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报子刊军事记者2015年第06期新闻与成才

本刊编委会

主 任 李秀宝

副主任 孙继炼

编 委

雷 雨 张海平 陈广照

林乘东 李 鑫 夏洪青

张 锋 郑蜀炎 朱金平

本刊顾问

程曼丽 陈昌凤 蔡 雯

李良荣 唐水福 曹 智

李 真 濮端华 钟志刚

张长春 刘金来 杨庆春

杨 敏 唐秀颖

总 编 辑 张 锋

副 总 编 郑蜀炎

主  编 朱金平

副 主 编 吕俊平

美  编 苏 鹏

本期值班 朱金平

编辑 《军事记者》编辑部

出版 长征出版社

印刷 解放军报社印刷厂

总发行处 北京报刊发行局

国内统一刊号 CN11-4467/G2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002-4468

国外发行代号 M6261

本刊代号 82-204

订购处 全国各邮局

出版日期 每月15日

每期定价 12.00元

本刊地址 北京市阜外大街34号

本刊电话 010-66720796

邮政编码 100832

电子邮箱 jfjbjsjz@163.com

“读题时代”如何改进新闻标题制作

作者:■杨玉辰

标题,是新闻的眼睛。一篇新闻稿件能不能吸引编辑,发表后能不能引起读者的注意,标题的制作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特别是在最近几年,随着时代节奏的加快和读者阅读习惯的变化,新闻标题的作用显得更重要了。完全可以说,标题制作直接关系到稿件的质量和命运。因此,对于记者和通讯员来说,改进新闻标题的制作,就是适应“标题时代”提高稿件刊用率的重要一环了。

当今世界进入“读题时代”

近年来,新闻界流行起一个新词:读题时代。其含义是,越来越多的读者阅读新闻报道时,不是耐着性子把稿子读完,而是只浏览一下标题,再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求,或挑剔地看几眼导语,或很实用地扫几眼结尾,或干脆看完标题就将此文弃之一边。

其实,这并不奇怪。自打有新闻的那天起,新闻就面临着双向选择:一方面,新闻极力选择和拥有读者,尽可能提高新闻的阅读人次;另一方面,读者也在十分挑剔地、自由地选择着新闻——我喜欢看则看,我不高兴看则不看。正因如此,新闻工作者为了适应新闻的这一“双向选择”的规律,聪明地发明了“倒金字塔”的写作手法:将最重要的、读者最想知晓的新闻内容放在最前面,将其次想知道的放到此后面,而将一些可知也可不知的细枝末节放到最后面。这样,即使读者只瞄一眼标题,只看几行导语,也可知晓新闻的大概。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新闻的跟进改进,这个“倒金字塔”式的阅读惯性如今发展到“塔顶”——标题,并进入“标题时代”,这决不是偶然的。

其一,近些年,在报刊、电视、网络、微信、微博、客户端、手机报等媒体,大量涌现标题新闻,读者只需打开媒体稍微用眼扫描一下,一条或几条字数不多但相对完整的信息就会吸引住眼球并传入大脑。这样一来,大块头事件新闻的优势渐渐败给标题新闻;报刊新闻渐渐败于网络新闻、手机新闻,“读报只读题”成为许多读者的时尚和阅读习惯。

其二,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都在忙于自己的工作业务,没有大块的专门时间去阅读报刊新闻,更没有耐心去从头到尾完整读完新闻,特别是占据一版或半版的“铅字方阵”。于是,盼望把新闻的主要内容写进标题、特别是把一则新闻的看点、要点、趣点在标题中“一语道出”,就成为读者的“阅读梦”。

其三,一般来说,媒体的编辑部大都人手不足,业务繁忙,媒体的编辑受社会快节奏的影响,面对处理不完的来稿,也希望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选出版面需要的、达到编发水准的稿件,以便腾出较多的时间来精编稿件或亲自撰写一些重点报道。因此,编辑们也就自觉不自觉养成这样一个习惯:看稿只看标题。倘若稿子的标题索然无味,看不出“闪光点”,往往就不再看下去。这就告诉我们:一篇稿件如果标题不“抓人”,往往就会被编辑把稿子扼杀在摇篮里。

“读题时代”对标题制作提出更高的要求

既然“读题时代”读者和编者都要先读或只读标题,那么,读者和编者对新闻标题的要求肯定比过去更高了。

其一,要求标题更加避虚求实。在“读题时代”,读者和编者都希望新闻的标题直接反映事实,简洁精炼,使人一目了然。也就是说,读者或编辑读了标题,就能大概知道稿子的主题和主要事实是什么。一般来讲,标题“虚”的稿子,主要有3种情况:一是标题上不讲新闻事实,而是空讲道理。二是标题上缺乏新闻元素,一味抒情表达个人的感受。三是标题散文化,看不出是新闻稿还是文学创作。

其二,标题需要高度概括。既然读者和编辑想通过阅读标题来了解稿件的内容,那就需要作者具有较高的综合和概括能力,力求把稿件的主要内容压缩或提炼到一句话能说清的标题中去。譬如,军报上有个新闻标题《沈阳军区党委运用“三步法”解决批评难问题/开门见山摆问题 开诚布公指要害》,这一标题虽然偏长,但把稿子的主要经验和主要做法做了精炼的归纳和概括,编辑只要扫一眼标题,就能判断该稿的主题是什么,有没有新闻价值,有没有编发的可能。

其三,标题力求突出亮点。编辑和读者都希望从稿子里看到“令人眼前一亮”的东西,特别是编辑,更希望从稿子的标题中就看到稿子的“亮点”所在。可一些记者或通讯员,往往不善于把稿件中的亮点写到标题中,而是把“亮点”淹没在空洞的说教或一般情况的介绍中。

其四,标题尽量吸引读者。标题要吸引读者,先要吸引编辑。那么,什么样的标题才能吸引编辑呢?据我的经验,主要包括以下方面:事件重大,影响广泛的;做法新鲜,值得推广的;事例过硬,平时少见的;人物特殊,有知名度的;事情怪异,有曲折故事的;情节突兀,有趣味性的;行动迅速,有引领作用的等等。

“读题时代”如何改进标题制作

既然时代对标题的制作要求高了,我们的标题制作水平也要随着时代的要求水涨船高。但据我所知,有的新闻干事并不重视标题制作,他们在稿件采写过程中,只肯在稿件内容上绞尽脑汁,却不肯在标题制作上千方百计。有的作者甚至稿件写好后连标题也不起就匆忙发给编辑。他们有这样一个理由:过去新华社发的通稿都是没标题的。其实,过去新华社发的通稿中,标题就暗藏在稿子开头的导语中,只要编辑稍加区分,就可从中提炼出新鲜别致、有概括性、有吸引力的标题的。那么,我们应该怎样改进新闻标题制作呢?

学会简洁精炼。简洁和精炼,历来是制作标题的最高原则。我们之所以提倡简洁精炼,其实质是在尽量减少的字数内,想方设法使编辑了解稿件的主题和内容,记住稿件的特色和亮点。如果我们把标题做得冗长而繁琐,主要的东西没得到突出和强调,反而把编辑引入云里雾中,使其读后久久不得要领,更别说看出“亮点”了。最近,军报版面上就出现了不少概括力既强又节约字数的好标题。如在全国跆拳道锦标赛中,军报就这样简练地报道:《我军选手斩获5金4银》,明确、肯定、简练,毫不拖泥带水。还如,《体重超标干部留级补训》《体型不合格官兵自觉转“型”》,既简练,又紧跟上级精神,有较强的时效性。

学会比较筛选。当一篇稿件开始动手写作的时候,最好先将标题定下来。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为即将写作的稿件起个好标题,才能进一步捋顺思路,顺利将稿子完成。然而,“有比较才有鉴别”,我们为稿子制作标题时,不妨多做几个,然后将这几个标题放到一起进行比较,比较的过程也是鉴别的过程,鉴别的结果是分出高低优劣,确定最佳标题。譬如,同样是报道加强纪律性方面的新闻标题,一个是《某部加强纪律性教育》,一个是《某部重提反对自由主义》,一个是《某部加大对“小广播”的围剿力度》,另一个是《某部引导基层辩证看待“小广播”的正负能量》。我们且不说哪篇稿子会被报刊采用,只说开口小、有针对性、有新意这几方面看,恐怕越靠后的标题越具有竞争优势。

学会画龙点睛。本文开头就谈到:标题是新闻的眼睛,那么,我们把相当的精力和积累放到为稿件“安”一双好看明亮的眼睛上,是完全应该的。而这里的“睛”,不只是指整个眼睛(标题)而言,而是特指眼睛中的“眸子”,这个“眸子”就是新闻的最传神、最抓人、最有概括力的“亮点”。这就要凭学识、慧眼和经验了。一篇好的有价值的新闻作品,总是像眼睛中的“眸子”一样,有其特有的“核”;我们要为新闻作品找到一个好标题,就要全力找到这个“核”。许多作者的经验证明,凡是成熟的新闻作品,总是能找出这个最能吸引编辑和读者的“核”的。如军报有一篇某团坚持科学帮建基层的稿子,作者就非常善于发现问题的“光点”,凭着标题《“保姆”式服务,叫停》,就很快被编辑看中并推上版面。

学会编织故事。故事体裁,读者爱看,编辑也爱编。当前新闻界之所以倡导新闻故事化,就是为了提高新闻作品的可读性和吸引力。当编辑或读者从标题上看出你的稿子是一个故事或暗藏有故事的时候,他们肯定很快被这一标题紧紧吸引住。譬如军报有这样一个标题《乌蒙山回旋战:跳出十倍于己的包围圈》,这个标题中暗藏有诸多的故事元素和问号,相当有吸引力,甚至产生逼着编辑编发的督促作用。

学会突出重点。一篇新闻作品,总有事件的起因、发展、经过、原因等元素组成,但作为一件优秀的新闻作品,并不需要把这些内容滴水不漏地告诉读者,而是经过筛选,把读者最想知道的内容突出出来。如前不久德国客机坠毁的新闻事件发表之后,全世界都在迫切想知道坠毁的原因,新华社在第一时间推出这样一则新闻,标题是《法总理认为是副驾驶员有意造成德国客机坠毁》,这样处理的作用突出了读者急于想要知道的重点内容,较好地适应了“读题时代”的编者、读者的需要。

学会提炼佳句。把精炼的、富有表现力、鼓动性的佳句写进标题,既是新闻写作的传统做法,也是“读题时代”需要强化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佳句从何而来?一是从作品主人公的原话中选取。如《“是党员就得带头往前冲”》《“有本事方能有作为”》《“把部队建设的钱用到刀刃上”》等,都是选用作品中主人公的有代表性的言论做标题,有时候,一句铿锵有力的话就是一句彰显新闻显著性和新闻价值的标志。二是从报道的工作经验中选取有表现力的格言、警句。如《到第一线出思路、教方法》《“订单式”培训为人才培养加速》等,这样的做法和经验生动、通俗、易记、易传,也容易引起编辑的注意。三是从人们熟知的古语或诗词中选择警句。如《敢教日月换新天》等都属于此类。

“读题时代”很可能是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在这个阶段中,标题的重要性还将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因此我们的新闻标题制作,也不能落后形势,而要随着这一形势的发展而不断探讨,不断创新,不断提高。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原主任编辑)