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海外媒体印象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一位中国媒体人眼里的德国新闻

作者:陈宝红

前不久,中国安徽省“媒体管理与新闻业务”培训班一行,来到德国法兰克福、柏林、慕尼黑等城市,对当地的新闻业进行考察学习。交流的单位有黑森州行政管理学院、黑森州高级法院、法兰克福新闻和信息局、达姆城大学、维斯巴顿工业联合会、联邦德国新闻及信息局、德国之音、德国新闻发言人联合会、柏林自由大学、巴伐利亚新媒体中心等。

德国媒体拥有

强大的监督权

媒体监督权,是德国基本法所赋予的,是与立法、行政、司法并立的一种社会力量,号称第四权利。德国二战后实行联邦制,主要是因为纳粹实行中央集权制,给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之后又受美国影响,吸纳联邦制,一是让权力分布于各州,二是意见更加多元。目前16个联邦州,联邦和联邦州之间遵循的最基本法律是宪法。德国基本法规定:“人人享有以语言、文字或图像形式发表和传播其意见的自由,并且享有通过一般消息来源不受阻挠地使自己了解情况的权利。新闻出版自由以及通过广播和电视进行报道的自由是得到保证的。禁止事先审查。”这意味着德国或在德国生活的外国人,都可以有言论出版自由。

德国政府和党派没有自己的报纸,很多报纸和电台电视台是私营性质,包括德国最大的通讯社——德新社,也是一家股份企业。德国在政治生活中也避免出现领袖级人物,欢迎出现不同声音。

据黑森州行政管理学院Heoker教授介绍,在德国,社会给记者很大的权力,即监督权,在国家层面,没有一个机构可以对媒体刊登的内容进行检查,每一个媒体都可以质疑政府做出的任何决定。黑森州高级法院Maukn法官说,在德国告媒体是很难的,出版法规定,记者必须报道真实的事件,只要是真实发生的事件,不管涉及国家机密,还是个人隐私以及公司机密,都是合法的,法院看记者是否合法,只有一条,报道的内容是否真实。你只能就媒体虚假报道给你个人或公司带来的伤害进行民事诉讼。但这是有条件的,这个伤害必须建立在非真实性报道基础上造成的,如果是真实的事实性报道,不用赔偿。据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Beck介绍,在德国警察不可以随便搜查编辑部及材料,警方也不被允许搜查记者私人住宅,记者不能因为披露信息以后,遭到警方或公诉人起诉。

德国媒体人具有

较高的职业素养

在德国,虽然没有媒体监管机构,但德国媒体人普遍具有很强的法律意识和职业素养,媒体人专业素质和业务水平较高。媒体对法律负责,对文章的真实性负责,对职业道德负责。一旦出现虚假报道,你将承担因此而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比如,如果出现失实报道,要在同等版面,同等大小,同等标题下进行道歉更正,以及承担其他法律后果。

当我们问到,有没有记者利用舆论监督进行要挟,或大选时期,党派有无花钱利用媒体宣传时,他们回答,没有,若有,这就是重大丑闻。在德国期间,听到最多的对媒体的约束,是青少年保护法。媒体的所有报道,不得违反青少年保护法,这已成为行业共识。

德国媒体业普遍

出现了经营困难

据介绍,近年来,德国报业普遍处于亏损状态,只有《明镜周刊》是赚钱的。在网络免费提供信息的大背景下,和中国媒体一样,近十年传统媒体由于忽视了网络发展,错失了发展良机,报刊总数日益呈下降趋势。德国报纸基本都是私人性质的。面对亏本,通常采取的办法是裁员,有的甚至裁员一半以上。有的要求记者转变报道方向,有的大量采用自由撰稿人的稿件,有的取消国际部等等。由于记者队伍的萎缩,精英人士也越来越多地离开这个行业。据称,留下的记者因为奔波在生存线上,没有精力和体力进行思考,报道质量也呈下降趋势。

面对媒体困境,我们问,联邦政府会采取什么方式来应对这种局面呢?他们说,政府不会给钱,因为,政府给钱,报纸就不可能行使独立的监督权。德国媒体大都属于私人性质的出版集团。只有德国电视一台、二台,带有公共性质,但也不属于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的媒体,承担着重要的监督政府的公共职责,政府不给钱,而依然在顽强生存,不能不说是奇迹。

在德国,电视台主要靠收费制,这种收费不属于国家性质,但也具有强制性。因此,对于公共电视机构,播放广告是有严格的限制。据称,一般是晚上8时以后,才可以播放广告。私人电视台也有每小时不超过12分钟广告的限制。在纸媒上,版面也很清爽,很少看到国内报纸那种浓厚的商业氛围。德国媒体2∕3收入来自广告,1∕3来自销售。现在,媒体也开始搞经营性活动,出书、音像制品、不动产出租等多元化创收。德国人信赖媒体,所以媒体的活动一般都会得到社会的关注。

德国媒体人生存状态也呈下降趋势,不少优秀人才选择离开媒体从事其他工作。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德国媒体基本都是亏损,作为资本主义国家,媒体是如何生存的呢?谁为此买单呢?连生存都困难的媒体,又如何保持在金钱面前客观公正呢?

德国新媒体

发展落后于中国

在德国,最大的社交媒体是Facebook。本土媒体发展新媒体也尚无好的盈利模式。德国新媒体发展,没有中国迅猛,传媒业也都在探索新媒体的发展道路,但尚无好的办法和举措。他们认为,眼下,新兴媒体的冲击并不严重,因为德国人有良好的阅读习惯,特别是老龄化社会。冲击将在未来显现,因为德国的“90后”也基本不看报。

目前,各家媒体基本处于推出网站的阶段,并在收费、不收费或如何收费中徘徊。和中国网民一样,德国民众也习惯免费从网络获取信息,一旦收费,很多网络版也将会失去读者。

出访学习体会

对待媒体的舆论监督,不要视之为洪水猛兽。从德国实践情况看,舆论监督并没有影响社会稳定,相反,意见的多元,更加促进了政府工作的依法依规进行,保障了民众的合法权益。从国内情况看,部分地方党委和政府负责同志,将舆论监督视为给地方抹黑,视为影响一方稳定、影响工作部署,在认识上存在偏差。维稳是个筐,什么内容都往里装。在法制中国的建设步伐中,依法行政和舆论监督是并行不悖的,是相互补充的,是相得益彰的。舆论监督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社会的减压阀,是社会的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存在的不足,如果通过舆论监督,及时化解矛盾,完善工作,也是社会之幸。

媒体要有高度的自律和道德精神。在我国,媒体从业人员的准入门槛较低,受市场经济的冲击,面对诱惑或生存压力,部分媒体从业人员,失去道德准绳,以曝光为要挟,吃拿卡要;面对广告费,选择性报道;为追求吸引眼球,哗众取宠;报道不考虑对当事人或社会的伤害等现象,时有发生。因此提高职业记者准入门槛,提高法律意识,增强道德素养,十分必要。特别是在当下,自媒体发达,人人都是麦克风,更需要主流媒体的记者保持定海神针的示范引领作用。

要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在德国,总体感觉,媒体人的压力要远远小于国内。国内媒体生存压力过大,要求过多,支持过少。作为社会公器,作为正能量的传递者,陷入深深的生存危机,将不利于事业的发展,不利于优秀人才的流进,最终也将损害我国的新闻事业。德国电视台虽然国家不给钱,但从民众中强制性收取电视费,按户收取,然后由行业协会进行合理分配,使得媒体的生存压力较小。而我们国家,媒体更多的是依靠商业广告,为了生存,在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面前,有时候媒体难免让步。特别是,与德国相比较,两国的管理制度存在巨大差异,德国私人媒体的记者,都能集中精力做好新闻报道,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媒体,承担着重要意识形态引导和宣传之责任,因此更不能过于市场化,必须立足新闻沃土潜心耕耘。

媒体要对职业负责,对工作负责,不要妄自菲薄。在德国,我们听到最多的是媒体监督权的至高无上。对于行业里的不公正,对于媒体遇到的困难,在交流中他们一律不谈。其实,他们也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我们也想听听他们通过什么渠道进行解决,但是他们始终没有讲这些。我们国内媒体面临的问题也很多,相反在国内很多媒体人,公私不分,在公开场合发泄很多批判和不满。而德国人认为,你可以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党派倾向,但工作上必须对上负责,对下负责,对岗位负责。德国主流价值观的相对统一,对我们来说,也是值得学习的。

(作者系安徽省市场星报社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