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编辑手记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写出“另一种”样子的编后

作者:■赵风云 张良

“编后”,往往是媒体在一篇文章后用来释放导向信息、深化主题、表明编辑部观点的。久而久之,“编后”已形成一种固定格式、成为具有鲜明特点的独有文体。在传播格局和方式不断变革的今天,昔日一成不变的“编后”写作方法能否进行创新,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出现在读者面前?刊登于2015年4月11日《解放军报》四版的编后《军衔为什么这样美》,对此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集团军首长为你们授衔父母妻儿为你们见证荣光

———“高级士官授衔仪式现在开始”

■本报特约通讯员陈豪

军乐奏响,6名士官整齐列队走上前台,接受集团军首长授衔——从宣布命令这一刻起,他们正式跨入一级军士长的序列,成为我军士兵队伍中的“排头兵”。

4月3日下午,陆军第26集团军在军部大礼堂隆重举行高级士官授衔仪式,今年新选取和晋升的19名高级士官端坐前排,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来自某摩步旅的无线电技师荣震经过严格考核筛选,此次被选取为三级军士长。当他从集团军军长手中接过崭新的军衔并致以庄严军礼时,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激动地说:“这是我的无上荣誉,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此次高级士官授衔仪式,共设立1个主会场、多个分会场,集团军所有官兵通过视频终端同步收看。“快看!我们荣班长站在正中间,军长亲自给他授衔呢!”在视频画面上,荣震所在某旅上士张芸通和战友们一眼认出了荣震,激动地鼓掌喝彩。

张芸通刚入伍时,荣震是他的新兵班班长。9年来,张芸通始终把荣班长当做自己的榜样,无论是专业技能还是日常养成,时时处处向他看齐。如今,张芸通也像荣班长一样战绩骄人,多次蝉联军区无线电专业比武冠军,多次打破训练纪录,荣立二等功1次。

“将来,我也要像荣班长一样争当一名光荣的高级士官!”看着视频画面,张芸通默默地在心里种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

在整个仪式中,最引人注目的还要数6位晋升一级军士长的老兵。他们是集团军士官队伍中的优秀代表,既有专业素质过硬的“兵专家”,又有攻克多个专业课题的“多面手”。某陆航团空勤机械技师穆永厚就是其中一位代表。

在穆永厚接过一级军士长军衔的那一刻,近30年的军旅生涯像电影一样在他眼前回放:’98抗洪、汶川抗震救灾、神舟系列飞船发射保障、奥运安保、珠海航展航拍……

穆永厚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转过身来向台下官兵敬礼致谢。他看到,专程从家里赶来、在台下第一排就座的母亲和妻子激动地站了起来,使劲给他鼓掌。她们的脸上洋溢的是自豪,眼角闪现的是幸福的泪花。

受到感动的不仅仅是当事人和他们的亲属,屏幕前收看直播的官兵们也深受感染。战士侯建质感慨道:“每位高级士官的事迹和经历都是标杆,也是一本军旅指南,我要以他们为榜样,制订自己的‘军旅成长路线图’,为强军兴军贡献自己的力量!”有的战士说:“我要向这些立足本职、扎根基层的‘老模范’学习!”还有的郑重表态:“我也要争当素质过硬、业务精湛的‘排头兵’”……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仪式进入尾声,雄壮的军乐奏响,各个会场的官兵同时起立,激情澎湃地唱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置身现场的笔者感到,这是一场庄严的授衔仪式,也是一堂生动的主题教育课。

军衔为什么这样美

■张 良

凡军人者,从参军到退役,出生复入死,皆有一军衔与之偕行。

这军衔,从列兵到将军,“一道拐”“三颗星”,皆简洁之极,厚重之极;朴素之极,绚烂之极。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军衔为什么这样美?

因为这军衔,是军人写在肩头的军旅日记,是军人扛在肩膀上的使命担当;

因为这军衔,那道道银白是千里冰封寒的边关风雪凝固,那颗颗金黄是百战穿金甲的大漠黄沙熔铸;

因为这军衔,连缀着和平苍穹的星星,维系着亿万百姓的安宁……

献花者,是将那千般美丽交与知心人;

授衔时,是将这万斤重担托付然诺者!

而受衔之人,受衔一刻便非己身。国有难慷慨赴死,诺也。

(刊登于《解放军报》2015年4月11日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