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记者文学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法律不是闹着玩的(杂文)

作者:■董祥起

一位70多岁的老人到银行取钱时,因银行已经到下班时间,业务员告诉他钱已入柜,不能取了。这位老汉可能火气太旺了,不但不听劝阻,竟然从保安手中抢过了盛钱的箱子。好在工作人员念他年岁大了,没有同他计较。事后有法律界人士说,这老汉抢钱箱的举动有些过头,已经有抢钱的嫌疑了。这就不是情绪问题了,如认真起来就是抢劫了。奉劝读者诸位,遇事一定要想着法律这根红线。

法律不是闹着玩的。这也许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并不轻松的告诫。用“闹着玩的”做注脚,似乎有些戏谑。因为有些人不太在乎,常常凭着一时兴趣,头脑发热,失去理智,拿着法律开玩笑。例如有人觉得公安110很“听话”,于是就恶作剧随意给110打电话,谎报警情,骗警察上了当,他在一旁看热闹。有人觉得现在微信的影响力很大,假消息挺刺激人,于是就随便编个假新闻发出去,肆意传播,至于有什么不良后果,造成影响后该负什么责任他不想,也不管。还有人为了不让朋友的飞机按时起飞,就编个飞机上有炸弹的信息发出去,结果延误飞机正常起飞……这些人干的这些事,不仅践踏了法律的尊严,更是对生命的漠视。犯事者无不痛心疾首,后悔莫及。当然那些贪官污吏们,他们以权谋私、索贿受贿、违法乱纪,则是明知故犯,视法律为儿戏,属于故意行为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我国之所以有那么多和法律“开玩笑”的人,一是传统的“人情大于王法”的劣根性。中国人历来重感情。重感情本无错,但感情不是关系更不是金钱的代名词。有些人认为:不论犯了多大的事,只要花了钱,找了人,有人说话,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常见有些“官二代”“富二代”犯了罪,甚至致死人命却不当回事,狂言“我有钱”“我爹是某某”。这些人不拿法律当回事,背后依靠的就是“人情”与“关系”。在他们看来,“人情关系”比法大。

二是普遍性的法律观念淡薄。我们是法治国家,这些年国家的法律、规章制度也确实在不断地完善、健全。但是,有多少人知道有关的法律法规?有多少人认真地学习过法律?我们的学校除了专业院校外,又有哪些学校真正把法学列入教育内容?不知法、不懂法,几乎成为大众性的现象。最近有则报道说,有个城市青年为了早占有祖父祖母的房产,不惜给老人的饭碗里下毒药,直到锒铛入狱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还有个青年和爷爷发生口角,抡起斧头砍死了老人。当警察来逮捕他的时候,他还问警察:“这会不会影响我参军?”他由不懂法发展到丧失人性。一般群众如此,而一些身居领导岗位的官员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人统计过,仅就贪官而言,有80%的人不学法、不懂法。在他们眼里,“送礼”“收礼”在他的权利范围内行事属于正常,“应该的”。有个贪官说:“我给一个老板介绍了一个工程,他一下子赚了两个亿,他给了我200万,这是我的劳务费嘛!现在是市场经济,我也付出了嘛,怎么不能拿?”利令智昏者心目中哪里还有法?

三是跟政法系统的不纯洁有关。这些年社会上在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原告被告都吃完,还说法律不健全。”如果是这样的政法队伍,我们国家即使有再多、再好的法律又能怎么样?有些公检法人员自己都承认:“现在打官司,就是打关系。谁的关系硬、谁有钱,谁就赢!无理变有理,有理变无理;黑的变成白的,白的变成黑的。”这样哪有正义可言,哪有公平可言?曾经发生过的上海几个法官嫖娼被曝光事,其原因不就是这些法官丧良心地颠倒黑白,制造冤假错案,激怒了当事人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吗?过去老百姓说“宁可冤死,不打官司”,说的就是执法界的黑暗。这些人执法犯法,扰乱国法,破坏了党和群众的关系,败坏了党的威信,失去了群众对政府的信任。如果国家的法律形同虚设,如果再不清理政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整治法纪,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了。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原副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