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记者亲历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丝路边关万里行

作者:李三红

一次高原之行,就是一次收获之旅,更是一次心灵净化之旅……

今年1月23日下午下班前,我临时受领赴新疆军区采访的任务,要求完成两组专题稿件。其中一组主题定为“丝路边关军旗红”,拟作为《解放军画报》3月上半月的特稿;另一组是提供给军报《视觉新闻》版的图片。由于时间紧、任务重,部领导嘱咐我尽早出发。第二天,参加完总政组织的新闻采编人员岗位考试后,我便连夜开始查阅资料、收拾行装。

作为一名新调入报社的摄影记者,想到即将首次踏访那片美丽而又神圣的土地,想到这次采访任务的艰巨,我心里既兴奋又有些许紧张。

“自讨苦吃”上高原

临行前,领导怕我身体吃不消,考虑再三,仅让我去海拔相对较低的北疆采访,南疆准备派上过高原的记者去。对于领导的关心,我非常理解和感激,但这次采访机会对我而言实在难得。再说,地处南疆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是新疆目前向第三国开放的3个口岸之一,海拔5000多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口岸,报道极具代表性。早在1000多年前,这里就是著名的“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隘。常年驻守在此的边防军人和武警边检官兵,每天不都在这素有“死亡山谷”之称的高原上巡逻执勤吗?作为一名军事记者,我绝不能退缩!经过再三请命,领导最终同意了我上帕米尔高原的请求。

1月27日,农历腊月初八。天刚蒙蒙亮,我和军报驻兰州军区分社记者贾保华、南疆军区政治部干事王宁和喀什军分区宣传科干事姜胜民一行4人从喀什出发。一路上随处可见的是刀锋山、老虎口这样的天险绝路,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山崖,车毁人亡。车过卡拉苏前哨班时,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车辙印眨眼工夫就不见了,汽车方向盘开始有些不听使唤,整个车子时不时“玩”一下“飘移”。此时,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谁也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抓牢车内的把手,任凭车子的惯性把我们摇来晃去。人到这时,反而很平静,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赶到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已是下午6点多钟,风雪依旧,团领导下令不准再赶路。无奈,我们只好在团部休整一夜。一进房间,我便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的“红景天”“丹参丸”等药品。有过好几次西藏高原采访经历的贾记者说,这药是专门治疗和改善高原反应的,一定要赶紧吃,等有反应再吃就晚了。按照他的建议,我认认真真地服下了药丸,生怕第二天上不了红其拉甫。但不久,头痛、胸闷、气短等症状依然向我袭来……这晚,一夜无眠。

28日一大早,我们向着红其拉甫边防连进发。穿越老虎口,翻越雪山达坂,经过5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抵达连队。抬头望去,满眼都是高耸入云的雪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四射,让人睁不开眼睛。

“李记者,慢点,看你嘴唇都乌了。”如果不是王宁的提醒,我真忘记了自己是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上拍摄。为了抓拍好中巴边防军人联合巡逻、开展文体活动等镜头,我不停地选取拍摄位置和角度,常常是跑几步、拍几张,然后一屁股坐地上张大嘴巴喘几口气,稍有缓解,接着再拍。剧烈的头痛和胸闷被我抛之脑后,被高原紫外线灼伤得火烧火燎的脸庞也无暇顾及了。

返回途中,贾记者在路上交了“公粮”,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晚饭时,他粒米未进,便直接躺进了医务室。治疗中,他还坚持一边输液一边写稿,这种敬业精神着实令人感动和钦佩。这一夜,我因头痛又未能入睡……

处处留心皆新闻

都说处处留心皆新闻,此话不虚。

在高原行走,有时很难见到一个人。偶尔碰到两个牧民,心里也格外高兴。一天,我们在路上偶遇一位美丽姑娘,听说她是某边防连排长刘新乐的新婚妻子车泽英。新婚燕尔上高原——有故事!凭着多年的新闻直觉,我断定这是一条 “新闻活鱼”,决心要把这条新闻抓到手。由此,我开始探秘她和边防军人的爱情故事——

车泽英出生于甘肃武威,今年26岁,人长得娇嫩妩媚,明亮的眸子清澈得像一湾荡漾的泉水;轻轻抿嘴一笑,脸颊上便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配上一身葱绿色的披风大衣,颇显时尚。2013年3月,经朋友介绍,车泽英与刘新乐相知相恋。

“你不觉得高原很苦吗?”我问车泽英。

“朋友也曾提醒过,说高原边防的日子会很苦,可我不怕。我从小就喜欢军人。新乐有责任心,尤其是他穿军装的样子,很好看!”车泽英说。

为了支持爱人卫国戍边,去年7月,车泽英毅然辞去高薪工作,并考取了教师资格证书,决定到离爱人近一点的城市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工作。采访中,刘新乐不无歉疚地说,由于自己工作实在太忙,加之连队地处海拔50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上,常年高寒缺氧,交通不便,结婚前,他们有14个月没有见面,但车泽英连一句怨言也没有。这不,车泽英刚与刘排长新婚没几天,又赶上春节,就随丈夫到雪域高原军营度蜜月。到连队的第二天,车泽英顾不上高原反应,执意要为战士们做饭,接下来又同大家一起站哨、巡逻、搞文体活动……只要车泽英在场,处处欢声笑语一片。不到几天的工夫,她居然能叫出连队40多名战士的名字;她还帮助一名战士卸下因家庭财产纠纷而背负的思想包袱,用亲姐姐一样的情怀感动了3名有思想疙瘩的战士;她让经常吵架的一对士官夫妇和好如初。

功夫不负有心人。基于以上采访获得的新闻素材,我脑海里首先蹦出了这样一个新闻标题——《帕米尔高原上的“蜜月”》。当天采访拍摄结束后,我顾不上填饱肚子,随便扒拉了两口饭,就赶忙跑回房间写稿、传稿。军报穆可双编辑收到图文稿件后说的一句话,让我十分感动:“兄弟,蛮拼的呀!我这就给总编室送过去。”随后,他将稿件打印好送到总编室夜班孙兆秋组长手上。很快,此稿经孙组长画龙点睛后,以《高原上的蜜月也甜蜜》为题在军报要闻版突出处理。紧接着,军报微博、中国军网、国防部网和《解放军画报》等媒体也相继以专题形式刊发。

现在回想这组稿子之所以能够见报见刊,我感到,不是照片拍得有多么精彩,也不是文字有多么优美,而是因为边防军人的爱情故事感天动地。诗人郭小川曾经深情吟诵:“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谁说军人的爱情不甜蜜?尤其在当下,网上不少恶意攻击、抹黑军队和军人形象的言论时有发生,这样的新闻报道无疑是对那些“抹黑论调”的有力回击。作为军事记者,我们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绝不能让“新闻活鱼”从身边溜走。

-30℃中的执著守候

从地处北疆的霍尔果斯口岸继续北上,经过雄伟壮丽的果子沟大桥,沿着景色秀丽的赛里木湖,我们来到了此次“丝路边关行”采访活动的最后一站——阿拉山口口岸。始建于1990年6月的阿拉山口口岸,是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的集纳石油管道、铁路、公路三位一体的国家一类口岸,目前年过货量占新疆16个口岸总过货量的90%以上,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口岸”。这里也是我国四大风区之一,自然环境十分恶劣。

那天中午,我们在阿拉山口边防连国门执勤点采访,气温直线下降至-30℃,风吹在人的脸上像刀割一样。当时,我很想抓拍一张“哨兵·国门·火车”的镜头,以此来表现驶入驶出国门的火车,拓展丝绸之路、交融世界文明和常年驻守在此的阿拉山口边防连官兵默默地在这条边境线上奉献青春和热血的主题。可巡逻战士告诉我,现在是闭关季节,来往火车较少,要想拍列车就得碰运气。执勤点带哨干部薛华新说得更专业:“如果在房子里烤着‘小太阳’,等哨兵发现列车后报告,咱们再跑过去得花五六分钟,这时很可能就会错过最佳的拍摄时机。”就这样,我顶着七级大风在-30℃的极寒天气中执著地守候着理想画面的出现……两个多小时后,当看见两列火车隆隆驶入国门的一刻,我立即从大衣中掏出相机抢拍,将巡逻战士、国门、列车定格在了我的镜头中。恰好拍完这个画面,相机由于气温太低就“罢工”了。此时,我的手脚也早已被冻得麻木了,双手双脚毫无知觉。但严寒中苦等两小时,能够收获一张“片”,值!经此一遭,我心想:“下次来,咱还得要给相机准备几个‘暖宝’才行啊!”

奔忙数日,特稿采访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为了完成好军报的稿子,我们又开始精心筹划研究,反复筛选线索,最终决定“舍近求远”,赶赴千里之外的哈密伊吾县下马崖乡挖掘一条好新闻,坚决放弃了几个近在咫尺的一般线索。

此次采访历时13天,行程11000多公里。从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到新特区霍尔果斯口岸,从西陲第一哨的斯姆哈纳边防连到欧亚大陆桥桥头堡的阿拉山口口岸,再到东疆第一哨的下马崖边防连,都留下了我们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脚印。有付出就有收获。《解放军画报》3月上半月刊以12个页码推出由我们采写拍摄的特稿《新丝路上军旗红——新疆边关国门影像日记》,真实记录下了国门卫士追梦圆梦的铿锵足迹,展现了边防官兵的忠诚与奉献。军报3月1日刊发的专题报道《一个“亲戚”走了42年》,讲述了新疆哈密维吾尔族老大爷阿迪·尕力祖孙三代42载拥军的感人故事。这两组稿件,同时也被军报微博微信客户端、中国军网、国防部网采用,新浪、搜狐、人民网、新华网、千龙网、央广军事等20多家网站纷纷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