”这个新媒体项目?

答:第一,《东方早报》整体团队和班底比较年轻,平均年龄27岁,充满活力和新锐思想。我们有一个坚强的领导班子,《东方早报》从2003年创刊至2014年,核心领导班子从没有散过,媒体管理和运营持续性良好。邱兵社长一直带领我们,使报社保持良性发展。第二,《东方早报》团队经历了11年市场化运作的训练,不论是对市场化媒体操作的方式,还是对网络新闻的表述和表达都不陌生,所以投身报网融合转型,相对不那么困难。

问:那么,目前“澎湃新闻”的新媒体呈现的是什么情况?

答:2013年10月28日,上海报业集团成立,新媒体业务成为集团发展的重要突破方向,“澎湃新闻”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新媒体产品代表。作为一个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我们致力于“打造互联网新闻与思想的最大原创平台”。目前“澎湃新闻”已全面覆盖网页版(http://www.thepaper.cn)、客户端(苹果App Store,安卓市场)、wap网页(m.thepaper.cn);同时,“澎湃新闻”的微博与微信帐号也已经开通,形成了对网民网络信息传播关系网络的全面覆盖,这也是打通官方舆论场与民间舆论场的有力实践。

问:“澎湃新闻”的内容定位是什么?

答:作为时政思想类互联网平台的网站,“澎湃新闻”的内容定位遵循以下原则:“通俗但不庸俗,懂批评也懂建设,听民意但不迎合,谈问题也谈主义”。“澎湃新闻”希望在信息纷杂的时代,由追问洗出真相,为用户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与见解。这就是我们的内容定位。

问:“澎湃新闻”上线后,受众的反应情况如何?

答:“澎湃新闻”上线后,如同一匹黑马横空出世,短短十几天,受到人们极大关注。仅《周永康之后,王岐山的下一步棋是什么》和《周永康一役凸显习近平布局内功之深厚》这两则新闻,阅读人数就超过百万(不包括被其他媒体转载后的阅读数),前者还获得《人民日报》客户端和官方微信的全文转载,阅读和评论达数十万次。

问:那么,“澎湃新闻”鲜活与亮点表现在哪里?有哪些探索与创新?

答:一是破除老套做法,多用新颖技术。“澎湃新闻”打破了一些网站单一、死板的依靠文字、图片等惯用的表达形式,除了采用音视频技术和适用于智能手机、pad客户端及网站的一切技术外,还采用360技术,在屏幕上360度全景展示新闻现场和局部细节,并在界面设计上不断收集用户体验,改进方式,力求完美。

2014年是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年初会见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时,曾用“剜心之痛”来形容甲午战败。“澎湃新闻”非常重视这一纪念活动的宣传报道,在组织编排时,除了使用多种形式客观地呈现历史外,着重突出报道当下感和现实感。2014年8月1日建军节这天,“澎湃新闻”以《让习总不再有“剜心”之痛:多媒体全景重现甲午海战》为题,推出了一个数据驱动型的、多媒体新闻产品,通过历史图片和博物馆船舰模型提取细节,从史籍记载中提取数据,3D工程师逐一还原了中日参战的24艘船舰,制作了360度对比观看的展示,融合三维动画和影视后期的方法制作了战况还原视频。由于“甲午海战”的场景栩栩如生,相较文字表达更清晰、直观,并可以在PC上和手机上阅读,符合现在移动阅读的潮流,引起了大量网民“点赞”和转发。

二是不闭门造车,力争多接地气。“澎湃新闻”从筹建一开始,就要求采编人员坚持“三贴近”“少坐办公室,多去第一线”,力争获取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赴各地考察调研,考察中和群众亲切攀谈,嘘寒问暖,涌现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我们认为对此应该很好地宣传报道,就安排记者跑遍10多个省市,回访那些近距离接触过中央领导的民众,记述他们对领导人说的心里话、大白话。“澎湃新闻”上线第二天,就推出了《想对中央领导人说的话》这组朴实无华的专题,很有生活气息,拉近了与网民特别是基层网民的距离,“点赞”众多。

三是减少单向传输,多让网民互动。我们认为,全靠转载平面媒体新闻,单向传输,内容同质化,难以引起网民兴趣。于是,“澎湃新闻”在一些内容后面设置了“评”和“问”这两个“按钮”。“评”,多源自网民对新闻事实的反应;“问”,则需要网民进行深入思考,对关键人、关键细节发起理性提问。这种“评”和“问”,通过网民互动,使网页、栏目、问题“活”了起来。“澎湃新闻”还设置了一个“热问答”栏目,一是“问”,二是“答”,通过一“问”一“答”,以网民参与、博采众议的互动形式,使网民更好地读懂新闻,解疑释惑,分辨真假。例如,2014年8月4日凌晨,新华社关于郭美美的报道登上“澎湃新闻”之后,有的网民根据流传甚广的传言问到:“王军真是王震之子吗?”下面很快有人回答:“不是。王震之子王军是1941年生的,已经70多岁,前中信集团董事长,早已退休。”相关谣言得到了及时澄清,不再有人对此疑惑。这个《热问答》栏目受到很多网民赞扬,网民“综合观察”说:“问答区理性、干净,能够形成善意的讨论环境,是解‘疙瘩’的好园地。”

四是精心设置专栏,吸引受众群体。“澎湃新闻”在专栏设置上与众不同。我们认为,设置好专栏、办好专栏,是改进表达方式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提高网站影响力和知名度的手段。目前上线的《中国政库》《打虎记》《直击现场》《人事风向》等时政类专栏和《译中国》《有戏》《财经上下游》《自贸区连线》等国际、文化、财经类专栏,栏目名称的设定既有的放矢又各有特点,栏目内容的制作既精彩活泼又严肃认真,受到网民的认可和喜爱。

五是标题制作的变化。报纸标题一般字数控制在13个字以内,“澎湃新闻”的标题则在28个字以内,力求在标题中加大信息量,以吸引读者。总之,“澎湃新闻”在改革中诞生,求新求变,一改懒惰、死板、浮躁的做法,试图在新闻表现方式上积极探索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既突破传统媒体内容表达上的某些僵化与老套,又把网络新闻的可信度和严肃性提高到与传统媒体相当的水准。

问:“澎湃新闻”目前原创新闻占比多少?《打虎记》作为《澎湃新闻》标签式栏目,如何使它成为“反腐倡廉第一平台”?

答:目前,“澎湃新闻”日发稿量100多篇、20余万字,原创新闻占到60%到80%。“澎湃新闻”拥有40多个栏目,《打虎记》是其中之一。该栏目契合了《澎湃新闻》“时政+思想”的定位,更重要的是,契合了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反腐倡廉的总体形势。《打虎记》在绝大多数时候访问量排名位居第一。我们致力将《打虎记》打造成“反腐倡廉第一平台”。首先,我们配备了“澎湃新闻”实力最强的调查记者。其次,要闻中心在抓取稿件时,对反腐新闻做重点关注。再有,注重反腐报道的覆盖性。我们对上至副部级以上、下至科级以下的腐败官员都进行曝光,并且注重曝光的典型性。另外,我们在事实的探究方面加强了力度。以前,仅泛泛地报道一件事情,现在要把每个人、每个事件,用解剖麻雀的方式来做,做细、做透、做深,这是一种操作改进。

问:“澎湃新闻”需要进一步努力的地方在哪里?

答:“澎湃新闻”还存在幼稚与不足,表现方式上也有不尽完美之处。例如,在与网民沟通与互动方面还存在一些硬伤或不畅,有些新技术的使用还有瑕疵,有些专栏的内容比较单薄等。相较于大型商业门户网站,我们的技术力量还比较薄弱,有时良好的表达创意会遇到技术瓶颈。此外由于上线时间较短,还没有足够的数据库积累,在内容生产的有的放矢、精准投放上尚需努力。另外,我们热切希望在对报道细节、爆料事实的核实上,能够得到权威部门更加积极地帮助和及时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