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记者文学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当兵在中条山下(散文)

作者:■刘海涛

接兵的连长说,我们将要去的部队驻扎在山西,是坦克兵。再进一步问,连长就不说了,我们始终没搞清楚部队具体在山西的什么地方。下了汽车上火车,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终于到了目的地。紧张的新兵连生活快结束时,眼瞅着就要下连了,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要我们去山脚下修坦克训练场。这时我才知道,这山就是中条山,原来我们就在运城。

正是油菜花开的季节,从营区出来,一路上都是满眼的黄灿灿的油菜花,淡淡的花香夹杂着解放卡车的汽油味,还有卡车轧起的尘土味。或许是在营区里憋屈太久的缘故,我们这些新兵们心情格外畅快。我们二连在山脚下一个小村庄安营扎寨,一连住在教导队营区。看来小村的老乡早有准备,预先把家里的房间进行了整理,我和排长、新兵刘震住在老乡安排的一间宽敞的房间,老乡一家四口却挤在一间小房间。其他人员全都分散住在老乡家。连队的炊事班驻扎在村子中央一个闲置的院落里。我们的到来,让小村庄一下子喧闹了起来。晚上,旅里的放映队还在村里放映了一场电影,部队的领导和村里的干部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电影还没有演完,风吹着哨子就来了,夹带着沙粒,打到脸上生疼。

接下来的日子让我知道了中条山风的厉害。刚才还是晴朗的天,忽一阵风来,雨也到了,风越刮越大,树连根拔起了,碗口大的石头像皮球一样吹得到处跑。如果不下雨,早晨起床,被子上一层土是绝对不夸张的。一天,我问当地的老乡:这一场场风从年初刮到年底,怎么受得了。老乡却说,这里是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说完自个儿大笑了起来。日后,我知道,这位老乡非常健谈,肚子里很是有文化水儿的,他知道很多的“河东文化”和关公的传奇故事。我很喜欢和他聊天,我最初的河东文化的知识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那段时间我跟他学会说山西话,甚至还可以吼几嗓子信天游。

下连后,我分到了山脚下的坦克营。我们与风为伴,如果没有风的呼嚎,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就像听惯了李老兵的呼噜声一样。我们驾驶着战车驰骋于训练场上,想象着当时在风中搬运石头修训练场时的火热场景,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快意。我们在山脚下扎下了根,从新兵到老兵到老老兵,迎来一茬,送走一茬,对中条山有了说不清说不完的感情,对它了解越多,越是喜欢得不行。

中条山,因居太行山和华山之间,山势狭长,故名中条。它屏蔽着洛阳、潼关和中原大地,拱卫着西安和大西北。兀立运城盆地与黄河谷地之间的这段是它的西段,我们的训练场就在这段的山脚下。中条山与太行、吕梁、太岳三山互为犄角,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侵占了山西,为了固华北、抑洛阳、窥西安,自1938年起曾13次围攻中条山,但均未得逞。中条山战役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唯一一场大规模的对日作战。

中条山北侧有巨大的盐湖,也称“河东盐池”,这是古老而又典型的内陆咸水湖。

运城盆地,是中国古代称作“河东”的主要区域。自古以来,这块土地肥沃、阡陌纵横、交通便利的盆地,因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每每出现在各种典籍之中。中国五千余年的古老文明,几乎都与这块古老的土地息息相关。传说中国原始社会后期的部落联盟领袖舜和禹,都曾在这块黄土地上建立了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即所谓的“舜都蒲坂”和“禹都安邑”。黄帝与蚩尤大战于“冀州之野”的传说中的“冀州”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河东”。在传说和史籍中,教人以养蚕造丝的嫘祖,授人以稼穑耕作的后稷,示人以“版筑”造墙的傅说,也都活动于河东之地。河东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更是英才辈出,如荀况、裴秀、郭璞、裴松之、卢纶、司空图、聂夷中、柳宗元、薛仁贵、王通、司马光、马远、杨深秀等等,这些光耀史册的名字,充分说明在中国古代社会中,在河东这块古老大地上,确实名人辈出,数不胜数。

我们的营区就驻扎在运城解州镇,它是关羽故里,乡人依祖坟立庙,称之为“关王故里”。每年来这里旅游和拜谒的人络绎不绝。

关于河东文化说上三天三夜也是说不完的,“第二故乡”朴实的民风、博大深厚的历史文化滋润、滋养着我们,心里的骄傲与优越难以言表。说起来,已有近20年没有回老营房了,但对它的牵挂却没有放下过。我想,再回河东看看,她的变化定会带给我同样难以言表的惊喜。

(作者单位: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