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舆论战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美英媒体涉华报道“问题化”框架

———以“缅甸军机投弹”事件报道为例
作者:■自国天然

2015年3月13日下午,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中方境内,造成云南省正在甘蔗地作业的无辜平民5死8伤。复杂的战争、民族、历史和意识形态问题让缅北站在了舆论风口上,国内外媒体给予了高度关注。中国的地缘政治议题向来是美英媒体的重点关注对象,此次“缅甸军机投弹”事件(以下简称“事件”)更是成为美英媒体建构中国形象的一个最新样本。

新闻话语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虚拟再现,并不是对世界完全客观的反映,而是利用新闻的制作手段与编辑技术,使用程式化的规则,对社会现象进行局部的反映和解释。框架就是这种程式化的规则之一,即人们建构社会现实的新闻框架。外媒通过特定的新闻框架报道中国已成为学界共识。一般而言,新闻框架自身是利于大众了解社会事实的。媒体通过框架才能把纷繁的社会现象条理化、清晰化地呈现给受众,帮助受众厘清事实。但当新闻话语异化为话语霸权时,新闻框架也就异化为体现某一方既定立场、维护某一方既定利益的意识形态。

通过互联网搜索发现,美英主流媒体对“事件”的报道共有10篇,其中美国《纽约时报》3篇,美国《华尔街日报》2篇,美国彭博社1篇,美国《经济学人》1篇,英国广播公司2篇,英国路透社1篇。经过文本分析,笔者发现美英主流媒体在针对“事件”的报道中,体现出明显的“问题化”新闻框架,即侧重于通过发现、挖掘中国(政府)及其行为方式存在的问题,进而对中方形成批评倾向的报道框架。通过对10篇报道的框架进行内涵分析,笔者总结出3个“问题化”框架:种族框架、意识形态框架与反华框架。

民族框架

根据信息检索可得,在10篇报道中出现与民族相关的话语频率达25次,其中Ethnic(少数民族)达19次,Han(汉族)达2次。而在文本中频繁使用同一类词语可以视作构建某特定框架的显著特征。缅北战事是由缅甸政府军和果敢地区武装力量交锋所致,而果敢地区又以果敢族为主体。外媒试图通过构建民族框架,凸显果敢族与中国(汉族)的密切关系,进而隐蔽地指责中国是造成缅甸内战的推手。

一方面,美英主流外媒通过高频词的民族类语汇构建民族框架,如“汉族支系果敢族”等称呼;另一方面,还通过强调民族源流和生活状态来表明果敢族与中国的密切联系。

其一,外媒通过阐明民族源流来强调果敢族和汉族的关系。比如,《纽约时报》在《果敢难民逃入云南,中缅关系面临考验》一文中就直陈果敢族是“一个在缅甸北部生活了逾400年的华人群体,时至今日在语言、教育和贸易上还和中国有着紧密联系。”文章从过去和现在两个维度表明果敢族不仅从血统上属于华人,即使政治上从属于缅甸,但今天依旧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除了定论式的语言陈述,外媒还通过很多细节对这一联系进行强化描写。《纽约时报》在《边城勐拉,中缅交界处的法外之地》一文中对果敢地区的勐拉市做了详细报道,“勐拉位于缅甸东部掸邦的茂密丛林中,它更为人知的是它的中文名小勐拉,因为这里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华人。那些非法穿越边境当天往返的人、走私毒品的人、基督教传教士以及在小镇上20多家赌场工作的相貌秀美的年轻赌台管理员,他们多数也都是华人,这些赌场大多也为华人所有。”

不难发现,在构建民族框架时,外媒不仅将勐拉视为华人的城市,而且将其描述为毒品、赌场、走私泛滥的“法外之地”。此外还大量使用泛化的“华人”概念,把果敢人与中国人混为一谈,难免会让受众产生误解,尤其是对中国情况不甚了解的国际受众,更加容易产生并强化“华人为恶”的偏见。

其二,外媒通过强调生活状态来凸出果敢地区和中国的紧密关系。众所周知,一个民族群体,彼此之间很容易从语言、外貌、习俗和生活方式等方面辨认出他们是同一类人,进而产生认同,这就是民族归属感。《经济学人》的《搅动局势的果敢族》报道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90%左右的果敢人是汉族,他们说普通话,使用微博,有很多云南的朋友和亲戚,其中一部分人还有中国身份证。”

除了民族归属感之外,社会成员对自己民族利益的感悟同样是民族意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民族利益的感悟则体现在生活状态的方方面面。《纽约时报》对勐拉市的生活状态做了详细描绘,“勐拉用的是北京时间,比缅甸其他地方要早90分钟。当地的移动电话和电力都由中国提供。在小镇上的赌桌前、街边的妓院和川味餐厅里,人民币是唯一认可的货币,而不是缅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