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摄影广场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新闻图片的修辞与信息

作者:韩丛耀

当今的新闻媒体,每天都充斥着各类海量的新闻图片。如果我们稍微留心,就会发现这些新闻图片不论其产生的过程或背景如何复杂,都涉及从直白到象征或从现实到隐喻等形态与意义的微妙转换。我们可以把这些新闻图片的转换与呈现视为一种修辞的模式,就像一些被称之为经典修辞学的形象也可以在一些重要的新闻图片中被发现,如最常见的反衬和对比等。新闻图片只是视觉消费社会的重要表征形态,是片段化时空中被凝固的视觉对象,是主观性与偶然性交替影响下被摄取的表象记录。这种“转形”,在媒介的转换与呈现下会形成特定意图的表述信息,满足受众的目光与需求。

图片的修辞手法

所谓图片的修辞,意为运用形式的和寓意的多种语言技巧来加强图片传播效果的方法。广义上讲,所有的新闻图片都是修辞的。陈汝东在论述图像修辞时提出,视觉修辞模式是一种以语言、图像以及音像综合符号为媒介,以取得最佳视觉效果为目的的人类传播行为。

关于“修辞”,历来有多种多样的阐释。其中的共同特点是,传统修辞都注重“辞格”的分类与分析,在语言文学中尤甚。新闻图片的修辞和文学修辞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同长焦、广角等镜头的技巧性使用,焦距、光线、影调、角度的主观性选择,捕捉对象与经营图式是新闻图片灵韵闪现的重要保证。不论是对拍摄对象的强调、典型化与唯美化处理,还是在图片的组织结构中对秩序与模式化效果的经营塑造;不论是视觉上的情感化渲染表现,还是近乎理性的比例与黄金分割法则,都是新闻图片形式修辞的重要手法。其类似文学语言的辞格,至少可以包括对衬(对比、互衬、旁衬)、排比(系列)、同字(版式规范)、反复(重复)、夸张、变形、悖论(矛盾)、并置、变异等等。

如果从新闻图片的意图表达来看,则是以明喻、暗喻和借喻等形式来烘托、折射与升华图片隐含的意义,也就是“借彼喻此”,用更具表现力和典型化的已知事物来说明未知或知之不深的事物。它通常是和象征本身混为一体的。在主要的意义上要具有象征性,但在次要的意义上没有必要都是象征性的。一般情况下,它完全可以用比喻来表达。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由于受语言学转向和结构符号学影响,原本主要属于语言学范畴的说服与转义功能修辞学研究,开始向注重语境和意义接受的广义修辞学演变,并逐渐渗透到视觉文化领域,形成从古典修辞学传统的形式逻辑、辞格与技巧风格研究,向注重情境的接受分析与修辞效果研究发展的大趋势。

这样一种修辞的观念倾向于用隐喻的观点来阐释,几乎是一切的修辞现象。隐喻在16世纪左右,首先是作为一种修辞格的指称而出现。从词源学及构词法的角度看,隐喻最为基本的内涵是通过喻体对本体隐含相似性的联想与关联实现意义的转换或转移。从广义而言,它是人类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它不仅能够创造新的意义,而且为理解事物提供了新的视界,不仅涵盖了修辞学领域与隐喻相区分的暗喻和借喻辞格,还将其拓展到思想、观念表达的各个方面。

不论是明喻、暗喻还是借喻,究其本质都是隐喻的思想呈现方式。其中,借喻是隐喻(暗喻)的特殊形式,而明喻在图像中是否存在还持有争议,因为本体与喻体图像以相似的形态同时出现也不能表示这是显现的比喻关系。图像修辞中即使是某个形象的出现,所比喻的仍是该事物的隐含特征或属性。完全直观真实的图像就不存在修辞,不论是形式还是意义方面,就如蜡像和普通生活摄影。

虽然我们都明白象征的意思,但象征的定义也会引出各种各样细微的却又令我们吃惊的一些问题。艾科对象征的复杂性有过长期的深入研究,他说: 为什么我们把符号学的东西称为象征性的呢?因为语言从本质上来说是象征性的,并且是附属意义和间接意义的制造者。艾科的追问是很有道理的,但目光只停留在此处显然是不够的。

“象征”是隐喻的一种特殊形式,与隐喻经常并置在一起使用。如果进行相对严格的区分,象征更具有独立表意的符号性和约定性特征,而隐喻通常是在话语环境里形成,以更灵活的类比方式建构意义的联想。广义上的象征,是泛指一切符号指代关系;而狭义的象征,则总是特指符号关系链接中因为历史和人类的情感被连接在一起的意义。隐喻如果经过历史的沉淀被延续为某种固定的精神含义,也可以视为象征。

隐喻和象征在这一点上有着本质的区别,隐喻从来都不能够在第一层次被接受。正如艾科所言:一个隐喻不能从字面上去解释。从外延的术语上来说,隐喻从不讲述事实,也就是说,它从不说出任何能够使受众从字面意义上就平静地认为是事实的东西。如果隐喻被从字面上去理解,那么话语就会“卡住”,因为这里存在一个无法理解的“同位跳跃”。所以应该把隐喻作为一种形象来阐释。

在多数情况下,图像总是特定环境、背景下的传播、展示,总会有言语、文字、标识等背景信息的补充与衬托。这其中,利用文字语言信息与图像的结合是最为重要的模式。在新闻图片中,文字和图像主要呈现出两种关系:一是从属关系,文字是图像的说明词,或者图像是文字的附庸,即所谓附图;二是并列关系,即图文相互倚重,互相配合。图像是特定时空下视觉信息的记录、描述或美化,只能是对特定概念的强调、比喻和象征。同时,图像符号有着经验性、不确定性结构特点,因此难以独立呈现更加复杂的信息内容。在特定的场合与特殊的需求下,必须通过综合信息的相互作用与补充来实现。

可以确定的是:艺术图片、广告图片可以有效地使用隐喻,但新闻图片对于隐喻的使用必须慎重。事实上,在新闻图片被作为现实的提取物时,它便不能够提供一种作为隐喻的“视觉谎言”,但如果因为文字的介入或者特殊语境的干预,新闻图片能够呈现的或许就是与自身面貌不同的东西,它涉及观念,涉及意义的转换,而不再复制真实。从积极意义而言,它是新闻图像表现力的提升;消极的影响是,新闻图片的真实性更难控制,甚至完全可以成为谎言的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