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史海泛舟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闻有学无学”论争始末

作者:芮晗

近日,一条主题为“千万别报我们学校”的博文红遍微博。其中一位女生手持提板,上书“千万别报新闻学,因为新闻无学苦处多”的附图引起广大新闻人的关注。从相关的转发和评论看,该略带调侃的观点却获得了许多人的附和。新闻真的无学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新闻有学无学”就引起了广泛而深入的论争,“新闻有学”最终取胜。以史为镜,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当前的问题。

一、“新闻有学无学”论争起因

伴随着新闻学在我国的创立和发展,“新闻有学无学”之争零星延续着。总体来说,“新闻无学”的观点在学术讨论中始终处于非主流的地位,但在文革时期,康生、陈伯达等认为“新闻无科学可言”,建议取消大学新闻系,导致我国新闻学研究停滞十年,对我国新闻学乃至整个新闻事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1980年5月,西北五报新闻学术讨论会召开,也拉开了中国大陆新时期新闻学术研究的帷幕。甘惜分教授提出,“在我们的新闻工作队伍中,常常有否认新闻工作存在规律的人们,认为新闻工作是党的宣传工作,党决定宣传什么和怎样宣传,新闻事业就紧紧跟上,这里没有什么客观规律可循,不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此新闻学也不是一门科学。”——“新闻无学”作为讨论议题,由学者主动提出。

“新闻有学无学”论争由学界蔓延至全国所有新闻人,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大讨论,始于80年代我国着手恢复专业职称制度、实行学位制度的研讨。当时,有人认为新闻有术无学,有人对新闻学列为一门学科持怀疑态度。1984年初,全国新闻职称评定委员会的一位副主任甚至认为“新闻无学”,因此不必给新闻工作者评定职称。这不仅引发了新闻学界的震动,更引起了所有新闻人的强烈反弹。一时之间,“新闻有学无学”的争论遍布全国各新闻院校、单位,各大学术刊物每期都有相关的研讨文章。新闻有学还是无学,成为所有新闻人最关注、新闻学研究领域最热门的话题。

二、“新闻有学无学”论争的观点交锋

“新闻无学”观点的产生有其历史原因。我们党的新闻事业是许多老战士在党的领导下干出来的,早期缺乏新闻理论的研究。因此进城以后,在一部分同志中产生了“新闻无学”等种种说法。芸芸说法之中,又能提炼出“从业无门槛”“是术不是学”“新闻是宣传”“研究无张力”等四大主要观点。

(1)因为“从业无门槛”所以“新闻无学”?

有人认为,关于需要专业执照才能从事的工作的研究,才称得上“有学”,比如法学、医学等;而从事新闻行业不需要专业执照,记者队伍里既有学文学的,也有学历史的,还有许多记者教育程度并不高,但已然是全国知名的“笔杆子”。他们认为,新闻不过是重复的经验性工作,不需要学习什么理论,也能拿出优秀的新闻作品。

该观点错在没有认识到“新闻”、“新闻作品”和“新闻学”等几个基本概念的关系。宁树藩在《新闻学研究中亟待澄清的几个问题》一文中做出了强有力的反驳:“一定要将‘新闻’与‘新闻作品’两个概念区分开来。”他认为,“新闻”是某种信息,“新闻作品”则是传递信息的手段,或曰运载信息的载体。“从哲学上讲,作为信息的新闻,是独立于人们思想意识之外的客观现象;而‘新闻作品’则是人们劳动的成果,是主客观的结合。”由此可见,我们常把“新闻”等同于“新闻实务”和“新闻作品”,这实际上是一种概念上的矮化。

(2)因为“有术无学”所以“新闻无学”?

许多“新闻无学论”的支持者的主要依据是,新闻学“有术无学”。他们像早前的教育家们一样,认为经、史、哲等“无用之学”在人格培养、道德观形成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是“学”;而那些偏重于“技”的“有用之学”是“术”,虽教会了学生工作、生活的某种技术某种技能,但这些技术和技能是很容易被超越的。同时由于这些工作、生活技能多由非智力因素决定,学生走出校门也可获得,所以认为大学教育当是重在对学生“无用之学”的教学。实际上,这种对学问的偏见摇摆已久。

蔡元培、胡适等人强调大学对人格的培养,强调“无用之学”,意在打基础,培养基本素质。这一传统在20世纪末期得到加强。高校的大合并使原有的技术性院校变成文理综合性院校,同时在理工科学系中开设“无用之学”专业,如文学欣赏课、哲学课、音乐课等。随着“研究型大学”的办学思路的普及,这些“无用之学”受到更大的重视。这种对“无用之学”的重视导致了对“有用之学”普遍轻视。“有用之学”看重受教育者的实际操作能力,学生学了马上可以到实践中运用。“有用之学”在快速培养熟练的运用型人才方面,有着自己的优势。

(3)因为“新闻是宣传”所以“新闻无学”?

争论最大、最久的是新闻和宣传的关系。何光先在《我国新闻学研究的现状及发展趋势(三)》一文中回顾了这段历史,提到当时“那些重视新闻工作而不承认新闻有学的同志,主要是受了传统观念的影响,把新闻看成是宣传工作的一部分,把新闻传播叫作新闻宣传,并把新闻工作隶属于宣传部的领导。”这种观点认为,指导新闻工作的是指示而不是理论。

这个问题的实质是新闻事业的性质之争,即新闻事业到底是“阶级斗争工具”还是“社会舆论工具”。到1987年党的十三大后该争论已基本统一于“社会舆论工具”或“社会舆论机关”这一概念上来。曾经坚持“阶级斗争工具论”或阶级舆论工具论的部分人,有的公开放弃这一概念,有的则悄悄地修改了。由于新闻事业性质问题的基本统一,对于新闻与宣传的关系也有了大致统一的认识。即新闻与宣传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相联系的是,在有阶级的社会里,新闻是一种宣传,起到了宣传的作用,相区别的是,新闻不等于宣传,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具有不同的性质:新闻以客观事实为反映对象,要求事实真实、新鲜,并为受众服务;宣传则以宣传者的主观意图为反映对象,要求观点鲜明,事实只为了说明观点,并为宣传者的主张服务。

(4)因为“研究无张力”所以“新闻无学”?

当时也有偏向“新闻无学”的学者,他们认为“新闻无学”是因为其与研究实践和研究对象距离太近。“研究者与研究对象应保持一定的距离”作为一种“学术研究信条”被人文学者广为接受,这一“信条”使许多“当下研究”在许多人文学者那里,学术研究价值大打折扣。

这种观点已然落后于时代,当下发生的文化现象不仅不应被忽视,反而应该更加重视。从实践的角度看,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的实践与以往大不相同,实践飞速的发展变化让新闻学的研究对象不断充实、研究空间不断拓展。人们需要学术的、专业的适应新媒体时代发展的新闻研究来探寻新闻发展的规律,揭示新闻的本质,把握新闻的价值规律,进而更好地指导新闻工作。认为新闻研究与研究对象太近而缺乏学术张力的判断,是不符合新闻学实际的,以此判定“新闻无学”更是荒谬的。

三、新闻学蓬勃发展力证“新闻有学”

八十年代中后期,“新闻有学”已成为共识。除了对立观点的逐渐趋同之外,新闻学研究丰富的理论成果不断地在证明“新闻有学”。据不完全统计,从20世纪20年代前后起到1987年底止,我国共出版了各种新闻学论著、译著及新闻业务读物约1600部,其中解放前出版约150部,解放后出版1400余部(含港、台出版的约500部),比解放前30多年增加了近10倍。有些论述在当时尚属初步探讨,还无最后定论,但它巳经形成我国现代新闻学的知识体系,何光先认为,这个体系“不仅包括理论新闻学、应用新闻学和新闻历史学,而且还新开拓了新闻科际学,足以独立反映研究对象及其客观规律性。一些重要理论问题已经基本趋于一致的认识。”

学科建设的角度也能反映“新闻有学无学”争论的发展进程。1981年制订的学科专业目录中,新闻学是二级学科,属于中国语言文学范围之内。而中国语言文学作为一级学科,下设二级学科达14个之多,与新闻学并列的有文艺学、中国文学批评史、现代汉语等等。1997年,新闻学与传播学一起,被确定为一级学科。2004年中央又将新闻学确定为国家重点发展的九大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之一,同时将其列入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之中。

如今新闻学的学科地位不断巩固,新闻学专业的教学点近1000个,每年培养新闻专业本科毕业生数万人,这些数据足以证明我国新闻学发展蓬勃、生机旺盛。随着新媒体极大地改变新闻实践,新闻学的研究对象变得更加丰富更有价值,可以说,新闻学已进入高速发展的新时代,这是几代新闻理论和实务工作者不懈努力的结果。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