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业务探讨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模糊语言在新闻写作中的运用

作者:■葛春涛

人类在数的概念产生后学会了精确。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精确学日益获得成功,于是人们逐步对精确和模糊形成了固定看法。在通常情况下,精确被当成褒义词,模糊被当成贬义词,凡事以精确为好。新闻报道要真实地反映客观事物,从总体上当然越精确、越准确越好。但精确总是相对的,客观世界中大量地存在着不能精确的事物,像军队的战斗力、教室里的学习气氛、个人的文化水平、单位的团结程度、社会的民主化等等。这些事物的量的规定性,都是难以精确的。

新闻以反映客观世界为己任,既要反映可以精确的事物,也要反映不能精确的事物。人脑不同于计算机,对模糊信息作出准确判断,是人脑的一大优点。在反映不能精确的事物时,如果也强调用精确的语言,其结果必然与事实相脱离,导致新闻失实。因此,新闻报道有时不能忌讳模糊语言的运用。

其实,合理地使用模糊语言,还能够增强新闻的美感。模糊可以产生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在关于审美欣赏的“距离说”中,所讲的就是模糊效应。至于在新闻写作中运用模糊语言,也早已有之。近些年来,有新闻学者加强了模糊语言的研究,这种研究成果也正在被越来越多地应用到新闻写作中来。

模糊语言与新闻真实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为完成新闻报道任务,记者可以采取各种不同的方法。不管这些方法形式上怎么样,但只要能够如实地反映事物本来面目,就是科学的方法。世界上的事物千差万别各具特点,在一定的范围内,精确的方法是科学的方法;而在另一范围内,模糊的方法也可能是科学的方法。

比如我们在新闻中描写人物时常说:“他身体微胖,穿在身上的衣服略显得有点瘦小。”这里的“微胖”和“有点瘦小”,都是模糊词。体重多少才叫“微胖”,衣服小到什么程度才叫“有点瘦小”,没有一定的标准,比较模糊,但这两个词却能够真实准确地反映出客观对象的实际情况。对于客观对象来说,没有任何精确的语言能够代替这两个模糊词。因为客观对象本身就是模糊的,如果一定要用精确语言来表达,那就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与事实不符,二是失去了新闻本该有的味道。相反,读了这种模糊词语组成的句子,人们反而会获得一种客观事物被主观语言准确反映了的“新闻真实”。如此看来,那些亦此亦彼的事物也可以通过模糊语言如实地表达出来。

反映不能精确的事物运用模糊语言可产生“真实美”,对能够精确的事物有时运用模糊语言表达,也同样可以产生“真实美”。因为事物都是在不断地运动变化着的,在事物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质变之前,要经历部分质变。这个时候,事物正处在中介过渡阶段。此时如果用精确语言来表达,同样不能反映事物的客观面貌。比如就人的年龄来说,20岁、40岁等精确数字,不能反映年龄上的部分质变,而且显得静止僵硬,如果用青年、中年等模糊词,不仅能反映部分质变,还可以反映出年龄在不断向前迈进过程中的真实趋势和动感,给人产生真实感。

模糊语言与形象表达

模糊语言就像吸饱了水分的海绵一样,虽然外表不是十分清楚、精细,内涵却非常丰富。将其放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更能显示其强大的内在张力。在描写事物中,模糊语言没有天衣无缝的精确本领,但是在感觉上,却能产生鬼斧神工的艺术效果,这是任何精确语言也不能替代的。

就拿我们平常用来表示颜色的模糊名词红、黄、青、紫来说,它们在物理学上却能用精确的波长来表示,如红光的波长约等于0.67微米,紫光的波长约等于0.42微米。假如在新闻写作中一律把红、黄、青、紫等模糊词,改为波长数字,那么其报道效果不难想象。模糊语言充满弹性,不像精确语言那样僵硬;模糊语言丰富多彩,不像精确语言那样单一。

模糊语言能够产生出良好的表达效果,还与它巧妙地利用了人脑“消化”模糊信息的功能有关。有句谈教育的名言说:“拙劣的教育奉送真理,高明的教育发现真理。”教育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传递信息,同新闻传递信息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把模糊语言运用到新闻写作中,读者接受了模糊语言传递的信息后,可以利用其中的空隙进行创造联想,丰富补充模糊信息的残缺部分。由此不难看出,模糊语言在传递信息的过程中,所采取的也是“发现真理”的办法,而不是“奉送真理”,是一种高明的传递信息手段。

在利用模糊信息方面,漫画家堪称楷模。他们拿起画笔,只要一两根线条,就可以让被反映事物形神兼备地跃然纸上。模糊语言同样具有漫画线条的功能,在新闻作品中运用模糊语言涂描肖像、勾勒山水,能够把被反映对象刻画得呼之欲出,栩栩如生,给读者以强烈的现场气氛。而且语言简洁、凝练,着墨不多,尽得风流。

请看一篇通讯中的一段描写:

“山路两旁,簇拥着雨后盛开的几百束几千束的樱花!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的,在朝阳下绯红万顷,溢彩流光。”

这段话总共45个文字,却连用了“簇拥着”“几百束几千束”“一堆堆”“一层层”“云海似的”“绯红万顷”和“溢彩流光”等7个模糊词语,像实况录像一样,再现了现场情景。如果把这些模糊词语全部换成精确语言表达,肯定要逊色许多。弄得不好,就成了不伦不类的数字统计材料,读来让人发笑。

再看一篇消息导语中的描写: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梅树鼓着花骨朵儿含苞欲放……”

初春是季节交替时期,模糊词语“乍暖还寒”生动逼真地表达了暖中透寒的气候,“含苞欲放”则准确地反映出梅花欲开未开的情景。两个模糊语词好像美术作品中两根传神的线条,一条勾画出这个季节的气候,一条勾画出天气给植物带来的影响,画龙点睛,让人窥一斑而知全貌。

在关于围旗比赛的报道中,有家报纸这样说:

“昨天晚上刘小光在这里走钢丝,以1/4子的微弱优势险胜对手。”

好一个“走钢丝”!把棋盘上惊险场景的细节、动感和盘托给读者,后面又续以“险胜”模糊词,两相呼应,使惊险的气氛得到了进一步渲染。就像石投池水,产生了一圈一圈的波纹,并且连波纹强弱也得到了显现。

再如一篇报道科技人物的新闻,描写主人公处理技术难题时说:“他到那里三下五除二,很快就解决了这个复杂问题。”用模糊词语“三下五除二”,就勾勒出主人公快刀斩乱麻的工作作风,反映了他娴熟的操作处理技术。

这里值得提一下数字模糊词,如“三下五除二”“一不做二不休”“七十二行”“九霄云外”“千山万水”“三思而行”等,这些带有数字语义的模糊词具有得天独厚的比喻和夸张作用,在新闻写作中恰当地运用,具有独特的表达功能。

在长期的新闻写作实践中,许多新闻工作者都在自觉不自觉地运用模糊语言,一些大家、名人更是乐此不疲。看看《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中的部分作品,模糊语词俯拾皆是,并且个个浑厚有力、光彩夺目。以大家熟悉的《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为例,一个“摧枯拉朽”让人生发出不尽的艺术联想;“万船齐发,直取对岸”,既有气势,又显得神采飞扬。这些好的范例非常值得我们研究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