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4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关于错别字的成语典故

作者:佟玉斌

【伏猎侍郎】fú liè shì lánɡ

后晋·刘昫等《旧唐书·严挺之传》:“客次有《礼记》,萧炅读之曰:‘蒸尝伏猎。’炅早从官,无学术,不识‘伏腊’之意,误读之。挺之戏问,炅对如初。挺之白九龄曰:‘省中岂有伏猎侍郎?’”伏腊:古代伏祭与腊祭的合称,泛指节日。唐代户部侍郎萧炅在读《礼记》时,误将“伏腊”读为“伏猎”,时人严挺之讥为“伏猎侍郎”。后以“伏猎”“伏猎侍郎”喻指人不学无术,读、写错别字。明·杨慎《丹铅总录·地理·朐忍辨》:“夫以二字之微,以师古、许慎、杜佑三家尚有误舛,今之不悦学者,乃以浪漫视之,几何不为‘伏猎侍郎’乎?”清·洪亮吉《北江诗话》第三卷:“弄獐宰相,伏猎侍郎。”同义“弄獐宰相”“鸡肘博士”。

【亥豕帝虎】hài shǐ dì hǔ

《吕氏春秋·察今》:“有读史记者曰:‘晋师三豕涉河。’子夏曰:‘非也,是己亥也。夫己与三相近,豕与亥相似。’”又《意林》卷四引晋·葛洪《抱朴子·内篇·遐览》:“书字人知之,犹尚写之多误。故谚曰:书三写,鱼成鲁,帝成虎,此之谓也。”按,今本《抱朴子·内篇·遐览》“帝”作“虚”。“亥”与“豕”、“帝”与“虎”、“鲁”与“鱼”的篆书字形相近,容易混淆。后以“亥豕”、“亥豕帝虎”、“亥豕鲁鱼”指传抄刊印中出现的文字错误;以“亥豕相望”形容文字讹错很多。宋·黄伯思《校定楚词序》:“此书既古,简册迭传,亥豕帝虎,舛午甚多。”清·查慎行《自题淳熙修内司官帖后》:“曾经翻刻凡几手,亥豕帝虎辨者谁?”

【亥豕鲁鱼】hài shǐ lǔ yú

见[亥豕帝虎]。清·邵梅臣《画耕偶录论画佛像人物》:“今之画佛像者,但以底稿相传,不待九写而形貌已变。如字之亥豕鲁鱼,几令观者莫辨其面貌部位,远离庄严本相,犹以采粉涂抹相夸,真不可解矣。”又作“鲁鱼亥豕”“鲁鱼豕亥”。

【亥豕相望】hài shǐ xiānɡ wànɡ

见[亥豕帝虎]。明·谢肇淛《五杂俎·事部一》:“吴兴凌氏诸刻,急于成书射利,又悭于倩人编摩,其间亥豕相望,何怪其然?”

【鸡肘博士】jī zhǒu bó shì

清·俞樾《茶香室丛钞·鸡肘博士》:“张鼎为太常博士,用鸡肋为鸡肘,时辈讥曰‘鸡肘博士’。按此亦伏猎、弄獐之比,而世罕知之。”鸡肋:鸡的肋骨,比喻无多大价值但又不忍扔掉之物,又形容身体瘦弱。清代的张鼎为太常博士,将“鸡肋”误用为“鸡肘”,同代人讥称张鼎为“鸡肘博士”。形容人不学无术,读、写错别字。同义“弄獐宰相”“伏猎侍郎”。

【金根】jīn ɡēn

唐·李绰《尚书故实》:“昌黎生者,名父子也,虽教有义方,而性颇闇劣。尝为集贤校理,史传中有说‘金根车’处,皆臆断之,曰:‘岂其误欤?必“金银车”。’悉改‘根’字为‘银’字。至除拾遗,果为谏院不受,俄有以故人子闵之者,因辟为鹿门从事。”后因以“金根”为误改文字的典故。宋·陈师道《谢正字启》:“闻浅见轻,但畏金根之谬。”明·杨慎《〈周官音诂〉序》:“幸未经学究金根之谬改,麻沙俗字之讹刊。”

【列风淫雨】liè fēnɡ yín yǔ

列:即“烈”,猛烈。淫:过量。猛烈的风,过量的雨。因“列”、“淫”常被误写误刻成“别”、“淮”,所以又以“列风淫雨”指错别字连篇、以讹传讹。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练字》:“《尚书大传》有‘别风淮雨’,《帝王世纪》云‘列风淫雨’。‘别’、‘列’,‘淮’、‘淫’字似潜移。‘淫’、‘列’义当而不奇,‘淮’、‘别’理乖而新异。”

【鲁鱼】lǔ yú

见[鲁鱼陶阴]。南朝陈·徐陵《〈玉台新咏〉序》:“高楼红粉,仍定鲁鱼之文;辟恶生香,聊防羽陵之蠹。”唐·王维《范舍人能书梵字,兼达梵音,皆曲尽其妙,戏为之赠》:“楚词共许胜杨、马,梵字何人辨鲁鱼?”明·陈钜昌《〈古印选〉自序》:“又若梨枣所传,十不得五,即扺掌叔敖,犹效颦里妇,加之蠹鼠,遂极鲁鱼,即锈蚀遗文,已非其旧。”明·潘云杰《小引》:“倘收藏家什袭而珍之,庶江河递下,犹存蝌蚪之遗文;而款识一新,足订鲁鱼之积误矣。”清·丁敬《论印绝句十二首》:“米公辨印掩仓、沮,疑似真能判鲁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